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搬走孩子前方的石頭

認識宇寧的時候,大概是她人生最落魄的階段吧。

當年從加拿大回國,她是被家人半哄半強制帶回來。原來她早已沒去學校,甚至連註冊都沒有。直到去年報稅,爸媽忍不住強制要求她繳交學費的收據,才東窗事發。

第一次會談後,經過宇寧同意,我向她父母解釋,過去她雖然表現傑出,但局限在功課上。她其實沒有太多能力,處理日常生活。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付費會員登入即可閱讀,一般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