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頂人生

我喜歡陽明山,它像一個渾然天成的大舞台,隔開兩個世界。

站在陽明山的頂端,燦爛的台北城被拋在遠方,遠望盡是一片蘆葦,風在它的頂端呼嘯來呼嘯去。這個季節,蘆葦花已開了滿山坡,風翻起蘆葦頂端,白色的細花像曼波舞一樣顫動著。到了傍晚時分,開著車子往陽明山腳下走,追逐夕陽,和夕陽比賽誰跑得快。傍晚五點左右,山下台北城已有迫不及待的人打開屋裡的燈,城雖有點亮光,但又有布著一層灰;總到六點左右,台北確定暗了下來,像撐開一張超大型的黑傘,骨幹點綴星光,又是一番美麗風景。

二十歲時,我曾翻越陽明山拜訪很少謀面的父親,他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數位訂閱會員登即可直接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