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應台官場掙扎一千天

我像松鼠爬籠子,疲憊不堪

在台北市長馬英九勝選連任的同時,也是台北市文化局長龍應台求去的日子。事實上,她在剛上任兩、三個月時,就曾在半夜打電話向馬英九訴苦……

一個即將下台的官員,訪客不但川流不息,辦公室門一開一關之間,還飄出陣陣剛送來的鮮花香味。這種氣氛,和內閣部會首長下台時往往「門前車馬稀」,簡直大相逕庭。這個人,就是台北市文化局長龍應台。

十二月十八日上午,龍應台的辦公室外,擠滿了人。一位趕來致意的前文化局員工已經等了半個小時,她訝異的說:「怎麼好像到診所看病,還要掛號!」接著,兩個文化圈的人拿著龍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數位訂閱會員登即可直接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