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周

啟動成功關鍵,隨時掌握商周.com最新資訊

提供第一手新聞解析、財經趨勢、專屬活動

已加入收藏
已取消收藏
熱搜內容
現正閱讀
衣錦還鄉的眼淚》與自行車界的天王們一同環島(中)
畫重點
段落筆記
新增筆記
「請稍等」英文別直接中翻英說please wait a minute!一次掌握,常用的電話對談英文
0
/500
不公開分類 公開分類
儲存

財經 | 焦點人物

衣錦還鄉的眼淚》與自行車界的天王們一同環島(中)

攝影:程思迪
撰文者:尤子彥
商周茶館 2014.06.11

做為報導者,本當穩坐觀眾席第一排,逼近描寫台上眾演員的眸與笑,動輒任性入戲,甚至一腳跨上舞台,乃犯行規之大忌。

然而,很不幸,我不但入了戲,既不甘做觀眾,更是賣力的演員。

隨巨大董事長劉金標「標哥」騎自行車環島12天,我原本以為,抵達終點那一刻,應會有淚流到無法自己的入戲感動,但實際狀況並非如此。令我淚崩不止,是在出發次日中午,從省道轉進通往巨大集團總部,充滿田園風情的順帆路上。

廣告

淚崩的劇情是這樣的:

回到大甲巨大集團總部、享用祖傳三代的王塔米糕,是當天中午既定行程。然而,就在車隊進入通霄精鹽廠,抵達上午最後一處休息站前一秒,標哥因舉起右手向前來陪騎的巨大員工致意,沒注意到路面凸起的減速條,不慎打滑,連人帶車摔了一大跤,右手臂被煞車線零件刮破一大塊皮,逾五公分的傷口鮮血四濺;四肢是否出現骨折情況?這趟環島行是否將就此喊卡?頓時成為所有車友心中的大問號。

不需諱言,任何一個八十歲的人,跌這樣一跤,可是驚動全家族的大事,更何況,還是一個帶領台灣自行車產業前行的業界教父。「我跟我老爸說,先不要再騎了!」標哥長子、巨大中國區總裁劉湧昌轉身對我說。「他是一個很有決心的人,說到一定做到,一直以來都是這樣!」標哥大女兒劉麗珠說。

畢竟,女兒是爸爸前世的情人,比較了解標哥內心是怎麼想的。經包紮、冰敷傷口,15分鐘休息時間結束,車隊隨即再出發,往距離20公里處的巨大總部騎去。

廣告

就像是看一部催淚的電影,在淚腺被駭潰堤之前,總有一連串情緒醞釀的場景。

快抵達巨大前,我陸續看到省道旁,開始有人舉牌歡迎標哥一行人。有檳榔攤老闆,也有拿著回收紙版,用樸拙字體寫上「標哥加油!」的阿公阿嬤,顯然不是巨大動員來的;緊接著,迎大甲媽祖般的煙火和隆隆鞭炮聲,由遠而近,從間歇到連珠炮。終點巨大總部門口前,煙霧瀰漫中,兩列員工夾道英雄式的歡迎著所有騎士。在這一刻,我假裝被煙硝熏得頻頻拭淚…。

我腦中突然浮現「衣錦還鄉」四個字。

但願衣錦還鄉,是許多企業家內心最深處的想望,標哥一身「(自行車)衣錦返鄉」的姿勢,令我動容。

標哥這趟環島身上穿的這件「GIANT-Shimano」車衣,是巨大和全球變速器大廠Shimano共同冠名的自行車競賽車隊。這支車隊,五月中旬也正在北愛爾蘭,參加全球三大自行車賽事之一的環義大賽。

標哥常常說,自己從73歲,第一次環島回來後,因為深切體認騎車的美好,到處告訴別人騎自行車種種好處,成了「自行車新文化的傳教士」。這句話說的很重,因為,既是傳教,便有替殉道做準備的打算。在我看來,吃穿享樂無虞,卻願將八十歲身軀,架在僅23mm寬的公路跑車胎上,日曬雨淋跌倒再起,上坡揮汗下坡衝刺,如果不是為了心中信守的「道」,那標哥追求的又是什麼?

踩在「順帆路」上,咀嚼這樣知其不可而為之的逆風人生,更是有味。我也試想,沿途為什麼會有這麼多故里鄉親,像迎神賽會般出來替標哥打氣?

原因不難猜測,自然是因為標哥復興了台灣的自行車產業,守護這個中台灣臨海小鎮,讓順帆路上的巨大總部,總員工數從高峰時期的2000人、一度裁減至1200人,但如今卻擴增至2200人新高;更帶動周邊維格、維樂、鋐光等自行車產業聚落的盎然生機,創造就業機會,也改變小鎮的衰敗宿命,若要說標哥是大甲一帶的土地公,亦符合現實。

因為一個品牌集結的意志,讓一個平凡小鎮,如今成為全球自行車產業,非但不能掠過,更是舉足輕重的中心。這也讓我想起了曾造訪過,位在義大利北部,因一家車廠而繁榮的馬拉內羅(Maranello)。這個小鎮,出門只有白牌計程車可叫,但卻是「超跑之王」法拉利(Ferrari)的故鄉。

往往,在電影院偷偷拭淚,是一種絕對的私密經驗,總是因某一個鏡頭,照進了心底那個塵封許久、或已經遺忘的角落,產生了生活常軌中所沒有的觸動。

我是這趟逾40人的環島車隊當中,少數在2007年,也和標哥共騎一大段環島行程的車友。那回,標哥因為坐骨神經痛,全程緊綁著束腰帶;左小腿也因為血栓靜脈炎,必須著不透風的彈性襪,他話不多、拘謹,是不隨便喜形於色的「劉董事長」;但這回,卻轉變成為車友們口中的「標哥」,一坐下來休息,他就掏出i phone,和年輕人Line過來Line過去,用《商周》總編輯郭奕伶的話講,「整個人都開了!」

眼前的標哥,像極了我喜歡的「為自己出征」這個故事裡頭,那個原本一身盔甲,隨時準備上馬比武、拯救公主的武士。一開始,他為了要保護自己而穿上沉重護具,卻也因為這一身防護,感受不到吻的暖意和花的香氛;最後,他克服了面對獨處的恐懼等一關又一關考驗,開始接受真正自我,頓時,從內心深處湧出的眼淚,溶解了始終脫不下來的盔甲,因而重獲身心全然自由。

若問我,騎車就騎車,有什麼好淚不淚崩的?我的回答是,絕非出於感傷,而是在這趟旅程,我親身感受到了,什麼是為自己出征的凜然氣魄!

延伸閱讀:
Ubike害台北市自行車店倒兩成》與自行車界的天王們一同環島(下)
成功者的姿勢》與自行車界的「天王們」一同環島(上)

下滑載入更多報導
標哥 巨大 捷安特 劉金標
商周茶館
商業周刊編輯部

每個星期四,熱騰騰的《商業周刊》準時上架。一周出刊一次、一年有52個星期;可是,還是有好多採訪幕後,還有好多現場第一手觀察,還有好多只有記者才看得到的小花絮,在一年一萬多頁的紙本雜誌上,你看不到。《商周茶館》開張,吃完了雜誌主菜,再來茶館喝喝茶;商周記者們把藏在報導背後的許多小故事,和讀者分享。

廣告
留言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