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轎夫的代價

和信集團在台北市投資的四家有線電視系統,在政府的審議中,全部出局,一家都沒有上榜,這樣的結果確實跌破所有專家眼鏡,而和信集團本身更大肆抨擊,審議過程不公!審查委員態度偏頗,並決定向新聞局申請覆議,大有絕不善罷干休的味道。
了解內情的人士都知道,和信集團進軍有線電視業在全省都如魚得水,為何一到首善之區的台北市,反而被全面封殺,一家系統都過不了關?原因很簡單,因為台北市國民黨已經不是執政黨,而和信集團是國民黨的超級轎夫,甚至有人把和信集團與國民黨視為「利益共同體」與「命運共同體」,長期以來,和信集團受到國民黨青睞,所獲得的利益不可勝數,這層複雜的關係,是和信的重大政治資源。可是一旦政權異動,正面的政治資源可能就會變成負數,成為不可負擔的沈重包袱。
就事論事,和信集團在有線電視上所下的功夫,確實極為深入,其專業性也不容忽視,也許台北市的四家申請案全被否決,並不全然合理,但是如果就和信集團整體的利益而言,他們在這方面吃點虧,似乎也是長期以來和信集團享受了太多政商利益下的「公平」!
從傳播媒體不應該被壟斷的原則來看,(這是政府新聞主管單位一向堅持的原則)所有人都知道,和信集團旗下已獲得新開放的全國性廣播頻道的經營權;而在有線電視系統上,和信集團從系統經營,到頻道經營,更是犬牙交錯,網路縱橫,是不是有媒體壟斷,跨媒體經營的問題?似乎並沒有被討論。
如果再往上追究,和信集團為什麼有機會在美軍撤出後,進駐ICRT(台北社區廣播電台),而進一步演變成現在和信集團有機會獲全國性的廣播頻道,我們似乎除了政商關係的深厚外,也很難找到其他的理由。
台語說:菜蟲吃菜菜下亡。自願當超級政治轎夫,得意時享受政商利益,失意時當然也就要承受政治轎夫的代價,和信集團有線電視的案例,似乎提供了所有往來於政商之路者的思考空間。本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