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周

啟動成功關鍵,隨時掌握商周.com最新資訊

提供第一手新聞解析、財經趨勢、專屬活動

已加入收藏
已取消收藏
熱門關鍵字
熱搜內容
現正閱讀
朝自己的路邁進:用雙手走出不後悔的人生
畫重點
段落筆記
新增筆記
「請稍等」英文別直接中翻英說please wait a minute!一次掌握,常用的電話對談英文
0
/500
不公開分類 公開分類
儲存

財經 | 焦點人物

朝自己的路邁進:用雙手走出不後悔的人生

撰文者:史賓瑟.韋斯特、蘇珊.麥克克雷蘭
非讀BOOK 2012.12.26

超人之路  

出生時,因為先天的骶骨發育不全症,醫生宣布他可能活不過青春期,但他不但活了下來,而且活得很精彩。他是周大觀文教基金會「2011年第十四屆全球熱愛生命獎章」得主,也是「解放兒童基金會」代言人,今年三十一歲的史賓瑟‧韋斯特。

▲圖中,史賓瑟‧韋斯特 (來源:《春光出版社》提供)

他沒有腿。三歲動第一次截肢手術,切除膝蓋以下;五歲動第二次截肢手術,切除膝蓋以上。但他從未因自己的身體和別的孩子不一樣而畫地自限,他照樣做一切想做的事。他在學校裡參加戲劇社、橄欖球隊,甚至啦啦隊;他全科都拿A;他和父親一起去釣魚、打獵,但他並不喜歡打獵,因為「我不認為自己有權奪走另一個生命」;他從十四歲起打工,為自己賺取之後的大學學費;他得到高中畢業時的最傑出學生獎,以及一份進大學的獎學金;後來他還到非洲肯亞去幫忙建造當地的兒童學校;如今更成為巡迴各地的演說家,講題就是他自己,一個活生生的見證,以他燦爛的笑容告訴別人:「我們誰不是唯一且特別的呢?只是我的不同處剛好是外表,因為我沒有腿。我可以用我的故事來讓學生明白,我們都可以朝別人伸出援手。」

勇敢樂觀的史賓瑟來自美國懷俄明州一個普通卻不凡的家庭。他的家人,尤其是他的母親,並沒有逃避他天生的殘疾,而是全然的接納,她放手讓他做所有小男孩喜歡做的事,當別人覺得母親對他應該有更多保護的時候,他的母親回答:「我不想把史賓瑟教成會依靠別人的人。如果我們什麼事都幫他做,他會開始覺得自己不一樣,也就不肯學著照顧自己了。」這樣的家教使他從小就有健康的心態,不自憐不自卑。也因此他拒絕穿上假腿,「我不想假裝成一個不是我的人。」他希望別人可以接受他真正的樣子,一個身高兩呎七吋的人。這是真正的自信。

廣告

他的成長過程當然並非總是陽光普照,別人異樣的眼光、中學時的被排斥與霸凌、大學時的找不到方向……但不論前方有什麼阻礙,他都相信自己可以超越。他認為人生裡的苦難是一場英雄之旅,也把美國作家瑪麗安娜‧威廉森的話牢記在心:「我們最深的恐懼並不是怕自己不夠好,而是我們的力量無遠弗屆。最讓我們害怕的,是我們的光芒,而不是黑暗。我們自問,我憑什麼聰明、漂亮、有天分又優秀?但你該問的是,你憑什麼不是?你的妄自菲薄幫不了這個世界……只有讓自己的光芒閃耀,才會不自覺地引領他人也這麼做。」

這樣的史賓瑟不但沒有被自己困住,沒有讓殘缺的身體成為心靈的牢獄,而且還成為「解放兒童基金會」的代言人,到世界各地貧苦的地方,以自身為見證,鼓舞當地孩童。為了替孩子募款,他甚至接受魔鬼訓練,攀登非洲第一高峰吉力馬札羅山。

多年前,在第一次截肢後的第二天,三歲的史賓瑟曾經伸手去摸剩下那截腿上的繃帶,然後開始哭泣。但當他的母親把他抱在懷裡,讓他的淚流乾之後,問他長大以後想當什麼時,他還是以充滿自信的語氣回答:「超人!」

如今,用雙手走出非凡道路的他,真的辦到了。他真的當了超人。

廣告

史賓瑟的故事都在這本書裡了,關於夢想,關於信心,關於勇氣與奇蹟。就算失去了雙腿,仍然沒有什麼能夠阻礙他的前進。他都可以,我們一定也可以。

知名作家  彭樹君


2008年三月。在我動身到肯亞之前的幾年,我一直感到焦躁不安。我的人生從來就不尋常,我在青少年時期的成就,包括身為女性啦啦隊裡絕無僅有的男性之一,贏得了州冠軍、參加音樂劇表演、接受全州電視專訪,並因為自願在學校辦公室幫忙和學業成績優異而贏得獎狀。但我想,在你看來,我身上最不尋常的一點是做到以上這些事情,卻完全沒有使用到腿。我生來骶骨就發育不全,這種稀有病症使得我無法控制或運用雙腿。在我三歲時,醫生開始替我截肢,最後我的腿只比兩根大茄子(老實說我不是很喜歡這種蔬菜)長一點點。

儘管如此,在我出生、長大的懷俄明州,靠著偉大的家人、朋友和小鎮裡那些支持我的人,我卻活得好好的。要是沒有這些人,我絕對不可能完成前面所說的那些事。別人並沒有給我特殊待遇,我是史賓瑟.詹姆士.韋斯特,身高兩呎七吋,愛開快車,每次畢業舞會都跟最要好的朋友瑪西同進同出。我只是個擁有大夢想和大把勇氣的矮冬瓜,而且我很愛笑。

但是,在去肯亞之前的那幾年,我發覺自己過的生活很普通:工作穩定、薪水還不賴,只不過卻是在一個不需要太花腦筋、甚至還不怎麼吸引我的行業裡。我覺得自己好像快要被淹沒了。但我知道地球上的每個人來到世上都有理由,我知道我的存在也有意義。我有天職。

只有一個小問題:我不知道我的天職是什麼。

我的好友李德.柯文,幾乎從我倆在2002年認識那天,就說我應該去當勵志演說家,他說我可以激勵別人。當時我在猶他州鹽湖城的西敏大學念書,主修傳播研究,同時也在Old Navy服飾店裡兼差當店員。那年冬天某日,李德大搖大擺地走進店裡,我們很快就成了好朋友。

「演說家!」他會一再地說。「這就是你的天職!你可以激勵別人!」

「我很無聊耶。誰會想聽我說話?」我通常都這麼回答。

沒有人針對我的天職提出其他建議,當時我自己肯定也不知道。於是,跟很多年輕人一樣,我陷入了害怕的恐慌當中。我毫無目的地混日子,生活失去了熱情。然後李德問我願不願意去肯亞,幫他和他家人為「解放兒童基金會」建一所學校。剛開始,我並不確定這是不是個好主意。

然而,我想要找到人生的路,忠於抱負與自我。我必須讓想推動我的那股力量推動我,我必須持續這段旅程。於是,我搭上飛機前往非洲。

飛機低低地飛過賽倫蓋堤,我看著斑馬和牛羚被飛機引擎的聲音給嚇著,往四面八方跑開。從飛機的窗戶看著下方的野生動物,我有了一個念頭:也許我應該當野生動物保護家?我還在想我來到肯亞的各種可能原因時,飛機已降落在一座泥地機場。我走下飛機,眼前是起伏的山丘、大草原和壯觀的洋槐樹,放眼四周,一望無際。

蘿賓.衛左瓦提是來自芝加哥地區的美國人,已經在肯亞住了好幾年。我們下飛機時,她來接我們。蘿賓帶我上了一輛白色Land Rover,她在路上對我說明,「解放兒童基金會」不只建造學校,也推行乾淨用水專案以及健康和衛生計畫。他們也幫助包括女人在內的馬賽人發展、經營自己的小生意。「解放兒童基金會」不只為兒童提供教育,也為成人尋找賺錢的其他方法。

「讓我教你幾句你該知道的斯華西里語,這樣你遇到馬賽人的時候就用得著。」蘿賓說。

哈巴里亞科?「你好嗎?」
阿山得薩那。「非常謝謝你。」
沾波,拉法克。「哈囉,朋友。」

第二天,那輛Land Rover顛簸著開下一座小丘,又往上開進伊摩里鳩伊村。沿路有各個年齡層的小孩,他們聽到汽車的聲音,全都放下手邊正在做的事,跑向我們,一面揮手大喊「沾波」。那景象令人屏息。這村子裡全是洋槐樹、玉米田,還有用泥土、牛糞和草根搭成的美麗卻樸素的屋子。這裡的村民不用木頭、鋼筋或塑料來圍住各自的財產,他們用的是仙人掌。

我們的車顛簸地駛過坑洞,樹木、灌木叢的尖刺大如虎爪,不斷地打在車身上,最後車子終於開到一塊空地中央。司機把車開進這塊大小如橄欖球場的空地,周圍有五棟大如網球場的水泥建築。

我一下車,就被蜂擁而上的小孩圍住─他們穿著寶藍色的學校制服裙子或褲子,上半身則是乳白色的棉質襯衫。有的小孩頭髮削得短短的,有的小孩則大大地露齒而笑。一個小男生伸手摸我,然後又馬上縮回去。

「沾波,拉法克。沾波,拉法克。沾波,拉法克。」我說,他們也說,我們一直重複這麼說。

一群小孩全都擠在建築外跳上跳下的。蘿賓跟他們站在一起,說:「他們想問你幾個問題可以嗎?我來翻譯。」

「當然好。」我說。我用手撐著走出教室,跟那些小孩面對面,其中年紀比較小的小孩跟我差不多高。我把身體往上撐到停在外面的輪椅上。

「你從哪裡來?」一個大約十三歲的高個子女生先開口。

「我從美國來。」我回答。

「哦─」這群小孩同聲說。

「你怎麼來的?」一個缺了顆門牙的男孩接著問。

「搭飛機呀。」我邊說邊指著天空,然後像鳥一樣上下揮動雙手。年紀小的孩子們都咯咯笑了。

「你信教嗎?」一個大約八歲的孩子問我。我得想一想才能回答。

「嗯,我有信仰,」我終於回答。「但我不去任何教會拜神。我的信仰就在這裡。」我說著合攏雙手,把手放在胸口。

三個很年幼的孩子踏步上前,用手輕輕摸著我的胸口。

「你是醫生嗎?」另一個小孩問。

我大笑。「不,我……我……我遵循另一條路走。」在這麼說的同時,我心裡也想:我只希望知道該怎麼找到那條路。

「你坐輪椅會很難行動嗎?」一個女孩問。我笑了。通常這是小孩會問的第一個問題。

「不會。」我回答。 

我請蘿賓叫大家退開些,然後推著輪椅往那女孩的方向前進,來到她面前時,我蹺高一側的輪子,連人帶輪椅像陀螺那樣地轉起圈來。

「哇!」小孩開心地喊。等大家靜下來,剛才那個女孩又舉手發問。

「你知道的,」她說:「西酷加、赫優、基杜、英格飯以加、瓦長故、皮亞。」

聽著蘿賓把女孩的話翻譯出來,我的眼睛睜大─「我不知道這種事情也會發生在白人身上。」

蘿賓傾身向前,壓低聲音對我說話。「史賓瑟,你今天讓孩子們學到了寶貴的一課。不管我們從哪裡來、皮膚是什麼顏色,我們在生活上都有必須面對的難關,無論你是北美人還是非洲人。」

我覺得眼角開始泛淚。

「看到那邊那個男的嗎?」蘿賓繼續說,一面指著一位高大壯碩的男子。那人站在學校工地旁,正眺望著草原。「他叫保羅。剛剛你在校舍裡,他把我拉到一邊。他說他覺得你很特別─你到這裡來是很特別的事。你是個非常棒的模範,讓大家知道世上沒有不可能的事。如果一個像你這樣沒有腿的人,都可以長途旅行,到這裡幫忙建造學校,那世上簡直沒有做不到的事了。」

我望著剛才說話的那個女孩。「阿山得薩那。」我用唇型示意。

「好了,」蘿賓接著說,一面拍了拍手。「孩子們要替你唱首歌。」

這群小孩同聲以斯華西里語唱起一首歌,蘿賓翻譯給我聽:我們在原野上玩,我們摸摸頭。我們在原野上玩,我們在跳舞。

接著他們左右扭屁股,同時開始轉圈。

我坐在輪椅上,跟他們一起拍手、跳舞。歌唱完之後,他們要我唱一首英文歌。我把熟悉的歌曲想過一遍,決定唱每次感到悲傷、憂鬱就會聽的那首芭芭拉.史翠珊的〈A Piece of Sky〉。

我唱完後,蘿賓把其中幾句歌詞翻譯給孩子們聽:告訴我,在哪裡,寫在哪裡?我該成為什麼樣的人?而我不敢……

一開始,我並沒有多少時間和那些學生好好相處。我立刻被李德帶走,去幫忙建造學校。其中一棟大樓的地基已經挖好了,也建好了半面牆,或許是馬賽村民還是比我們早來一步的「解放兒童基金會」人士建的。我幫忙鋪水泥,再用泥刀抹平。我抹了一排,然後又一排。身上髒了、流汗了,但在學校工作的那四天裡,我很享受每一分鐘,能替這所新學校出力,讓我有很大的成就感。

那天晚上我們在營火旁吃晚餐,蘿賓跟我提起工頭保羅,就是那天下午在學校看到我,然後去找她說話的那位。保羅說他覺得自己很渺小,因為我處在這種情況下,都還有這麼大的勇氣和意願,旅行到這麼遠的地方;他說他想跟我握手,但並沒這麼做,因為當時所有的小孩都跟在我後頭。但或許他明天會有勇氣。蘿賓也說,這兒的負責人也一樣覺得欽佩。他對她和稍早集會的學生說,他們能有這麼了不起的老師,實在很幸運。我非常感動,不知道該怎麼表現我的感激和謝意。

那天晚上入睡前,我聽到肯亞的那個小女孩說:「我不知道這種事情也會發生在白人身上。」我想起我親愛的家人,他們從沒讓我覺得自己身患殘疾。

你到底為什麼到這裡來?我輕聲自問。

然後一個事實擊中了我。李德說得對。我可以激勵別人,不管長相、出生地和別人的期望,仍然可以去做他們想做的事、去愛自己。畢竟,我們誰不是唯一且特別的呢?只是我的不同處剛好是外表,因為我沒有腿。

我可以用我的故事來幫助學生明白,我們都可以朝別人伸出援手。身為演說家,現在我的職責是「傳遞火炬」給其他人,幫助他們了解自身的力量足以改變現況。如此一來,既可以藉此提及世界上那些做過大事的偉人,同時也能向曾經幫助我的導師們致敬。

然後我想起曾在保羅.科爾賀的《牧羊少年奇幻之旅》書中看到的一段話:「……在夢想實現以前,天地之心會不斷試煉你在這一路上所學到的一切。這麼做並非出於邪惡,而是因為這樣一來,我們不只能夠實現夢想,還能熟悉在朝夢想前進途中所得到的各種教訓。大多數人卻會因此而放棄。」

但我拒絕放棄。跟《牧羊少年奇幻之旅》裡面的牧羊少年一樣,我發現那條路一直都在我眼前-從我出生的第一天起。

書籍資料

書名:朝自己的路邁進:用雙手走出不後悔的人生
作者:史賓瑟.韋斯特(Spencer West)、蘇珊.麥克克雷蘭(Susan McClelland)
譯者:韓宜辰
發行日期:2012年12月06日

出版社:春光

史賓瑟.韋斯特(Spencer West)

史賓瑟.韋斯特身兼數職。他是傑出的演說家、大學畢業生、天生的惡作劇咖、卸任的啦啦隊員。他同時也是沒有腿的年輕人。

五歲時,醫生決定截除他骨盆以下的部位,好讓他更便於行動。但他從未因此裹足不前。

史賓瑟.韋斯特這人很好玩。他總有辦法逗你笑,再不然也能牽動你的嘴角──這是他從小就會的伎倆。一輩子都在克服障礙的史賓瑟,總是面帶誠摯的笑。今天,身為「從我到我們」的知名演說家,史賓瑟以他的故事感動了全世界數百萬的人。他演說時,曾跟美國前副總統高爾、米亞.法蘿、珍.古德以及他的音樂偶像傑森.瑪耶茲同台。

這是史賓瑟的第一本書。他(沒有環遊世界的時候)住在多倫多。

蘇珊.麥克克雷蘭(Susan McClelland)

蘇珊是《The Bite of the Mango》的共同作者,該書曾榮獲多個獎項,包括二○一一年紅楓獎、IBBY殘疾青年傑出書籍獎、二○○九年諾瑪弗萊克獎,以及國家親子出版獎金牌。她的作品散見於《讀者文摘》、《Maclean’s雜誌》、《倫敦時報》、《Glamour》、《Marie Claire》、 《環球郵報》和《The Walrus》雜誌。二○○五及二○○八年,她因有關人權的傑出報導,榮獲國際特赦組織媒體獎。她和大部分的家人目前在多倫多和蘇格蘭兩地生活。

下滑載入更多報導
截肢 史賓瑟‧韋斯特 周大觀 非洲刺李心得 超人 肯亞
非讀BOOK
出版社

蒐羅與財經、職場、生活相關書籍內容介紹及書摘,協助讀者快速閱讀書籍精彩內容。

廣告
留言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