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住民的部落功能正待重建

家庭功能弱化,原住民部落受到什麼影響?台東縣議員、魯凱族頭目宋賢一一語道破:「我們的問題出在部落功能瓦解。」
他表示,原住民孩子長到十二、三歲,就被父母送到少年會所,交給長老。那兒,一篝營火永遠熊熊燒著。孩子要學習所有生活技能:設陷阱、打獵。連追女朋友,都要集體行動。譬如打獵時,獵物過河,第一槍一定頭目先發;打回的獵物,怎麼切割?送給大頭目、二頭目第幾根肋骨?都嚴明規定。
孩子一言一行受到全部落注意。犯錯、落跑回家,父母得釀了小米酒,帶孩子向長老道歉。累犯不改,父母喪失顏面,便搬到森林邊緣,直到孩子長大,打到野獸獻給長老,才能重回部落。孩子在會所完成所有社會化的過程,直到結婚離開。
「衛生所、派出所、學校等現代組織進入,部落的制度就瓦解了。」宋賢一痛陳,資本主義入侵,部落不再共享一頭山豬,「貧富差距擴大,教出來的孩子有好有壞,大家在感情上疏遠,失去互助合作的精神和價值。」
對此,他認為社區必須超越家庭,做文化傳承的工作。冬天枯水期,他們帶部落孩子回北大武山故居,狩獵、祭祖、掃墓。暑假,帶孩子上山認識各人的疆界領域,建立對彼此的關心。近年,外勞取代原住民在都市裡的工作,「如何把在外受傷的孩子帶回來,是部落的新議題。」他說。本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