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築學者 李清志

廢墟再利用 城市史活教材

如何在保存廢墟之餘維持當初原貌,是個兩難問題。挪威海德馬克遺址博物館由普立茲克獎大師Sverre Fehn設計,以玻璃大型鋼構保護十三世紀教堂遺址;西雅圖瓦斯廠公園(圖)和克里夫蘭舊鐵橋則保留原樣,訴

如何在保存廢墟之餘維持當初原貌,是個兩難問題。挪威海德馬克遺址博物館由普立茲克獎大師Sverre Fehn設計,以玻璃大型鋼構保護十三世紀教堂遺址;西雅圖瓦斯廠公園(圖)和克里夫蘭舊鐵橋則保留原樣,訴說城市的民生與產業興衰軌跡。(來源.李清志提供)

李清志眼裡的廢墟絕非荒涼無趣,相反的,那是一棟建築最有魅力的狀態。他對廢墟的好奇從年輕時萌芽:「我以前常騎車到北投公園旁的圖書館準備高中聯考,中午休息時間就跑進隔壁的廢墟閒逛,沒想到,那裡竟成為現在的溫泉博物館!」李清志笑笑的定義廢墟:「首先必須『被人遺棄』,但如果被鬼占據就叫鬼屋,樹占走就是樹屋囉。」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數位訂閱會員登入即可閱讀,網站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