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台灣人覺悟才能自救

總統大選即屆,兩岸關係的緊張再度升高。戰爭陰影日益擴大,連在太平洋彼岸的美國也成為焦點話題。
近日來,除了台北和北京,連香港和華盛頓都成了兩岸消息或謠言中心。這當然不是好事,並且通常是壞事即將發生的前兆。
當北京和華盛頓之間,用愈來愈像台北和北京之間的口吻互相放話,或警告對方不可以亂來,或聲稱絕不受對方要脅,台灣人的危機感和無奈就愈來愈深重。
因為屢見不鮮的例證礎b眼前,當區域性的政治紛爭無法自行解決,必須勞動國際強權出馬干預時,從來沒見過好結果。無論最後是和是戰,付出代價最大的被犧牲者,永遠是當事人自己,而不是出面干預的強權。台灣人如果連這一點都看不清,就無可救藥了。
因此在此危急之刻,台灣人除了要呼籲北京自制之外,更要求華盛頓自制,以避免我們成為兩強相爭的犧牲品。我們要向華盛頓說,中國人的問題自己解決;我們要向北京說,台灣人的問題自己解決。這才是唯一的自救之道。
中國人的問題如何解決?當然是中國人不打中國人,兩岸之間避免刺激,重新建立互信,坐下來商量,然後把問題留給時間來處理。台灣人的問題如何解決?是台灣人民必須覺醒,以民意的力量來制止而非鼓勵政客的魯莽行為,重新建立一個成熟而穩健的政府,才能真正避免兩岸間的不必要衝突。
解鈴還須繫鈴人。局勢發展至此,誰是繫鈴人?我們不得不說,表面上的繫鈴人是台灣的政客,真正的繫鈴人是台灣人民自己。
兩岸間的是非恩怨,其實是很難算帳的。如果真要算帳,到底要用哪一本帳來算?用民族主義?用民主人權?用國際法?還是用飛機大砲?所以說,這本帳最好還是不要算。偏偏台灣這幾年,因為創造了經濟奇蹟而自信滿滿,因為初享民主成果而自我膨脹,所以「抱負水準」升高。而正好在民主過渡期內,人民和政客都欠缺成熟,因此在彼此互相鼓盪下,就想用謀略和行動去突破原來應該留給時間來解決的難題。所以說,遠者不論,就近者觀,首先挑戰兩岸「恐怖平衡」的,是受到政客鼓動和蒙蔽的台灣人民自己。因此才說,台灣人民是繫鈴人。
台灣人民要救自己,其實很容易。不必用謀略,也不必花錢,更不必用飛機大砲。只要讓魯莽冒進的政客聲望下跌,並且進一步讓他們落選,危機不就解除了嗎?何必再勞動美國人來管事?我們千辛萬苦的爭來了民主,為什麼不用民主程序來證明:我們有能力解決自己的問題?如果一般民眾不知道該怎麼做,社會精英就應該挺身站出來,教他們怎麼做。本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