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橋。那椅。那當年

38年前,我剛當完兵。進入父親問題重重的公司,真的是手足無措。公司總經理離職,我只好帶著老弱殘兵上場打戰。不巧又碰到歐美對台紡織品設限。我們這些貿易商真是屋漏偏逢連夜雨。幸好有的國家辦商展,參展就可以得到配額。只好提著兩大箱樣品,到處參展。只可惜事與願違,有配額沒訂單,還是一場空。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付費會員登入即可閱讀,一般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