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周

啟動成功關鍵,隨時掌握商周.com最新資訊

提供第一手新聞解析、財經趨勢、專屬活動

已加入收藏
已取消收藏
熱門關鍵字
熱搜內容
現正閱讀
好男好女 好廢人生
畫重點
段落筆記
新增筆記
「請稍等」英文別直接中翻英說please wait a minute!一次掌握,常用的電話對談英文
0
/500
不公開分類 公開分類
儲存
特別企劃
屏東好好

生活 | 旅遊

Sponsor

好男好女 好廢人生

廣編企劃
2021.04.27

什麼樣的人生才叫有用?
怎樣的日子才叫不廢?
如果人生可以廢,你又想怎麼廢?
廢在什麼事情上?


6名住在恆春半島的好男好女,或是情侶檔,或是夫妻檔,或是個體戶,共同的興趣是海廢,常常相約海邊撿垃圾,一起絞盡腦汁研究如何讓海廢不廢,最後,一不作二不休的自斬退路,2019年春天成立了「好廢」工作室,終極目標是讓海廢不廢,讓日用品、藝術品、觀念、活動到課程,萬事萬物皆能Recycle for Good。

這羣「物以類聚」的好男好女,是六、七年級生,生命交叉點是海生館,過去曾因工作而聚首,彼此臭氣相投,平日忙得不得開交,相約海邊撿垃圾卻總能全員到齊。

其中,很喜歡撿海廢的冠如和佳珊,撿著撿著已撿出一套自己的撿垃圾哲學。

看到海就會莫名放鬆的佳珊說,海洋雖有極大的包容性,但也很有個性,有時會用不同方式的「修理」你,在與海的相處過程學會各種知識,她笑著說,行銷大自然雖然賺不到錢,卻會賺到健康賺到生活。

曾遠赴澳洲打工度假的冠如有志一同的補充,自己也是真心喜歡去海邊撿垃圾,甚至花錢報名去台東的三星台撿垃圾,覺得既輕鬆又療癒,她看到來自不同產地的海漂垃圾,甚至連GoPro都有,背後各有其生命歷程。

這群人就這麼撿出了情誼,回首結識10年,有著剪不斷理還亂的革命感情,既然分不開,大夥認真討論一起做些什麼,下決心把「好廢」當作一項事業來對待,共同追求一個不廢的未來,挺進共好的再生產業。

攤開好廢團隊的成員的背景,就知道這個團隊可是一點都不廢,金木水火土樣樣通,成員分別從藝術創作、民宿經營、插畫創作、學術研究、環境教育、解說導覽、籌辦活動等工作,平日在職場一把罩,碰在一起更能擦出火花。

2020年的秋,突如其來的颱風,一如其名「閃電」,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佔據恆春半島,好廢集團在狂風驟雨下賺到一個颱風假,一群人擠在貨櫃屋工作室裡,咖啡配著洋芋片,回溯創業以來的過往,並認真討論要怎麼廢下去。

年紀最輕卻最理性的佳珊說,好廢是公司、是品牌,也是概念,基本精神就是希望透過創作、課程、體驗、產品,讓循環再利用的精神和概念能被更多人看見與實踐。

扮演藝術總監的大丁,是團隊裡的「桶箍」,負責將好廢的材料,再生成好美的藝術。

團隊眼見台灣各地出現以海廢為號召的裝置藝術,卻製造更多了垃圾,因此,以大丁為首的創作原則定錨在,「材料已經是垃圾了,再製的作品就必須有價值,不論是教育性、觀賞性都好,必須具有存在或蒐藏價值,不能再成為垃圾」。

本身念設計,返鄉開民宿的大丁平日喜歡釣魚,近年魚越釣越少,尤其有了孩子後,不願意孩子看不到自己見過的海洋,身為父親的覺醒促使他走入海洋保育,他看到荷蘭藝術家用塑膠打碎壓縮製成創作媒材,而台灣到處可見塑膠,材料俯拾即是,在「我們也可以」的想法下,開始投入創作。

平常喜歡窩在工作室創作,利用海廢設計出不同藝術品,同為創作者的侑哲,經營民宿的小不點,是好廢團隊的三株草,經常湊在一起動腦、動手、動口,運用各種回收元素,極其所能的探索材料的本質性與可能性,天馬行空的創作。

就這樣,「恆春古城門名片架」是將廢棄的塑膠碎片混進水泥中塑形而成,剛好呈現城門花崗岩和閩南磚的特色。具工藝品等級的「畢卡索筆」,則是使用回收塑料經過破碎、熱壓、再製等多道手續才能製成,繽紛多彩的筆身,每支都是世界上獨一無二。

但,受限材料來源的不確定性與實驗性質,面臨難以量產的困境,「因為不能保證每次到海邊會撿拾到什麼樣的海廢,因此很難定義最後產出的作品會是什麼模樣」,冠如半開玩笑
地說:「因為我們都不知道會做出什麼東西,所以好廢真的很廢啊!」。

除了裝置藝術,繪本則是另一種滲透人心的創作方式。侑哲、美琪夫妻檔將專業的海洋研究,轉化為民眾易懂的繪本形式,讓知識普及化。

專攻環境教育和學術研究的美琪,在海生館工作長達20年,她直指海廢的核心問題說,海廢不單是淨灘,海灘上的垃圾僅佔全部的6%,94%的垃圾是在看不到的海底,必須要引導更多人從科學角度來正視海廢問題。

因此,她與擅長繪圖的侑哲合作,將艱澀難懂的海洋調查成果,轉化為大眾易讀的繪本,由侑哲手繪插圖,出版繪本「海漂多仔」,將垃圾進入海洋成為海廢衍生的問題,用人人能懂的方式描述,拉近民眾與海洋的距離。

對海洋充滿無限想像的侑哲說,水面下有太多的可能,有生物、垃圾或是無數的未知,對他構成強大的吸引力。

冠如包辦文場,從環境教育、導覽解說、文字書寫,能配合不同單位需求,量身打造個別化活動,與美琪攜手替團隊研發的創作品,延展一套完整的知識系統與論述概念,進而以繪本、課程、展覽等多元型式,前進車城海生館、高雄市圖書館、台灣科教館、墾丁國小…等不同地域分享。

努力跳出同溫層的好廢團隊,採主動出擊策略,現場解說避免以恫嚇方式,凸顯遭受破壞的海洋生態,而是以多樣且趣味的創作,帶來生活性的啟發,拉近生物和人的情感連結,「就是不讓人拍完照就走人」。

步伐一步接一步,但,理想與現實的天秤失衡,始終考驗著團隊,入不敷出的狀況日益嚴重,沒想到,「海廢排行榜」的大型藝術裝置,意外開啟全新的可能。

這件作品是根據國際淨灘行動(International Coastal Cleanup, 簡稱ICC)的統計資料中前10名海廢,包括有瓶蓋、寶特瓶、煙蒂、吸管、塑膠提袋、漁業浮球浮筒、免洗餐具、玻璃瓶、外帶飲料杯、漁網與繩子等做成盒裝模型的內容,並設計可以讓遊客站上去拍照留念的位置。

因為迴響很大,團隊開始以租賃方式,透過屏東落山風藝術季等活動,四處去旅行,一方面有租金收入,再者可讓概念不斷延伸。

在猛烈的落山風中,小不點、侑哲、大丁忙著將這件作品安置到落山風藝術季的展場,念基隆海洋大學水產養殖的小不點,擅長潛水、衝浪,因為喜歡海,最後落腳半島的滿州開民宿,在他眼中,海沒有不好,是人不好,所以默默的做,就是希望透過一連串的環境教育,盼能讓海越來越舒服。

好廢團隊在延伸廢棄物生命的同時,期待觀賞者可以開始思考,塑膠真的是完全不好的東西嗎?希望透過對話讓更多人了解,習慣才是真正影響環境的關鍵因素。

感謝邱浩瑜提供照片

下滑載入更多報導
留言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