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見潮客

那一天,在電台節目,完全不懂客語的我,聽到一首Bossa Nova曲風的客家歌。雖不懂他在唱什麼,但劉劭希「三藩市的咖啡屋」一曲,卻撫慰了聆聽的我;後來,又聽到謝宇威如電影配樂般空靈的「花樹下」,將我拉進一條老街,一棵老樹,和一個落英繽紛的季節。

以前我以為客家歌只有「細妹恁靚」。如今,不是客家人的我,渴望再聽更多。並非它不客家了,而是把傳統當養分,結合更潮流的詮釋,讓無相同背景的人也有共鳴。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付費會員登入即可閱讀,一般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