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統看見高鐵的問題嗎?

高鐵風風雨雨十二年,該如何評論它?

角度一:「我們也曾經在初期兩度決意自行承擔損失而停止計畫,但是最後總是在政府『不能讓高鐵計畫跳票』的政策要求下,咬牙面對困難而最終勉力達成了興建完成與運轉的使命。先父處世的教誨與期許,我並沒有違背或辜負;當初決定參與高鐵計畫也是基於我對於先父一生志業的孺慕與實踐。」

這是高鐵董事長殷琪最近致函本刊創辦人何飛鵬的一封信,寫出難以為外人道的苦。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付費會員登入即可閱讀,一般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