琴音跨界 感動無國界

林生祥「臨暗」專輯,是我聽音樂的罩門。一開始,吉他單音撩撥三兩下,寂寥口琴繼起,續以客語緩緩唱出「臨暗(傍晚),收工。一個人行,佇都市……」,我的眼淚就不爭氣落下。

想我客家庄的兄弟姊妹們啊。不到二十歲,我眾多表弟妹即翻山出台東鄉間,散落在西部各城度日,正如歌所述。而「臨暗」中那位遊子,豈只客家子弟。萬千遠離家鄉求生之島內移民,何嘗不是此景。林生祥只是以他母親的話唱出眾心聲:「三不五時(我)失神走志,浪浪蕩蕩穿過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數位訂閱會員登即可直接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