關渡平原是「高檔套牢」淪陷區

陳水扁能幫關渡平原解套?

如果,陳水扁想要讓關渡平原開發案動起來,他會碰到什麼問題?其一是徵收方式,另外低密度開發方式,也讓地主們極為反彈。

去年十二月三十一日晚上十一點多,在台北市的遠企中心前廣場,舉辦的跨年晚會正是氣氛最「High」的時候,主持人黎明柔請晚會嘉賓「台北市長陳水扁」,為八十五年許一個願望。此時,阿扁除了許下「希望巨蛋運動場能順利誕生」這個願望外,還向黎明柔多要一個願望。而這個額外的願望,阿扁的關注是落在沈寂多年的關渡平原計劃。
陳水扁的新年新希望,可以說是一個「預示」。緊接著在一月三日,台北市都市發展局局長張景森也表示將加速推動台北市的大型開發案,其中「南港經貿園區」、「台北國際金融中心」及「萬華車站特區」等三大都市計劃案,將在八十五年公告實施。張景森同時也提出「關渡社子島地區」、「首都核心區」、「松山車站特定區」、「大稻埕地區」及「士林官邸地區」等五大計劃案,將在今年完成規劃。
在市長的關切之下,關渡平原計劃隱然有蠢蠢欲動的趨勢。可是,真的能順利達成阿扁的願望嗎?如果翻看關渡平原開發計劃的歷史,可以明顯地得到的結論是,這將會是一件超高難度的工程。
民國六十六年李登輝任台北市長期間、為了疏解西門町擁擠的狀況,指示將關渡平原開發為副都市中心。這時候,就有一些嗅覺敏銳的房地產業者開始積極祕密購入土地等待增值。
到了七十二年楊金欉市長任內,市府請中興大學都市計劃研究所進行關渡平原開發可行性研究。研究進行了三年,到七十五年八月研究報告才出爐,此時市長已經換成了許水德。這份報告建議市府優先開發關渡平原成為副都心,這又引發新一波的土地併購風潮,因此地價狂飆一發不可收拾。這種情勢,一直延燒到七十七年十月,此時吳伯雄才剛接任台北市長三個月。
吳伯雄新官上任三把火,其中一把火就是燒向關渡平原。他宣布,關渡平原將採取低密度開發。這個消息,頓時使得大大小小的地主為之譁然,因此也引發一場長達七年多的市府與地主的拉鋸戰。
關渡平原計劃所引發的問題,錯綜複雜,其最主要還是因為「徵收方式」與「低密度開發」兩個問題,因為市政府堅持採區段徵收方式,地主只能分回四成土地,加上低密度開發,住宅區容積率只有二十%,建蔽率只有十%。這些增訂的開發原則,讓所有的地主全都傻了眼,因為比原先預期的容積率及建蔽率少了實在太多,這麼一來地主將無利可圖,遂而引發地主的強烈抗爭。而市府也一直無法擺平這些地主,延宕多年的局面便成為不可抗拒的命運。
房地界人士一向認為,關渡平原是財團炒作地皮的一個範例。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數位訂閱會員登入即可閱讀,網站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