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柏林 文學寫在它的DNA

愛爾蘭人在短暫的歡樂中仍謹慎自持, 因為明白悲劇就在角落裡等待。 ~ 愛爾蘭詩人葉慈

我們住的飯店就在都柏林最著名的Temple Bar酒吧區。下班後上酒館,已是愛爾蘭數世紀以來的常民文化。瞧!喬伊斯也來陪你喝一杯,他手上拿著自己的名著《都柏林人》短篇小說。

我們住的飯店就在都柏林最著名的Temple Bar酒吧區。下班後上酒館,已是愛爾蘭數世紀以來的常民文化。瞧!喬伊斯也來陪你喝一杯,他手上拿著自己的名著《都柏林人》短篇小說。(攝影者.楊文財)

用雕像,說城市故事藝文風,就在生活中矮精靈,與你分享好運在轉角,遇見大文豪本文完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數位訂閱會員登入即可閱讀,網站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