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周

啟動成功關鍵,隨時掌握商周.com最新資訊

提供第一手新聞解析、財經趨勢、專屬活動

已加入收藏
已取消收藏
熱門關鍵字
熱搜內容
現正閱讀
哈佛畢業後,我兩次砸毀人生,終於在啤酒中找到自己...體會到:大部分的風險,不是風險
畫重點
段落筆記
新增筆記
「請稍等」英文別直接中翻英說please wait a minute!一次掌握,常用的電話對談英文
0
/500
不公開分類 公開分類
儲存
我的收藏
稍後閱讀
新增收藏分類

財經 | 焦點人物

哈佛畢業後,我兩次砸毀人生,終於在啤酒中找到自己...體會到:大部分的風險,不是風險

撰文者:吉姆.庫克
商周讀書會 2017.08.03 11,390
Sotaro OMURA@Flickr CC 2.0

(編按:此文作者是波士頓啤酒公司創辦人,也是Samuel Adams Boston Lager這款當紅精釀啤酒的催生者。波士頓啤酒公司目前是美國第二大精釀酒廠。)

在我的童年中,老爸的信條就是:每個問題都有解決之道。這種樂觀卻務實的觀點,幫助父親克服了自創事業時或許有過的恐懼,而且我可能要補一句,這在他的餘生中也幫了他一把。

父親八十歲時,多年前換的髖關節就不行了,走路變得極為痛苦。同時,媽媽罹患了帕金森氏症,這樣的情況使他們那些退休的「黃金歲月」化為泡影。父親原本可以輕易就感到無能為力並陷入憂鬱,但有一天吃午飯時,你知道他跟我說了什麼嗎?他說:「吉姆,你相信嗎?我八十歲了!太厲害了,我從來沒想過活得了八十歲。我們家族沒有人辦到過。真了不起!得到這麼多讓我很開心。」

廣告

我還是小孩時,就天天看著老爸展現出務實的樂觀。但我不只是耳濡目染,還親身實踐。洗衣機壞掉時,老爸和我就帶著工具箱到地下室,把東西拆開,搞清楚毛病出在哪裡。我姊姊到了可以開車的年紀時,老爸和我有一個月會每天晚上走到外面的車庫,把生鏽的老福特敞篷車修好給她開。我們把補土和玻璃纖維填在車身面板上,把外層拋光,黏上膠帶,噴漆。當我們想把後院圍起來防狗時,老爸就弄來一輛裝滿圍籬柱的拖車,讓挖柱器陪我們度過週末。我還記得看到那輛拖車時,心裡想著:「哦,爛透了。」但我們架了五百英尺的圍籬,一次一個洞,圍籬最後撐了二十五年。

我們樂於一起從事家庭活動,但我最記得成長過程中的活動都跟工作(而非玩樂)有關。沒有任何工作是「髒」活;所有的工作都很值得,被當成手藝來看重。有一年,我和家人在自家農場種了數千棵耶誕樹。有時候,我和哥哥會去老爸的公司,幫他把化學用品裝桶。(當時我們並不曉得,這些化學用品都是致癌物,包含了芳香烴溶劑,像是三氯乙烷和四氯乙烯,不過都很好聞。)我在青少年時就做起生意,夏天是割草皮,冬天是鏟雪。有一年夏天,我是替行車道上瀝青。我必須把這些八百磅重的巨大桶子弄下卡車,並把瀝青滾壓到柏油的裂縫裡。我從頭包到腳,連在夏天正熱時也是,以免瀝青碰到皮膚。

這一切雜務和粗活強迫我去解決問題,靠著自己的資源去做。當阻礙出現時,我會想:「好,解決之道就在那裡。也許我看不到,但它就是存在。把答案找出來所需的一切都在我心裡,假如拚了命還是沒看到答案,也許得重新來過。到最後,我就會看到了。每個問題都有解決之道。」

到了三十五歲左右,開公司跟我嘗試過的其他實務似乎沒有根本上的不同。對於要拋開生活的穩定與熟悉,我並不害怕,因為我知道,船到橋頭自然直。就算問題的解決之道沒有立刻浮現,我也知道只要堅持下去,就會找到。要保持正確的心境,就會看到解決之道。

大部分的風險都不是風險。做自己所愛的事,並非展開新生活的唯一理由。你這麼做,還能找出自己愛的是什麼,或是避免在你覺得不適合自己的軌道上走得太遠。

創辦波士頓啤酒公司,其實是我第二次把人生給砸掉。之前有一次,我察覺到自己置身在錯誤的職涯軌道上,就把列車停下來,自己下車。

那年是一九七三年,我二十四歲,並沒有朝著我在乎的事邁進,而去念了研究所,哈佛的法律碩士/企管碩士雙修學程。我大學上的就是哈佛,此時我覺得自己宛如「十九年級」,窩在跟子宮沒兩樣的地方。我開始立下永久的許諾和抉擇,但我知道自己並不想從事法務工作,或是在大公司上班,而我的同學都是走這兩條路。一定有別的選擇,但我不曉得是什麼。我怎麼可能會知道?除了念書,我一輩子什麼都沒做過。

我覺得綁手綁腳,就像是在湍急的河裡往下漂流。假如我繼續朝畢業邁進,就會被沖進我不想要的人生激流裡。唯一的選擇就是把朝著「餘生」而去的動能給停下來,於是我就這麼做了。我寫信給哈佛法學院和哈佛商學院的院長,向他們報告我要退學。他們勸我三思,因為假如我想回去,就必須重新申請入學。但我決定了,我不想隨波逐流。

我有個朋友在「拓展訓練」(Outward Bound,編註:又稱外展教育)當指導員。那是密集的戶外課程,設計來鍛鍊強健的心智。由於大學時愛上了健行、攀岩和其他戶外運動,並在幹勞力活時存了一點錢,我決定在夏天時去試一試。我去了科羅拉多分校實習,結果是很棒的一步。拓展訓練讓我有機會打開心胸,從遠離哈佛的新視野來看人生。

探險時,我們的食物並不是就地取材(有毒的植物看起來跟安全的沒兩樣,你能捕到和宰殺的動物則多半有病),相反地,是把所需的雜物裝在四十磅重(約十八公斤)的行囊裡:兩週的食物、燃料和衣服,直到補給為止。我們遠離塵囂,完全自給自足。每天早上,我們起床看著地圖,搞懂下一個營地要怎麼去。二十八天的課程中間會有「單飛」,意思是每個人有三天是完全一個人。你有的東西就是防水布和睡袋、你待的地方、六根火柴和一打鹹餅乾,還有筆記本。那是大多數人一輩子都不會有的經驗。沒有人,沒有書,只有自己的思緒。野外的孤單與寂寞起初很怪,但我很快就習慣了,我得以把他人期望的重量擺在一旁,正視真正的自己。

夏天很快就過了,最後我升任為正職指導員。我習慣了不住在定點,有時候是從一個補給站到另一個。我發現沒有實質的責任很痛快,除了對自己以外。那時的人生是一塊空白畫布,天天都是新的選擇。

接下來三年,我都在拓展訓練的學校,包括科羅拉多的山區、德州的沙漠、奧勒岡的山區、明尼蘇達的湖畔,以及加拿大卑詩省的河畔與山區。到了冬天,我就離開拓展訓練,花許多時間在劍橋、西雅圖和辛辛那提打零工和接案子。即使返回了文明,我的週末也是在登山、攀岩、划橡皮艇、滑雪、划獨木舟和當背包客中度過。我多半是爬西北太平洋步道(Pacific Northwest),那裡還是有我沒爬過的山峰。北瀑布(North Cascades)則有山峰會讓我在眺望全景時,對自己說:哇,可能從來沒有別的人類站在這個地方。

回頭來看,那有點像是我對人生的做法──標記出自己的路。或許看起來像是我「退了學」,就字面上的意義來說也是。我在行動時並沒有特定方向,也沒有特定目標。

在哈佛同學的眼中,我看起來像個魯蛇。但我也為當創業家奠定了人生的基礎,自認是在累積實力。

你應該做出人生中的重大轉變嗎?該換部門或接下新職務嗎?該辭職去創業嗎?我沒辦法告訴你答案。但我倒是知道,在工作和職涯上,你不該將就。假如你很拚,應該會覺得滿足而有意義。工作是人生與認同中不可輕忽的一部分。適合你的職涯就在那裡,值得多加探尋,甚至花好幾年去找出來。去冒點險,有必要的話,全部砸掉,然後重新開始。畢竟大部分的風險其實都不是風險,浪費生命去做自己不喜歡做的事,一次又一次妥協,才是最大最大的風險。

書籍簡介

書名:創業,先滿足自己的渴望!美國最大精釀啤酒推手的經營冒險題
作者:吉姆.庫克
出版社:商業周刊
出版日期:2017/07/20

他最暢銷的一款精釀啤酒,花了30年達到美國啤酒市占率1%!
吉姆.庫克光榮地說:「我們從看不見開始,成長到無敵小,變成極小,而來到了微小,現在終於算得上『小』了!」

下滑載入更多報導
哈佛 啤酒 畢業後 體會
商周讀書會
商業周刊出版部

「商周讀書會」集結《商業周刊》出版的精選書摘。歡迎加入FB粉絲團商周讀書會商周閱讀網,精彩好書不錯過!

廣告
留言討論
下滑接續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