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周

啟動成功關鍵,隨時掌握商周.com最新資訊

提供第一手新聞解析、財經趨勢、專屬活動

已加入收藏
已取消收藏
帳號頭像 帳號選單下拉箭頭
/
熱搜內容
現正閱讀
他開計程車遇貴人,把台灣夜市廚餘賣到歐洲成「永續油大亨」
畫重點
段落筆記
新增筆記
「請稍等」英文別直接中翻英說please wait a minute!一次掌握,常用的電話對談英文
0
/500
不公開分類 公開分類
儲存
至頂箭頭
特別企劃
ESG

減碳ESG | 社會共好

他開計程車遇貴人,把台灣夜市廚餘賣到歐洲成「永續油大亨」

他開計程車遇貴人,把台灣夜市廚餘賣到歐洲成「永續油大亨」
永瑞實業創辦人林修安,侃侃而談生質柴油事業的創業歷程及保護環境、創造回收業者價值的願景。 (來源:永瑞實業提供)
撰文者:樹冠 Canopi 楊家彥
商周ESG 2024.04.18
摘要
  1. 林修安創辦永瑞實業,專注於廢食用油的回收與精煉,主要外銷至歐洲作為「永續航空燃料(SAF)」的原料。客戶以歐洲知名石油公司為主。
  2. 永瑞的創新不只在於精煉SAF的技術,更用智慧回收模式解決了傳統做法的痛點,提高回收效率而有助於減碳。
  3. 永瑞也關注基層從業者的生活品質,致力於翻轉貧窮家庭的命運。永瑞的品牌訴求是「Don’t go to Mars, DGM」,要在地球創造與所愛的人生活的環境。 

楊家長輩:非常開心邀請到永瑞實業(下稱永瑞)創辦人林修安 Alex!請簡單介紹一下永瑞實業在做的事。

林修安:我們永瑞專注於台灣廢食用油的回收與精煉,再銷售到歐洲作為「永續航空燃料(Sustainable Aviation Fuel, SAF)」的原料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楊家長輩:目前國際永續列車啟動,相關需求與日俱增。永瑞的客戶主要都是大型企業集團吧?

林修安:對,現階段都以歐洲知名石油公司為主,例如荷蘭的殼牌 Shell 石油、英國 BP 石油、芬蘭 Neste 石油公司等。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踏入SAF業界的起心動念 竟是貴人相助

楊家長輩:當初為何踏入這個行業?

林修安:這要從大學畢業前說起。當同學都忙著準備研究所考試時,我則忙著開計程車打工。因緣巧合之下碰見我人生第一個貴人,當時臺灣海洋大學系主任林成原教授,鼓勵我報考學校研究所。當時只是開玩笑問,如果考上了是否能當我指導教授?沒想到他爽快答應了。於是我專注報考自己母校研究所,順利考上後就開始跟隨林教授從事生質柴油的研究。

當時台灣尚無此行業,歐洲也才剛起步。我們等於必須從無到有,將廢食用油精煉、轉酯化成生質柴油。那時論文主題困難到感覺差點無法畢業。教授看我那麼認真努力,曾建議是否乾脆換個題目延後一年畢業。我倒是很堅定告訴教授,已經投入大量資源、時間與心力,也看到希望的曙光,實在無法放棄,一定堅持做出台灣的第一滴生質柴油。

最後終於成功做出來,也順利畢業。還記得那晚在實驗室做出來時,立即打電話給林教授,他還特地從家裡趕到學校實驗室,當時我激動抱著教授哭了。回想起來,林教授確實是台灣這領域的先驅,看到再生能源的未來重要性。也正因為他的指導,自己才能走到今天這地步。

楊家長輩:這也是後來你創辦永瑞實業的主因?

林修安:永瑞成立於2013年。前一年不巧正值台灣生質柴油政策止步,但我觀察到歐盟與其他國家對生質柴油的需求卻持續存在。當時台灣雖可以從海外進口廢食用油,卻因廢油品質嚴重參差不齊,導致精煉過程損耗過大。

那時判斷,如果可以在台灣處理品質較高的廢食用油,煉製成為工業用油,就可提供國外生質柴油廠生產替代能源,商機與展望可觀。如今永續航空燃料SAF需求強勁,也驗證了當時的判斷。這也正是永瑞的起點。

永瑞看到「小蜜蜂」收集廢油痛點

楊家長輩:一般民眾對回收廢食用油這行業不算陌生,過去可能有看過。你踏入這行業後,看到哪些問題或「痛點」,才決定改造傳統回收方式?

林修安:早期公司的每一桶廢油都是我親自收集回來,這幾年中我深刻體會回收從業人員的辛苦。這行業習慣被稱為「小蜜蜂」,類似蜜蜂一般到處採蜜,我們也必須到各地的餐廳廚房和攤販收油。

以我自身經歷為例,曾到一家連鎖餐廳的地下廚房收油,看到地板放了10桶廢油,所以要來回五趟才能全部搬上地面。但貨車通常無法停在餐廳所在的商業區,而必須再來回搬運多趟到遠處停車場才能完成收集。那時汗水濕透全身如同跌入游泳池中。其實無論大熱天曬太陽,或天冷吹風淋雨,回收人員都必須在惡劣的環境中工作

回收廢食用油這行業,遠不止前述回收人員高勞力耗費和天氣影響的困難,工作時間零碎又高度受限,同時影響工作人員和公司營運。

廢油回收人員的難處
回收廢食用油這行業,遠不止前述回收人員高勞力耗費和天氣影響的困難,工作時間零碎又高度受限,同時影響工作人員和公司營運。 (來源:永瑞實業提供)

由於廢食用油的回收必須在營業時間內的非餐期進行,早、午、晚餐之後的一定時段內常同時發生多家客戶要求服務,被迫投入較多人力與車輛來服務餐飲店家,造成高度勞力密集、低度營運效率的困難

上述傳統營運方式也衍生了極大的地域限制困難。如果跨域回收廢食用油,只能承受營運虧損服務客戶,同時造成極大的無謂耗費與環境負擔,包括未滿載的過多折返、塞車耗時、無謂油耗、誤點白工耗費等。因此,傳統廢食用油回收業者難以擴大規模增加營收。

智慧回收模式 解決產業痛點兼具減碳效益

大約五年前,公司開始轉型朝科技服務公司發展。我們持續優化智慧化回收方式解決上述問題。例如,在餐廳鄰近廚房的合法場域裝設智能回收機台,透過聯通廚房與機台的配管配線,直接將油炸鍋內的熱油抽吸進入機台。等機台接近滿載時,後台傳訊回收提示,避免低承載的耗費

此外,智慧機台回收也不再受營業時間的限制,可以利用夜間交通離峰時段,以較大噸位貨車運載,提高時間、設備使用效率,以及降低無謂油耗。甚至跨域收油也變得財務可行。沿途收油接近滿載時,就可以卸載廢油到鄰近智慧機台儲存,大幅避免了長途折返里程與塞車等問題

上述智慧回收模式已在全球四十幾個國家取得或申請專利,並持續增加國家和子專利的申請與獲取。

從商模延伸的減碳效益 可轉化為碳權

楊家長輩:永瑞的智慧回收模式應該具有相當顯著的減碳、低碳效益吧?

林修安:對!目前永瑞有品銷售一旦發生,合約也會明定,相關衍生碳權移轉給買方。國際規範設定2030年時,航空公司使用的燃油中,必須有一成是永續航空燃油。所以,這部分減碳的權益歸屬航空公司。

永瑞目前正努力針對我們創新推出的智慧回收方式,到國際相關機構申請方法學。如果順利通過,不只永瑞生產的工業用油低碳效益,可以明確被買方認可,全球回收的從業人員也可透過智慧化回收廢食用油的方式,來嘉惠自己的公司,以及貢獻地球溫室氣體的因應

楊家長輩:我認為永瑞創造的價值是多元的,不只有利於公司營運的規模化,產品碳足跡又顯著更低,在市場上應該更受青睞,且有高度競爭力。恐怕買方都搶著要吧?

除了上述明顯的減碳效益之外,永瑞的創新也可能促進透明化社會的價值。舉例來說,整個社會更容易掌握廢棄食用油的流向,對食安、居住環境等問題的改善也有助益。想請問,目前台灣食用油回收狀況如何?回收以再生能源再利用的比例多少?

用區塊鏈管理碳權的「產源履歷追溯」

林修安:談這個問題可能要先讓我喝口水。

楊家長輩:如果需要,我們準備酒讓你「暢所欲言」如何?

林修安:先從國外談起吧!永瑞拿的是歐盟的國際永續與碳排認證(International Sustainability & Carbon Certification, ISCC)。這個認證的核心精神可說是綠色能源可溯源供應鏈的認證。2023年4月20日,ISCC 對中國七十多家廢食用油回收商和工廠進行突擊審計,發現了許多造假不實的原始資料。此項行動與發現引起國際重視。

在推展循環經濟的工作上,產源履歷追溯的落實非常重要。畢竟,如果所有永續能源的原料來源不明,又如何確保能源的永續性呢?以永續航空燃油來說,加入航空公司飛機用油後,是可以取得碳權、進行碳權交易或碳排抵扣的法律權益。未來全球淨零行動的發展,產源履歷追溯是不可或缺的。

從源頭來看,以目前台灣每年新採購食用油來說,以總極性化合物25%更換油的標準來說,每100桶新採購的油,邏輯上大約產生60到70桶應回收廢油。實際上,我們的餐飲體系的回收量卻遠少於理論值。這是政府主管部門應該設法了解與掌握的問題。這些數據的透明化,也是食安施政的基礎。

歐盟就非常重視這個系統資料的工作。歐盟執委會要求,2024 年起,廢食用油的回收數據必須進入歐盟的統計數據庫。每個回收的餐廳、攤販或個人都要有詳細地點資訊,甚至 Google Map 連結,也要有回收數量和時間的紀錄。

傳統廢食用油回收方式無法落實這些。有目前傳統回收的小蜜蜂為例,很多時候進入店家收油,連秤重都沒有,都是簡單目測出價。雖然環境部和地方環保局有建置營運紀錄申報系統,要求回收商填寫每天回收量。不難想像實際落實的差距甚大。

永瑞的回收流程和手機 App 結合,當小蜜蜂到現場卸油,智慧機台立即上傳所有數據到雲端。永瑞同時對環境部開放API,對接彼此系統,自動傳輸營運紀錄。因此,環境部和地方環保局等主管機關,可以清楚掌握永瑞回收的每一滴廢食用油。

我們公司也可以提供數據給歐盟,讓國際了解台灣如何應用智能方式,快速有效回收廢油,並詳實記錄產源履歷。這些資料與紀錄完全自動化,略過人工處理步驟,也大幅降低人為有意、無意的錯誤風險。目前永瑞進一步將公司數據連接到區塊鏈,提供 ISCC 認證機構或國際買家隨時查詢。我相信這是未來全球必走之路,也是我們終究無法迴避的趨勢。

楊家長輩:永瑞創新模式不僅提升了透明化社會環境,也讓一種治理當責的新社會文化有機會滋生積累。

掌握廚餘油排放黑箱 減少環境汙染怎麼做?

楊家長輩:還是再追問一下,我們能否掌握全國餐飲用油量?新油的數量我們能掌握多少?未進入回收系統的比例大概有多少?

林修安:如果根據台灣 2022 年海關出口廢食用油數據,大約8.6萬噸。根據永瑞公司內部的研究,依據每年採買新油的數量,邏輯上可回收的廢食用油約可達20萬噸,也就是說,超過五成的廢食用油未被合理回收。

沒有回收的理由之一,是偏遠地區的店家或家戶的廚餘油,通常因回收不便,比較可能隨家庭污水排放。這個情境就容易造成居住地區排水系統的阻塞,不利社區環境品質。

目前永瑞正在籌備和便利超商合作,在相關門市擺設智能機台,提供回收回饋金的誘因,方便偏遠社區家庭與攤販回收廢食用油。當回收廢油的站點越普及,民眾就會越感便利,我們的循環社會也就更能推進這「最後一哩」。

楊家長輩:如果家中廢食用油能方便拿到超商換錢或兌換購物優惠,連我都捨不得把廢油倒掉。這個循環計畫在2024年上半年能實現嗎?

林修安:我們團隊會努力讓它盡快實現。

楊家長輩:目前我已聽到永瑞創新回收模式的多方永續社會價值了,包括家庭廢油隨手倒掉的長年問題,也可因此改善,進而促進都市城鎮居住環境的品質與維護。想進一步請問,因回收不便而倒掉廢油是一類問題,另一類嚴肅的問題是,廢食用油再進入民眾食用體系的問題,就你專業研判,有多嚴重?

林修安:隨著台灣社會的進步,政府主管機關對廢棄物排放,也制訂有《廢清法》列管,政府法令有趨於嚴謹,不當流入民眾食用系統的情形,已不如過去猖獗。

不過,必須注意的是,如果飲食服務業者不更換新油,例如連鎖餐飲或攤商在舊油上持續加入新油,這也是食安的問題。目前消費者不知不覺吃進沒有更換新油的食物,應該仍有顯著改進的空間。

從解決廢油回收痛點 到照顧基層從業者

楊家長輩:最後想再請教,永瑞創新回收模式對基層回收工作者與家庭生活的影響。

林修安:永瑞雖然還沒上市,從公司永續使命與目標來說,永瑞的使命之一是要對「翻轉貧窮家庭的命運」貢獻一己之力。由於基層從業人員工作時間被切割得很零碎,工作期間拉得很長,常常見不到自己的家人。

永瑞希望透過智能回收平台,讓他們的工作環境變得更有效率,也能有效提升收入。這樣他們就無須超長時工作,就有時間可以陪伴家人,特別是子女。這樣的家庭生活對子女養成環境的穩定相當重要。

過去,回收廢油這行業不但賺錢少,在親友面前也常不容易維護自尊。永瑞使命是要讓我們的基層從業者不但可以賺到錢,也可以賺到尊嚴。目前我們對靠行的小蜜蜂,開始推出年終獎金制度,讓他們在年節家人團聚時,可以發得出紅包,甚至可以有自尊的介紹自己的工作,不必像過去一樣對自己的職業感到羞愧。

這是永瑞對社會的責任與承諾。

別上火星,保護你我生活環境

楊家長輩:聽了你的分享,覺得永瑞的永續價值使命真的是高標等級。不僅產業創新、淨零貢獻、環境保護,還促進了透明化社會、食安守護、翻轉基層工作者命運等價值。不禁想起永瑞的品牌訴求「Don’t go to Mars, DGM」。當初為何想取這個名字?

林修安:「Don’t go to Mars」這個價值主張和 DGM 品牌是在 2020 年誕生的。當時美國、中國和沙地阿拉伯都在探測火星,而世界首富伊隆·馬斯克(Elon Musk)也提到人類可能移民火星。我們團隊在思考,如果我們上了火星,那會是我們想要的環境和生活嗎?我們團隊並不認同。

於是我們提出了「別上火星,留在地球與所愛的人一起」的價值主張。這符合永瑞推動循環經濟、回收利用、減少溫室氣體等理念。

楊家長輩:希望楊家長輩經這節目和隨後的專訪圖文,可以讓更多人知道林修安所帶領的永瑞團隊在做的永續事業,不只是環境價值,更有人本價值的關照。非常感謝創辦人這次的分享!

*本文獲「樹冠 Canopi」授權轉載,原文為:智慧回收廢食用油,打造永續循環與人本社會 專訪永瑞實業林修安 

小檔案_樹冠Canopi

樹冠攜手企業夥伴兼顧股東權益以外的關係人利害平衡,透過投資、永續事務合作、媒體等多元手法,協助創新變革團隊獲取資源,共同促成社會各領域邁向更永續的未來。


責任編輯:張薰云

 

下滑箭頭 下滑載入更多報導 下滑箭頭
智慧回收 永瑞實業 碳權 永續燃料 減碳
商周ESG
商周ESG
商業周刊
展開箭頭

商周與永續者同行,致力關注ESG領域,為您掌握環境、社會與公司治理的實用知識,邀請產官學名家,分享最新國際趨勢、企業案例、投資方向、賦能活動。

廣告
留言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