限時免費

用時尚實現ESG,名言「買得少、選得好、穿的久」出自她

十年前為永續減產、停止擴張!永遠的龐克女王薇薇安魏斯伍德

(來源.達志影像)

二○二二年,英國失去了兩位女王,一位是伊莉莎白女王,另一位是英國時尚女王、「龐克教母」——薇薇安.魏斯伍德(Vivienne Westwood),她在十二月二十九日,以八十一歲高齡辭世。

英國女王統治英國,魏斯伍德則以伸展台為疆土,將龐克精神打入上流社會。上至卡蜜拉王后,下至街頭少女,都是她的時尚臣民,企業據點遍布全球十國、近百家門市。女星凱特.溫斯蕾拿下奧斯卡最佳女主角的禮服,《欲望城市》女主角的婚紗,都出自她之手。

出生:1941年
學歷: Harrow Art School肄業(後更名University of Westminister)
成績單:Vivienne Westwood在全球有97家門市,遍及英、法、義、美、台灣、中國、香港、日、韓、新加坡、泰國等10國

她的設計總是離經叛道,甚至驚世駭俗。

她創造龐克文化標誌性的設計,如撕破的T恤、尖銳的標語、束縛式綁帶、刀片、鉚釘、別針,帶上伸展台。卻又擅長將十七、十八世紀上流社會風尚元素,變成她的荷葉邊海盜襯衫、龐克搖滾蘇格蘭裙、迷你澎裙和緊身馬甲,以及誇張的瑪莉皇后妝容。

越古典,卻越前衛。「我不隨波逐流,我的靈感都來自過去、文化與畫作。」她說。

她的設計充滿矛盾,她的一生,亦是如此。

一個出身鄉下工人家庭的平凡女孩,日後卻頂著一頭叛逆橘髮,成為全球時尚女王。她終生以革命分子自居,卻被英國女王頒授大英帝國官佐勳章(OBE)、封為女爵士。她把對當權者的抗議標語帶上伸展台,卻吸引無數名人前來沾光。身為時尚業者,她卻勸人「不要買衣服」,痛批世人消費成癮。

而這些衝突,或許早在她出生時就有跡可循。

她出身二戰期間工人家庭
拒平庸,用駭俗口號當店名

她出生在二戰的空襲警報聲中,在英國中部鄉下長大,爸爸是冰淇淋工廠工人,媽媽是紡織廠女工,十六歲時,父親失業,舉家遷居倫敦以承包郵局業務營生。她曾短暫進入藝術學校學珠寶設計,但不到一學期就休學,因為「不知道像我這樣的工人階層女孩,如何能在藝術界謀生。」

之後,她當過打字員、膠捲工廠女工,早早結了婚,甚至當了十年小學老師。

她向生活低頭,卻無法忍受平庸乏味的婚姻生活。結婚三年就離婚,她帶著兒子搬回娘家,白天上課,下課靠自己設計的衣服首飾,假日擺攤,養活自己跟兒子。

直到二十五歲,她才遇見了伯樂與未來的合作夥伴——日後傳奇龐克搖滾樂團「性手槍」(Sex Pistols)經紀人馬康.麥拉林(Malcolm McLaren),啟蒙了她的政治意識與反叛意識。

三十歲,她辭掉工作,在倫敦國王路上,與麥拉林合開了一家以各種驚世駭俗口號命名的龐克小店鋪——「嗨起來」、「活得太快,死得太早」、「叛亂分子」、「世界末日」、「性」⋯⋯,她換店名就像跑馬燈的速度,還經常穿上自製的S&M(性虐待)服飾,替性手槍樂團製作團服,每一次出招都嚇壞當時保守的英國社會,甚至遭到起訴。她這個小小的起家厝,自此成了反權威和龐克迷聖地。

她一生未曾受過正規時裝設計教育,全靠自學,如同愛迪生拆解時鐘,了解時鐘如何運轉;魏斯伍德拆解舊衣,以學習剪裁與結構。她在店後方的小房間裡,踩著縫紉機製衣,再放到架上販賣。

四十歲,她迎來人生首場時裝秀,從此一戰成名,逐漸與亞曼尼(Giorgio Armani)、拉格斐(Karl Lagerfeld)及聖羅蘭(Yves Saint Laurent)等時尚大師齊名。雖在時尚界封后,她卻在自傳裡說:「我從不自視為一名時裝設計師,而是一個希望透過裝扮自身與他人,來挑戰腐敗現狀的人。」她把伸展台當政治講台,把自己與模特兒們當「人肉看板」,穿上強烈諷刺標語的T恤走台步,對世人進行震撼教育。

二○○六年,一場春季時裝秀上,她的模特兒身穿「我不是恐怖分子,請別逮捕我」衣服走秀。二○○八年秋季秀,模特兒又舉牌要求政府給予軍事監獄囚犯公平審判。

二○一三年,她踏上舞台,聲援把美國政府機密檔案外洩給維基解密網站的吹哨者曼寧(Bradley Manning)。隔年,她剃成大光頭出席巴黎時裝週,呼籲世人重視氣候變遷。

她用獨立品牌實踐ESG
不做實體秀、改變供應鏈

一九年倫敦時尚週,魏斯伍德宣布,為了環境永續,這是她最後的實體秀。她也是全世界第一個宣布減少作品產量的設計師,並早在十年前就宣告,為了永續,要停止事業擴張。

「氣候變遷才是我現在的首要工作,不是時尚,」魏斯伍德曾告訴《衛報》,「我是否對時尚界提倡的消費感到罪惡?我能這樣回答:我在努力讓我的企業更高效、更永續。」

她憑一己之力,用獨立品牌實踐ESG。

她減少布料浪費、使用再生能源,所有素材都盡量是可回收、有機、自然的。如能再生土壤與形成碳匯的亞麻、回收橡膠和廢銀、永續漁業認證的珍珠。她更拒絕毛草、皮革、原生塑膠和聚酯纖維,堅持無塑包裝、嚴選供應商,創造永續供應鏈。

儘管外界仍有批評,質疑她的產品不如她所宣稱的那樣永續,但她的品牌,是當前極少數不隸屬任何財團的獨立全球時尚公司。正因為獨立,她少了包袱,有獨一無二的發言權。

「我擁有自己的公司,沒有任何商人能告訴我要做什麼,或擔心某個東西不賣。」她自豪地告訴《時代》雜誌。

她教育追隨者,要買得少、選得好、穿得久。她說自己一個月不逛街,只做一件T恤和牛仔褲就很滿足。

她數百次發聲支持人權
曾坐裝甲車到首相門前抗議

但她不甘於只待在自己的帝國。過去二十年,她數百次發聲,支持反核武、人權組織、聲援戰爭兒童、反消費主義,並發起了她自己的「氣候革命」運動,擔任綠色和平組織大使,推動禁止北海鑽探和工業化捕魚,幫非營利組織 Cool Earth募資保護雨林,推廣保護森林的布料⋯⋯。

高齡七十四歲時,她坐上裝甲車,猶如御駕親征的女王,殺到英國首相家門口,抗議政府到處在地下鑽洞、爆破煉油,破壞環境。八十歲時,她仍以影片連續兩年現身聯合國氣候峰會第二十六屆與二十七屆開幕式。畫面中的她,一頭白髮,卻挺得如哨兵一樣筆直,朗讀了她給地球的信。講到激動處,她甚至眼眶泛紅。

「經濟一詞的意思是『家務管理』。地球是我們的家,從全球的角度來看,經濟即永續。但我們沒有永續,沒有未來,有的只是一個不斷掀起戰爭、貿易戰、競爭的金融體系,這導致了氣候變遷。」她摘掉眼鏡,直視鏡頭,直視在座的上百位國家領袖和談判代表,「我們需要國家合作,拯救我們的靈魂。」

從時尚產業跨到氣候運動,有人問她,是不是因為當了半輩子的龐克教母,感到厭倦了?她說:「我現在的作為依舊龐克——向不義怒吼,迫使人們思考,即使這令他們感到不適。在這個意義上,我永遠都是一個龐克。」

魏斯伍德一生外號頗多,除龐克教母、英國時尚女王等,後期她對人權、環保的關注,讓她被稱「西太后」。(來源:達志影像)|放大原圖

永遠的龐克女王,在離世前一個月,還在部落格上發文痛批COP27有錢國家對窮國的氣候補償,只是「杯水車薪」。

一個八旬憤怒老人,附上她在《紐約時報》報導上的「眉批」,以歪扭的字跡點評:「瘋了!徹底的垃圾!」激動之際,驚嘆號幾乎穿透紙背,接著又開始書寫她對病根的診斷,呼籲淘汰化石燃料,像是當年那位批改學生作業的小學老師。

「直到最後一刻,薇薇安仍在繼續做著她所愛的事:設計、從事她的藝術、寫書、致力讓世界變得更好。」家人悼念魏斯伍德的訃文上寫著。

更多永續經營趨勢與案例 請上《商周ESG》專區:
https://www.businessweekly.com.tw/event/site/esg

本文完
免費訂閱!
商周最新出刊報‧隨時掌握最新趨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