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碎的女人

維吉尼亞吳爾芙這麼說著,「一個女人的一生,濃縮成一天。」這一天要度得過,就過了;要度不過,就得死,把命終結。

徐子婷跳樓,她的媽媽尖叫哭號,「我不要,我不要。」徐子婷可能就是度不了那一天,那一天她承受不了背叛,忘不了愛情,她的苦網撐起了最高的驕傲,把她的命壓得低低的,低到她不能承受,聽不到呼息聲;她只想終止那個「痛」的感覺,度不過那一天,她選擇跳樓了。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數位訂閱會員登入即可閱讀,網站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