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周

啟動成功關鍵,隨時掌握商周.com最新資訊

提供第一手新聞解析、財經趨勢、專屬活動

已加入收藏
已取消收藏
熱門關鍵字
熱搜內容
現正閱讀
面試專問史地知識⋯⋯通訊軟體Slack市值破150億美元,竟是「哲學男」老闆操盤
畫重點
段落筆記
新增筆記
「請稍等」英文別直接中翻英說please wait a minute!一次掌握,常用的電話對談英文
0
/500
不公開分類 公開分類
儲存
108年商周集團出版品年度盤點通知
我的收藏
稍後閱讀
新增收藏分類

財經 | 焦點人物

面試專問史地知識⋯⋯通訊軟體Slack市值破150億美元,竟是「哲學男」老闆操盤

撰文者:楊少強
商周頭條 2019.10.11 2,945
通訊軟體Slack的創辦人巴特菲爾其實還有另一個很知名的創業:Flickr,身為「科技新貴」,巴特菲爾卻是新創圈內少有的文科背景出身老闆。 (來源:Flickr)

哲學家也能成為科技新貴?他是通訊軟體Slack的創辦人巴特菲爾(Stewart Butterfield)。6月下旬Slack上市後,市值突破150億美元,最大功臣正是他;以哲學思維經營科技,是他立足矽谷的最大本錢。

Slack在今年6月20日上市,當天股價大漲近50%,從獨角獸(公司估值逾10億美元的新創)變成市場上最新一家市值突破百億美元的公司。然而,真正讓Slack與眾不同者,是它的創辦人巴特菲爾。

巴特菲爾

出生:1973年
學歷:英國劍橋大學哲學與科學史碩士
經歷:Flickr創辦人
現職:Slack共同創辦人兼執行長
成績單:《金融時報》稱「最有創意的產品設計者」,身價達13億美元

廣告

科技公司多由工科宅男創立,但巴特菲爾的主修卻是哲學。頂著英國劍橋大學哲學與科學史碩士頭銜,他曾說哲學讓他學會兩件事:「一是文筆清晰,二是以邏輯追根究柢。」

遊戲衍生的副產品,上線8個月成為獨角獸

Slack的命名充分展現這位哲學家的特色。Slack有兩個涵義,一是「可搜尋的所有通訊與知識日誌」,另一涵義是「放鬆」,這也是巴特菲爾的價值觀。他的公司不像其他科技公司那樣爆肝,「每晚6:30以後我們的辦公室都是空的,」他說,員工每週只工作45小時。

巴特菲爾的財富觀也值得一提,他曾用普通人的角度,把財富分成三階段:

第一級是「我不會因為債務而壓力山大」,也就是不須為信用卡、就學貸款煩惱的人。
第二級是「我不在乎餐廳裡食物的價位」,也就是你決定花多少錢吃一餐,不會受到你的財務能力限制。
第三級是「我不在乎旅行花多少錢」,也就是出外旅行,不在乎住什麼飯店、坐什麼艙等的飛機機位。

他認為財富超過第三級後,即使再增加額外財富,「也不會對生活帶來顯著改變,更不會增加額外快樂。」Slack上市後,巴特菲爾身價已達13億美元,大約和頂新集團魏應充同等級,顯然也已到了第三級,但他說,已打算把手上財富都捐出去。

這種精神或許和出身有關。巴特菲爾的父母是嬉皮,這是1960年代後鄙視物質享受、追求身心解放的族群,因此他從小與父母住在孤島上的一間木屋裡,「直到4歲我們才有自來水。」5歲時他家才有電,隔一年他們搬回城市,「因為我要上學。」

雖不熱衷物質,巴特菲爾卻頗有生意頭腦。12歲時他曾向便利商店殺價,然後批發熱狗堡賣到海灘去;14歲時他當推銷員,觀察到電影院前排隊的人比較容易買他推銷的東西,還會給小費。

但更出色的是他的眼光。在創立Slack前,巴特菲爾曾掌管另一家公司Flickr,這是他和當時的老婆一起創立的。Flickr是最早看到上傳分享照片商機的公司,比iPhone早3年、Instagram早6年,後來此公司以逾2千萬美元賣給雅虎。

Slack能成功則是巴特菲爾無心插柳的結果。離開Flickr後,他成立一家公司做線上多人遊戲,不到3年就宣告收攤,這段失敗經歷並非毫無收穫,因為他開發出一套獨特的訊息傳送技術,可以讓玩家在遊戲外使用,這就是Slack。

從上線到成為獨角獸,Slack只花了8個月,還吸引日本軟體銀行等大咖投資。今年前3個月,Slack每日用戶數達1千萬人,包括IBM到叫車服務公司Lyft等都是其用戶,原因之一或許在於巴特菲爾非常重視客戶反應。

2015年開發Slack時,他就在其中加了一條指令,讓用戶可直接將使用意見反映給他們。他說,當時每個月收到8千到1萬則用戶意見,「我們每一條都回覆。」重視門外漢客戶意見、沒有傳統工程師的「技術傲慢」,正是他的一大特色。

相信「故事說得好」,比仰賴完美技術重要

巴特菲爾和傳統科技人的另一個不同,在於他不是只信賴技術,而是相信「說故事」。他學過科學史,發現產品能否成功,人們的信念更重要。Slack問世之初,他發現很難說服人們放棄當時既有的通訊軟體,改用他們的Slack。

後來巴特菲爾開始說故事,從發信給內部團隊,定義創新是「改變人們的使用習慣」,到對外宣稱「未來5年到7年,電子郵件會消滅」,都是要打造人們對Slack的信仰。他認為若故事說不成,就無法讓人們信服,「不論你產品多好、技術多棒,都沒人相信你。」

在這種理念下,巴特菲爾僱佣員工也不只看重技術,更重視人文素養。他面試應徵者的問題是:法國大革命發生在西元幾世紀?說出3個非洲國家的名字?小時候你覺得長大想做什麼?偶而還問簡單的數學題,例如3乘以17等於多少?「事實上很多人答不出來,」他說。

這些古怪問題有其目的,「我不期待人們有正確答案,只希望他們對世界保有好奇心。」但巴特菲爾卻能從此判斷一個人的特質:「通常好的答案會較長。」例如受試者會說想要學什麼、有什麼過去想做但沒機會做的;「壞的答案通常較短。」因此空有技術者也未必能入選,他的公司還因此僱佣已過氣的女演員,也就不足為奇了。

哲學家出身的他,也不像科技狂那樣,從想像未來世界來看待科技。當初開發Slack,他是從現實裡的餐廳得到靈感。「每個服務生都互相注意每張桌子,」他說,若有客人要結帳,服務生會互相通知,「每個人的工作環境不就是應該如此嗎?」他年輕時還玩爵士樂團,喜歡即興演奏,「這樣你就得同時注意每個樂團成員。」這些後來都化約成Slack的內在元素。

巴特菲爾認為理想的公司,同情是重要特質。「如果你能同情別人,你就能做好工作。」展現同情的方式是尊重別人,尤其是尊重別人的時間,因此他對開會的理念是:召集會議者有責任表達清楚、與會者有責任全神貫注,若無法達成此二要求,即使每天例行性會議也會被取消,「等我們確實有需要開會時再來開。」

《紐約時報》(The New York Times)曾要巴特菲爾給年輕人建議,他卻說:「到25歲前我其實什麼也不懂。」甚至他已年逾40歲,也承認很多事他不理解。這點也頗有哲學家蘇格拉底「我唯一知道之事就是我很無知」的味道。

打從20多歲起,他就在研究著名邏輯學家維根斯坦(Ludwig Wittgenstein)。將所有程式功能以次序井然的邏輯呈現在一般人面前,正是巴特菲爾的專長,他的崛起象徵著文組在科技界也能出頭天。

《金融時報》(Financial Times)稱巴特菲爾是「最有創意的產品設計者之一」,他的角色是科技與一般人間的橋梁。正如《富比世》(Forbes)評價:「無用的文組也能成為矽谷當紅炸子雞。」這正是巴特菲爾的最大價值。

責任編輯:周盼儀

下滑載入更多報導
slack 上市 獨角獸
商周頭條
商業周刊編輯部

除了每個星期四,熱騰騰準時上架的《商業周刊》以外,「商周頭條」將提供你來自商周記者第一線的採訪觀察、更即時的時事話題分析,與更深度的觀點分享。

廣告
留言討論
下滑接續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