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個「隱形照護」的血淚告白

蠟燭兩頭燒5年後  我得了憂鬱症……

這些故事,都是你我未來可能的寫照, 他們是兼顧工作與照護父母的兩百多萬人面孔之一, 走在難以平衡的高空鋼索上,試圖找出自救方法。

二百二十萬人,這是冰冷的數字,但當中的每個人,都曾經歷過工作與親情的兩難拉扯。選擇哪一端,心中都有虧欠。

當我們尋找這些人的面孔,發現他們就在四周;他們雖有年齡、性別、職位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數位訂閱會員登即可直接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