塗鴉搞出大藝術

衛道之士:先別急著洗掉塗鴉。您有可能毀掉一幅藝術!在台大建築與城鄉研究所副教授畢恆達的新書《塗鴉鬼飛踢》中,第一章就開宗明義:中國騷人墨客在名勝留下的詩作,也是塗鴉一種。現代塗鴉更是推陳出新,有的是為了給弱勢兒童當字母教學、有的成為愉悅的街頭繪本、有的甚至以苔蘚、牛奶等天然材質來畫,成為對環境更友善的綠塗鴉。在多數塗鴉者眼中,「原來的都市景觀才是單調、枯燥、醜陋的。」長期研究人類與空間互動的畢恆達,提供了塗鴉這邊緣角度,讓我們不以唯一標準看世界。(文.馬萱人)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付費會員登入即可閱讀,一般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