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笑開大啦!

玩笑開大啦!

玩笑開大啦!(攝影者.陶傳正)

彼得的農場離基督城不遠。年輕時候的他是一名剪羊毛工人。他驕傲的說他剪一隻羊只要兩分鐘,一天可以剪兩百隻。陶爸的數學不好,一下子沒會過意來。後來拿手機算了一下,才發現要是一口氣不休息的工作,得花七個鐘頭才能完成。更何況越剪越累,到最後速度一定會慢下來。怪不得他說現在腰已受傷,常常會痛。

看他示範剪羊毛時,必須要綁著寬皮帶把腰撐住,實在有點不捨。但是牧羊犬已把羊趕上台了,不剪也不行啦!所以我們還是殘忍的看他痛苦的表演,但是看那隻被他夾在雙腿中的羊,倒是挺舒服的。

他退休後,用辛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數位訂閱會員登即可直接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