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沌未明的2009

二○○九年即將步入尾聲,將來歷史學家將會如何記載這一年還很難說,但這一年的最重要特徵就是凡事沒有明確的方向與結局,一片混沌未明。二○○九年像是一條曲折的通道,通往一個不確定的未來。

二○○九年上半年全球經濟在懸崖邊上緊急煞車成功,沒有跌入經濟大蕭條的萬丈深淵,但是距離懸崖邊緣也僅僅是幾步之遙。二○○九年下半年算是驚魂甫定,但是各種警訊仍舊不斷傳來,提醒著我們全球經濟仍處於非常詭譎而脆弱的階段。爆發債券違約事件的杜拜世界以及瀕臨破產邊緣的希臘政府,不過是兩枚已經被發現的地雷,還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數位訂閱會員登即可直接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