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住自己的嘴

在大學任教近二十年,學生進大學的目標沒變,只是學習氛圍發生了質變。

學生期末分數不及格時,來電關切是否能補救的是家長;因為二一而將被退學,來哭求的是阿公、阿嬤。

得知高額獎金獎勵的競賽活動,告知學生組團參與,後者卻是一副「做了也不可能成功,需要投入這麼多嗎?」的態度;這一世代的學生到底在想些什麼?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付費會員登入即可閱讀,一般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