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周

啟動成功關鍵,隨時掌握商周.com最新資訊

提供第一手新聞解析、財經趨勢、專屬活動

已加入收藏
已取消收藏
帳號頭像 帳號選單下拉箭頭
/
熱搜內容

分手

共有 774 則相關文章

蔡茹涵 | 2023.11.18

11月14日,蝦皮官網突然發布一則公告,宣布蝦皮店到店與OK超商之間的「雙向寄件服務」將於2024年1月終止。消息一出,頓時引發業界譁然,各大社群熱議。 大家議論紛紛的原因很簡單:不到兩年前,OK超商才因為與蝦皮展開深度合作,店內出現堆積如山的包裹,甚至減少了貨架,因而被網友們戲稱為「蝦皮倉庫」、「被便利商店耽誤的物流中心」。 但也正是這項策略,讓OK超商在疫情期間營運績效逆勢成長20%。全台只有800間店、長年被視為「超商老四」的它,透過網路寄取件導來人流,不僅重新吸引消費者踏進店裡,此舉更被外界視為跳脫傳統超商賽道,終於走出和統一超、全家不同路徑的關鍵決策。 然而合作不到兩年,蝦皮就宣布停止雙向寄件服務。有網友直言:「OK是不是被養套殺?」、「蝦皮店到店越開越多,當然不需要OK了!」 外界都好奇,當初拍板這項決策的OK超商總經理魏國志在想什麼?現在又該如何因應? 其實,早在去年接受商周專訪時,他就預先回答了這個問題。 當時商周詢問:OK這項策略固然創新,但是難道不怕蝦皮在做大之後停止合作,或轉而去找店數更多的同業合作? 「我知道這一天遲早會來,」他回答的坦然:「我也提早給員工做心理準備,它一定會發生!企業每個階段會有不同的需求,他有需求,我有需求,雙方就合作;時間到了,當有一方不需要了、或者消費者不認同了,合作就結束,繼續堅持沒有意義。」 他說,自己很早就開始灌輸員工這個概念:商場上沒有永久不變的合作,而是找出現階段對雙方最有利的結果。 去年3月,蝦皮店到店只有400多家店,雙向寄件服務開通後,加入OK的800店,等於蝦皮瞬間暴增至1千2百多個取貨點,OK則得到了大量人潮與寄取件服務費。 但如今,全台的蝦皮店到店已經突破1千4百間,每年可流通近兩億個包裹。一來它的門市量已經夠多,二來過去的「雙向寄件」,流程是蝦皮與OK將包裹分別運送回統倉後,還要整理並交換各自的包裹,以如今的包裹量來看,這個步驟至少得額外花上0.5到1個工作天,等於讓消費者等更久,已不符合需求。 雙向寄件取消後,對消費者有何影響?其實對買家差別不大,買家在蝦皮購物時,依舊可以選擇OK超商取件;對寄件賣家影響較大,將回歸到「蝦皮店到店寄件到蝦皮店到店」、「OK超商寄件到OK超商」舊有管道,與另外三大超商一致。 那對OK超商將有何影響?答案是:可預期寄件人數將減少,能收取的服務費也可能減少。但相較於統一超、全家與萊爾富,OK超商的45元運費依舊是目前最低,具備價格優勢,且其全台門市加上新設立的OK express據點,合計也已破千。 那話又說回來,既然早知道這個合作必然會結束,魏國志當初又為何要大舉投入,甚至不惜減少貨架、改變門市動線,也要容納更多包裹? 他的回答很簡短,但耐人尋味:「我們要以時間換取空間。」 「我不覺得『養套殺』這個說法成立,外界看起來,是蝦皮利用OK壯大,但其實,OK也在利用蝦皮快速練兵!」一位從業二十餘年的零售業高層分析,這段為期不到兩年的合作,已經為OK帶來至少三個效益: 第一、撐起疫情期間的人流和獲利,甚至讓營運績效逆勢成長。 第二、原本存在感極低的超商老四,瞬間品牌曝光量大增,在消費者眼中有了形象和人設。即便被笑稱是物流中心或倉庫,也依舊定位鮮明,且在消費者需要寄取件服務時,想起它的機率也會增加。 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一點:透過蝦皮,習得應對海量包裹的技術和know how。「當你的門市從一天能處理100個包裹、200個包裹、到500多個包裹都視為尋常的時候,那是很驚人的進步和能量!」該主管推測,從物流端的系統和配送速度,門市的動線,店員們的熟練度和心態,應該都會在這兩年大幅提升,如此一來,就有機會再延伸出更多服務。 與蝦皮短短不到兩年的合作,儘管戛然而止,但仍讓OK從超商老四走進大眾視野,也讓越來越多同業開始留意起魏國志的動態。 接下來,他能否善用這兩年練兵經驗,寫出下一個「沒有蝦皮的劇本」?外界都拭目以待。 核稿編輯:吳中傑責任編輯:林易萱 ...

中央社 | 2023.07.11

鴻海科技集團10日表示,與印度吠檀多集團組成的合資公司,現已改由吠檀多100%持有,但強調仍將支持印度政府的「在印度製造」願景,並對印度半導體產業充滿信心。 鴻海10日發布聲明說,有關過去鴻海與吠檀多集團(Vedanta Group)的合資公司,未來將完全改由吠檀多100%持有,鴻海與這個合資法人已無關連。 聲明補充,鴻海「業已正式通知吠檀多,移除合資公司中鴻海名稱,以避免對未來雙方各自的利益相關者造成混淆。」 鴻海說,過去一年多來與吠檀多攜手致力在印度實現於共同的半導體理念,合作經驗成果豐碩,也為雙方各自下一步奠定堅實基礎,但「為探索更多元的發展機會,根據雙方協議,鴻海後續將不再參與雙方的合資公司運作。」 聲明強調,鴻海將繼續大力支持印度政府的「在印度製造」(Make in India)願景,在當地建立更多元且符合利益關係人需求的合作夥伴關係,對於印度半導體發展方向也依舊充滿信心。 以採礦起家的印度吠檀多集團7日發表聲明,已透過旗下控股公司接管與鴻海合資成立之公司的所有權。 鴻海去年9月與吠檀多簽訂備忘錄,成立合資公司準備興建半導體工廠。但根據印度媒體報導,合資公司因缺少技術夥伴導致進展緩慢,獎勵與補助申請書也被印度政府要求依新的評估條件重新提交。 稍早前,知情人士告訴中央社,鴻海不會再與吠檀多以合資公司的名義,重新提出半導體生產計畫及獎勵申請,但吠檀多不久後卻仍告訴印度媒體,合資公司已重新提交申請。 另一方面,印度新聞信託社(PTI)6月底也報導,吠檀多最近也因與鴻海相關的半導體製造計畫上,釋放「誤導性」訊息,並因此影響到股價,而被印度證券暨交易理事會(SEBI)處以300萬盧比(約新台幣114萬元)的罰金。 責任編輯:劉怡廷 ...

張方毓 | 2023.07.06

在物價不斷上升的通膨時代,競爭品牌一個選擇凍漲,另一個卻選擇漲價,誰才會是贏家?中場答案揭曉,Zara新女王不僅成功把品牌變貴,還讓客人乖乖埋單。 擁有品牌Zara的全球快時尚龍頭英德斯(Inditex),以漲價拉抬淨利,今年6月公布的第1季財報顯示,不只營收較去年同期成長1成3,淨利更一舉飆升54%。 相比之下,對手HM選擇凍漲來吸收通膨成本,不僅營收成長幅度不敵英德斯,去年營業利益率更狂掉53%,今年則未能公布第2季獲利。 {DS_BOX_35721} 這一切,都發生在英德斯新掌門人、現年39歲的瑪爾塔(Marta Ortega Pérez)掌舵之後。她是英德斯創辦人奧爾特加(Amancio Ortega)的小女兒;去年4月,成為該公司的集團總裁。 時尚狂粉親自打造新定位大開高級服飾支線 雖然Zara漲價,但這個決定並不容易。尤其同為英德斯旗下的Massimo Dutti等中高價品牌,在2020年還面臨虧損。 但瑪爾塔真正的手腕在於,重新定義Zara的定位。LV、香奈兒等奢侈品牌即使多次漲價,營收、獲利卻依然成長,讓她看到了Zara往精品靠攏的機會。與其繼續在快時尚領域廝殺,不如在通膨時代,成為精品界的新星。 《華爾街日報》認為Zara原本就較對手高檔,再將品牌定位向上挪移,拉開與中國超廉價時尚Shein的距離,更讓停在原地的HM如坐針氈。另一方面,它還能收穫一群不想掏太多錢,卻想買奢侈品的顧客。 既然Zara要成為奢侈品,不只核心思想、形象、就連傳遞的價值都要與以往有所不同。Zara重新定位成精品的第1步,就是靠瑪爾塔本人對精品的熟悉與熱愛。 例如,Zara近幾年旗下推出多個高級服飾支線,包括街頭風格的SRPLS系列、極簡風格的Origins等——背後推手都是瑪爾塔。 她從小在時尚圈長大,留著一頭金色微捲短髮,最常運用的穿搭是Zara的垂墜單品、Celine的平底涼鞋、愛馬仕(Hermès)軟皮包。她是義大利精品品牌Valentino時裝走秀的座上常客,也是許多知名時裝設計師的狂粉。 當她開始涉足家族生意,就主動找上大咖設計師為Zara效力。例如,她找上羅德里格斯(Narciso Rodriguez)設計聯名限量服飾,他是多位美國第一夫人御用時裝設計師;也找上巴倫(Fabien Baron)設計化妝品,他的客戶包括LV、迪奧(Dior)等。 「她的父親創辦了一間企業,她則建立了一個社群,」巴倫起初沒有發現,謙虛的瑪爾塔是時尚巨頭之女,「她給Zara帶來的,是以前沒有的精緻感。」 打進巴黎一級精品戰區甩快時尚戰法,改彈性定價 她邁入精品圈的第2步,則是提升門市體驗,直接搬到精品同業的隔壁。 門市一向是Zara最重視的廣告媒介,每兩週門市服飾就會全面換新。如今每間店面變得更大、更豪華,並刪減整體的門市數,讓客人將Zara跟其他的奢侈品牌聯想在一起,複製購買精品的感受。 接著,再鎖定巴黎核心商業戰區,直接與同業比鄰。從藝廊改建的新門市,位於香榭麗舍大道,被各式精品店圍繞,總面積逾800坪,這裡刻意將衣服零散排列,猶如展示藝術品。 這正是瑪爾塔想要精心提升的品牌形象。「我認為必須在高級時裝和大街時尚之間、在藝術和功能之間,建立起連結的橋樑,」她告訴《華爾街日報》。去年英德斯各品牌門市數量雖減少一成,但門市貢獻的營收卻大增23%。 變身精品的第3步,則在於「漲價」本身——不再依循快時尚慣例,對齊全球售價,而是採取精品的彈性定價,隨著市場而異。 投資銀行RBC歐洲分析師錢博林(Richard Chamberlain)在報告中揭露,比對Zara的40件產品後發現,同一件衣服的售價與總部所在地西班牙相比,在美國、墨西哥等市場可以高出6成;在波斯灣阿拉伯國家,甚至高出7成到9成。 英德斯的確也在這些高價市場積極展店,尤其是高含金量的中東,去年便新增逾20家新門市。 Zara的漲價,不光只是拉抬起「絕對性」的價格,更是在「相對性」的品牌定位上「向上提升」。 當它跳脫出快時尚的標籤桎梏,在消費者的心中成功躍升到精品界的階層,就能漲價得理所當然,讓消費者為它的新價值埋單。 「不應只有少數人能夠獲得高品質衣服,我們希望所有顧客都能擁有,」瑪爾塔表示。儘管新任快時尚女王的任務艱鉅,但至少在短短一年內,就成功推升了Zara的品牌定位與價值。她已經證明自己,有能力助Zara更上一層樓。 ...

張方毓 | 2023.07.06

在物價不斷上升的通膨時代,競爭品牌一個選擇凍漲,另一個卻選擇漲價,誰才會是贏家?中場答案揭曉,Zara新女王不僅成功把品牌變貴,還讓客人乖乖埋單。 擁有品牌Zara的全球快時尚龍頭英德斯(Inditex),以漲價拉抬淨利,今年6月公布的第1季財報顯示,不只營收較去年同期成長一成三,淨利更一舉飆升54%。 相比之下,對手HM選擇凍漲來吸收通膨成本,不僅營收成長幅度不敵英德斯,去年營業利益率更狂掉53%,今年則未能公布第2季獲利。 {DS_BOX_35721} 這一切,都發生在英德斯新掌門人、現年39歲的瑪爾塔(Marta Ortega Pérez)掌舵之後。她是英德斯創辦人奧爾特加(Amancio Ortega)的小女兒;去年4月,成為該公司的集團總裁。 時尚狂粉親自打造新定位大開高級服飾支線 雖然Zara漲價,但這個決定並不容易。尤其同為英德斯旗下的Massimo Dutti等中高價品牌,在2020年還面臨虧損。 但瑪爾塔真正的手腕在於,重新定義Zara的定位。LV、香奈兒等奢侈品牌即使多次漲價,營收、獲利卻依然成長,讓她看到了Zara往精品靠攏的機會。與其繼續在快時尚領域廝殺,不如在通膨時代,成為精品界的新星。 《華爾街日報》認為Zara原本就較對手高檔,再將品牌定位向上挪移,拉開與中國超廉價時尚Shein的距離,更讓停在原地的HM如坐針氈。另一方面,它還能收穫一群不想掏太多錢,卻想買奢侈品的顧客。 既然Zara要成為奢侈品,不只核心思想、形象、就連傳遞的價值都要與以往有所不同。Zara重新定位成精品的第一步,就是靠瑪爾塔本人對精品的熟悉與熱愛。 例如,Zara近幾年旗下推出多個高級服飾支線,包括街頭風格的SRPLS系列、極簡風格的Origins等——背後推手都是瑪爾塔。 她從小在時尚圈長大,留著一頭金色微捲短髮,最常運用的穿搭是Zara的垂墜單品、Celine的平底涼鞋、愛馬仕(Hermès)軟皮包。她是義大利精品品牌Valentino時裝走秀的座上常客,也是許多知名時裝設計師的狂粉。 當她開始涉足家族生意,就主動找上大咖設計師為Zara效力。例如,她找上羅德里格斯(Narciso Rodriguez)設計聯名限量服飾,他是多位美國第一夫人御用時裝設計師;也找上巴倫(Fabien Baron)設計化妝品,他的客戶包括LV、迪奧(Dior)等。 「她的父親創辦了一間企業,她則建立了一個社群,」巴倫起初沒有發現,謙虛的瑪爾塔是時尚巨頭之女,「她給Zara帶來的,是以前沒有的精緻感。」 打進巴黎一級精品戰區甩快時尚戰法,改彈性定價 她邁入精品圈的第二步,則是提升門市體驗,直接搬到精品同業的隔壁。 門市一向是Zara最重視的廣告媒介,每兩週門市服飾就會全面換新。如今每間店面變得更大、更豪華,並刪減整體的門市數,讓客人將Zara跟其他的奢侈品牌聯想在一起,複製購買精品的感受。 接著,再鎖定巴黎核心商業戰區,直接與同業比鄰。從藝廊改建的新門市,位於香榭麗舍大道,被各式精品店圍繞,總面積逾800坪,這裡刻意將衣服零散排列,猶如展示藝術品。 這正是瑪爾塔想要精心提升的品牌形象。「我認為必須在高級時裝和大街時尚之間、在藝術和功能之間,建立起連結的橋樑,」她告訴《華爾街日報》。去年英德斯各品牌門市數量雖減少一成,但門市貢獻的營收卻大增23%。 變身精品的第三步,則在於「漲價」本身——不再依循快時尚慣例,對齊全球售價,而是採取精品的彈性定價,隨著市場而異。 投資銀行RBC歐洲分析師錢博林(Richard Chamberlain)在報告中揭露,比對Zara的40件產品後發現,同一件衣服的售價與總部所在地西班牙相比,在美國、墨西哥等市場可以高出6成;在波斯灣阿拉伯國家,甚至高出7成到9成。 英德斯的確也在這些高價市場積極展店,尤其是高含金量的中東,去年便新增逾20家新門市。 Zara的漲價,不光只是拉抬起「絕對性」的價格,更是在「相對性」的品牌定位上「向上提升」。 當它跳脫出快時尚的標籤桎梏,在消費者的心中成功躍升到精品界的階層,就能漲價得理所當然,讓消費者為它的新價值埋單。 「不應只有少數人能夠獲得高品質衣服,我們希望所有顧客都能擁有,」瑪爾塔表示。儘管新任快時尚女王的任務艱鉅,但至少在短短一年內,就成功推升了Zara的品牌定位與價值。她已經證明自己,有能力助Zara更上一層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