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周

啟動成功關鍵,隨時掌握商周.com最新資訊

提供第一手新聞解析、財經趨勢、專屬活動

已加入收藏
已取消收藏
熱門關鍵字
熱搜內容
現正閱讀
緬甸當律師,跳級接中日百億元大案
畫重點
段落筆記
新增筆記
「請稍等」英文別直接中翻英說please wait a minute!一次掌握,常用的電話對談英文
0
/500
不公開分類 公開分類
儲存
《商業周刊》1665期-訂戶雜誌寄送預告
我的收藏
稍後閱讀
新增收藏分類

財經 | 焦點人物

37歲台大法律碩士

緬甸當律師,跳級接中日百億元大案

撰文者:吳中傑
台灣哥倫布 2017.04.20 5,171
看見仰光河兩岸的地貌與開發計畫,曾勤博斷定這裡就是未來的浦東,將與緬甸和美國等地的律師夥伴,一同攻下這片新上海灘。
看見仰光河兩岸的地貌與開發計畫,曾勤博斷定這裡就是未來的浦東,將與緬甸(左)和美國(右)等地的律師夥伴,一同攻下這片新上海灘。 (攝影者:郭涵羚)

除北韓外,亞洲最晚開放的國度
清晨的大金寺,人們承襲千年慣習在上班前禮佛,
寺院外,和尚辦起信用卡,八成人民使用智慧型手機。
追上鄰國成為新動力,拉著這個國家前進。

「站在那,你會看到(仰光)河的對岸,一個很強烈的感覺,那就是浦東新區,河的這一岸就是外灘,沿著馬路走,會看到英屬時代的渣打銀行、以前的中國銀行,這完完全全就是外灘!」

這是第一位、也是目前唯一在緬甸開業的台灣律師,德信律師事務所合夥人曾勤博,回憶起四年前,他爭取當時任職的新加坡事務所派駐來剛解禁的緬甸,乍到仰光時,站在最高樓「櫻花塔」(Sakura tower),眺望仰光河兩岸的情景。

來到緬甸的第一週,他實際走進茅草屋林立、連柏油路都未普及的仰光河對岸德拉(Dala)。

廣告

小檔案_曾勤博

出生:1980年
學歷:美國西北大學法學碩士、台大法律碩士
經歷:上海德勤律師事務所、新加坡謝凱文律師事務所
現職:德信律師事務所合夥人
國際經驗:美國、中國、新加坡、緬甸

這裡,外資公司年增百倍
菜鳥級律師月薪是台灣兩倍


一瞬間,仰光河兩岸的地貌與城市規畫,和他熟悉、曾工作過的上海浦東,在眼前重疊,映射出這裡三十年後的繁華光景,「你看到路上好舊、好舊,但那一秒鐘你感覺到,這一刻是它最老的臉孔了,它不會再老,只會每天往前跑,高速、而且跳躍式的往前跑!」

「中國、台灣,我們都錯過它的發展軌跡了,來到這裡像搭時光機,到一個你過去沒參與到的時代。」

的確,數字,也驗證了曾勤博的眼光。2012年緬甸有限度的放寬經濟管制之前,近十年時間,每年新設立外資公司僅有不到三十間,之後,呈百倍增長,每年新設的外資企業從五百家到一千二百家不等。

隨著外資搶進,法律諮詢的需求也倍數攀升,日、韓、星、英、美等國的律師事務所都在緬甸設立據點。緬甸的人均GDP僅台灣十九分之一,但當地剛畢業、精通英文與緬文的初階律師,月薪平均能有新台幣六萬到九萬元,不僅是當地一般白領月薪約百倍,也是台灣新手律師的一.五倍到兩倍。去年曾來緬甸參訪的台灣大學學務長陳聰富也感到驚訝,鼓勵法律系畢業生多到緬甸等新興國家發展。

看著眼前閃耀的光景,曾勤博毅然在派駐緬甸三年後,與三位合夥人共同創業,目前所內有十位員工,來自美國、中國、緬甸與台灣,辦公室設立在仰光最新的商辦大樓,每平方米的租金比台北101還高,中國華為、泰國航空、玉山銀行等外資都在此設點。

事務所內多國籍的員工組成,就像三十七歲的他,過去十年拎著行李箱,旅居五國的一趟漫長征途。

他讀台大法研所時,就已經考上律師開始執業,其後至美國西北大學攻讀法學碩士,再先後到香港、上海與新加坡工作,緬甸是第五個駐紮地,卻不是終點。他透露,五到十年的中長期規畫中,計畫再拔營,向印度、巴基斯坦或中東國家移動。

「他是一個不甘於過安逸生活的人,一輩子的時間或機會就這麼幾次,假如左邊是穩定,右邊是大好大壞,他會選擇不虛此行的那一條路。」曾勤博好友、關鍵評論網執行長鍾子偉表示,通常,多數人理性上知道新興市場機會較多,但很少人真的行動,「他是我認識極少數,看過很繁榮的光景、也體驗過那種生活,但願意放下一切,去投資五到十年後前景的人。」

中石油、日本經營之聖都是客戶
「這國家發生任何一件大事,可能都與你有關」

四年前,曾勤博剛到緬甸的時候,生活並不好過,每年逾五個月的雨季,時常一下雨就淹水,市區動輒停電,對於當代人如同空氣和陽光一樣重要的手機SIM卡,一張甚至要價二千五百美元、接近新台幣八萬元。

但是,正因為抓住了需求大於供給的缺口,他成為少數卡位緬甸,擁有豐富亞洲經驗的中文律師,包括全球市值第三大的中國石油、中國工商銀行、日本的經營之聖稻盛和夫旗下的電信商KDDI等企業,都是他的客戶。

在成熟市場,這類客戶通常是跨國律師事務所才有機會接案。他也參與過緬甸西南部、設立經濟特區的皎漂港開發等大型公共計畫,參與案件金額達新台幣數百億元,他和團隊的收費,單一案件則從新台幣數萬元到千萬元不等。

曾勤博自言,在成熟國家,他只是成千上萬律師的其中一位,但在緬甸,「這個國家發生任何一件大事,可能都跟你有關……,這種成就感很難(得到),是市場給你的機會。」

但,並非卡位得早,就一定能享有「高溢價」;還必須能夠解開領帶、挽起袖子,走到最前線。首先,他在物理意義上走入第一線。

緬甸是個歧異程度不亞於印度的國家,人口約五千四百萬,主要種族超過十種,雖然近九成國民信仰佛教,但伊斯蘭教、基督教、天主教和印度教在許多地方也相當興盛。並且,緬甸經歷軍政府逾半世紀鎖國,資訊不透明,從英文與中文文獻能取得的公開資訊相當有限。

開會翻山越嶺、小島也得去
007電影情節是他生活日常

因此,他墊高競爭門檻的第一步,是「行萬里路」。

緬甸的東西南北,他都曾親自走過。例如,在若開邦北邊的皎漂工業區,平時因為政府有管制,一般人進不去,他隨客戶訪查過;南部靠近泰國邊境的土瓦經濟特區,他也跑;東邊的撣邦,占緬甸國土四分之一大的行政區,內部還有許多民族地方武裝,他也沒有畏色的踏上,更不說奈比多、瓦城等都市。

「你很難想像,在緬甸國內旅行,要帶著護照,很多地方,例如你走八號公路,過了毛淡棉再往南,就會遇到關卡,進到土瓦前他要檢查護照、入境章。」

最跋山涉水的一次,是他接受一位中國客戶安排,到印度洋上的小島,實地訪察該客戶預計開發的項目。當時先搭國內線飛機,下機後登記護照,換乘軍車,翻山越嶺數小時後,再穿過一個海軍基地,換搭漁船到海中的小島,「島上有一間鐵皮屋,很多人都在那,很難想像他們會聚在這個奇怪的地方開會。」曾勤博說。

這些聽起來像007電影中政商層峰密會的情節,卻是他在緬甸的日常。

律師在緬甸,多半非處理法律紛爭,而是在商業投資的前端給予諮詢,角色近似顧問。行腳各地,便是為了說服各國來投資的客戶,自己真正理解這塊土地,能給出體察各地民情差異,精準的建議。

這裡,沒什麼本分內的工作
法條翻譯到稅收建議全得做

他也在心理意義上走在前線,得做許多非本分內的事,與這個國家一起成長。

這一些非本分內的工作,大至翻譯法條,小至對稅收制度提出建議。例如,現在每一個人都能在緬甸投資委員會下轄機構的網站上,下載到中文版的《緬甸投資法》,這份長達十七頁、共一百零一則法條的文件,便是由曾勤博和其所內律師共同翻譯,並署名其上。

在緬甸,很多法律詞彙,無法直接對應到中英文的用語和概念,「緬甸很多法規是西元一八九幾年時在印度設立,你需要做時空上的轉譯。你拿一百年前的概念,對照現代的例子,這是『多重緯度』上的翻譯。」

將外國的經驗帶入、幫助緬甸政府設立制度,更是家常便飯。「套一句大陸的說法,就是你『刷臉都刷熟了』。」

「做一個律師在台灣,你可以什麼都不管,只管法律,」曾勤博說,在成熟市場,律師管好法律本分內的事就好,「但在初步發展的市場,很多時候,法律只是你起步的出發點而已。」

「重點是哪裡給你機會」
從港中到星緬,下一站:印度

更遑論還有無法避險的政治風險,他在緬甸,曾經歷種族衝突、戒嚴、甚至政黨輪替前外資全部跑光的窘境,曾勤博坦承:「政治風險,可能讓你的投資一夕全無,一夕之間這國家又關起來,緬甸不是沒發生過這樣的事。」

風險與機會,他怎麼衡量?他半開玩笑的對我們說,「對於一個打工的人啊,check list(檢查表)第一個是薪資,你收入是不是更好?」

更深一層,曾勤博盤算的,是每次移動所積累的經驗,能否讓他擁有更高價值?

「有些東西(經驗),你積累幾年,轉手再賣,都是還有市場價值的。」他以自己近十年前從中國移動到新加坡為例,是因為明確知道,當時中國經驗在新加坡值錢,因此選擇移動;四年多前來到緬甸,也是同樣邏輯,「你在東南亞這些國家,對某一個市場的純熟,拿回新加坡都能賣。」我們估計他目前年收入至少新台幣五百萬元,他未置可否。

享受高溢價,但也得付出較高的生活成本,包括便利性、友情、親情甚至愛情。難道從沒想放棄?

他淡淡的說,儘管在曼谷、胡志明、新加坡等地方,「你都能過上很體面的生活,但你關照的重點,是哪裡給你機會,對吧?」

「在台灣,你會覺得東南亞、印度跟斯里蘭卡這些地方都很遠,但站在這裡看,其實很近。」

這位長征律師,正眼望著閃耀金黃光芒的亞洲大西部,對我們細數孟加拉的輕工業、中國在斯里蘭卡與巴基斯坦的投資,以及印度從低端到高端各式崛起的商機,規畫著他的下一站:跨越印度洋。

下滑載入更多報導
緬甸 曾勤博律師 曾勤博
台灣哥倫布
記者群

財經主題周刊,每週四出刊,提供產業資訊、企業人物專訪、企業故事、財經新聞等內容,為台灣地區指標型的商業雜誌。

廣告
留言討論
下滑接續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