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謝你陪伴我

在家工作的那十年,兩個孩子分別從小學讀到高中和大學。

或許日夜相處耳濡目染,兩個孩子也以為創作是門又自由又可以養活自己的生意,也分別在十六、十七歲各自出版了人生的第一本書,甚至後來也分別和我合寫了不少書。

我曾經為這樣緊密互動又有「成果」的親子關係沾沾自喜,就像老爸臨終前要求我們在他蓋棺論定時,寫上這四個字:「教子有方」。是的,教子有方。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付費會員登入即可閱讀,一般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