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不夠謙卑

我已經「失聲」三週了,從小診所到教學醫院,來來回回跑了六家,照X光、內視鏡、超音波,至今原因不明,只知道右側聲帶動不了。

因為工作內容七成都在說話,這嚴重影響了我的工作。醫生無法投藥,因為不知道是長期的胃食道逆流傷到聲帶、胸腔長了東西……?但很多會議還等著得開,即便這一點都不像知識分子應有的行為,但我硬是拜託診所醫生給我不同的藥試試,希望能夠僥倖投對藥,一解眼前困境。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付費會員登入即可閱讀,一般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