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周

啟動成功關鍵,隨時掌握商周.com最新資訊

提供第一手新聞解析、財經趨勢、專屬活動

已加入收藏
已取消收藏
熱門關鍵字
熱搜內容
現正閱讀
週末小旅行》[新北市瑞芳].百二崁古道
畫重點
段落筆記
新增筆記
「請稍等」英文別直接中翻英說please wait a minute!一次掌握,常用的電話對談英文
0
/500
不公開分類 公開分類
儲存
我的收藏
稍後閱讀
新增收藏分類

生活 | 旅遊

週末小旅行》[新北市瑞芳].百二崁古道

撰文者:Tony
Tony的自然人文旅記 2014.04.05 8,178
百二崁古道

百二崁古道是昔日九份、金瓜石往來武丹坑、燦光寮經過的一條古道,途經舊茂風聚落。

這條古道見諸於日治時代的《臺灣堡圖》(1898~1904),是一條百年古道。據說早期原是平埔族人哆囉滿社的一條社路。

哆囉滿社,很早以前就是出於歷史文獻之中。蔣毓英著的《臺灣府志》(1689)記載:「哆囉滿社出金。」 而更早以前,西班牙、荷蘭人的文獻亦有哆囉滿的記錄。

廣告

西班牙人、荷蘭人佔有台灣期間,都曾派遣探險隊,前往哆囉滿尋金,卻無功而返,至今台灣東部許多地方都有哆囉滿的地名或社名。 而黃金之地「哆囉滿」藏於何處?經過二、三百年之後才被偶然的發現。

光緒十六年(1890),在八堵修築鐵道橋樑的工人,無意間發現基隆河有金沙,掀起了一股基隆河淘金熱。 蜂湧而來的淘金客,續溯著基隆河向上游尋金,後來又溯著基隆河支流大粗坑溪,而於光緒十九年(1893)發現小金瓜露頭,次年, 又發現大金瓜礦脈,「哆囉滿」黃金之地,終於被人發現,也從此開啟了九份、金瓜石的黃金歲月。

十九世紀末,九份、金瓜石山區,形成一個又一個的礦業聚落,來自四方的尋金客,來此落腳,尋求致富之機會。 原本偏僻的荒山劣谷,因採金而形成一個個礦村小聚落,如大粗坑、小粗坑、金獅坑、茂風等。

九份、金瓜的金礦,經過幾十年的開採,礦脈逐漸枯竭,終於劃下休止符。曾經繁華的礦村也曲終人散,古道荒廢。

大約十年前,山界陳岳前輩帶領著一群山友尋訪百二崁古道,在荒堙漫草中,找出舊路跡,使這條已消失的古道重見天日。

這幾年來,我雖然知道有這條古道,卻一直沒有踏上探訪之路。因為百二崁古道所在的山區芒草茂盛, 路況不好,探訪的山友須在芒草中鑽營找路,我視此為畏途。 百二崁古道少有山友行走,路況愈來愈蕭條,久而久之,就更少有山友前來一遊了。

最近由山友的旅記得知,新北市政府觀光旅遊局已整修百二崁古道,芒草路段,已鋪棧道階梯,路況變得良好。 消息傳出,山友紛紛前往探訪,而我的心情自然也是躍躍欲試了。於是今日邀老婆同行,一起走訪百二崁古道。

我們是從102公路里程16.5K的外九份大眾廟及福德祠展開今日的旅行。大眾廟是一座古廟, 廟埕有一塊光緒二十年(1894)的捐修碑,此地埋葬著一群與黃金無緣,客死地此的無名人士。 大眾廟旁的福德祠,也是一座古老的石砌土地公廟,廟聯寫著:「白髮知公老,黃金賜福人。」廟後方的山壁有昔日的金礦坑遺跡。

樹梅坪古道(採金古道)

福德祠旁有石階步道,繞往廟後方,經過廢棄的金礦坑,石階路續往上行,可以通往樹梅坪觀景台。 這條山路是昔日的採金古道,被稱為「樹梅坪古道」。

由此上行,石階路循著山稜上爬,沿途樹木稀疏,兩旁多芒草,秋冬來此,滿山芒花,有蕭瑟之美景。

爬至高處,回望九份。遠處山嶺凸起,有如大腹便便的山峰,就是有「大肚美人山」之稱的基隆山了。

上行約20分鐘,抵達樹梅坪觀景台。這裡約位於102公路里程18.8K處,也是草山戰備道的入口。 樹梅坪觀景台是102公路著名的觀景點,對基隆山以嫵媚的大肚美人的姿態橫臥於前,山之左,九份山城至深澳的海岸岬角,山之右, 金瓜石的無耳茶壺山、金瓜石聚落,遠至水湳洞外的陰陽海,都可以盡入眼簾。可惜今天來訪,天氣灰濛,遠處迷濛不清。

從樹梅觀景台續沿著102公路往下走,前往百二崁古道的入口。102公路有「綠色公路」的美譽,是台灣著名的景觀公路, 絕佳的路段就在樹梅坪這一帶。所以雖然是步行公路,沿途風景美不勝收。

繞過一處公路彎道,就遠遠望見百二崁古道新建造的筆直階梯了。遠看似一條深溝從兩山之間的鞍部直直劃下。步行約10分鐘, 抵達里程18K附近的百二崁古道登山口。

從這裡的出發,筆直的階梯上行,前一小段是棧道木梯,後段變成有木框做為外緣的石階路。 古道一路陡上。

所謂的「百二崁」,是形容此路段石階陡峭,並非意指一百二十階。這處陡上路段,大約有二百五十幾階。

昔日古道荒蕪冷清,如今設施完善。整修過的步道,寬約一公尺,有效隔絕兩側的芒草。 石階路終點,抵達小鞍部,附近有小片樹林。路的左側有新建的長條木椅,旁有青苔累累的廢棄石灶。

續行幾步,右側路旁有疑似石砌小土地廟的殘跡。屋頂已消失大半,三面石牆依舊完整,裡面有兩塊長條形的石碑, 一傾斜,一倒臥,前者文字已漫滅,後者字跡清晰可辨,上面刻著四個大字:「此地生金」, 左邊刻有小字,寫著「光緒二十年甲午 金長興號答謝」,看到這行文字,如獲至寶,感到驚喜且驚訝。

驚訝的是,幾年來,讀過山友們所寫的百二崁古道,都有寫到這座小廟遺址及內有文字模糊的石碑,卻無有人提及這塊「此地生金」古碑。 小廟遺址前放置著兩包麻袋沙土,我猜想這塊古碑可能原來碑文面朝下,所以沒被發現,最近因百二崁古道進行整修,或許施工人員清理這座小廟, 翻動了這塊石碑,所以才使古碑重見天日。事實是否如此?我拍了一張小廟全景,提供以前曾探訪過的山友參考看看,可以對照今昔小廟的變化, 或許可以找到這塊石碑出土的原因。

「此地生金」古碑(光緒二十年)

「此地生金」碑的出現,見證了歷史文獻所提,光緒二十年時,淘金者來到外九份,發現大金瓜,採金的足跡來到金瓜石了。

這塊見證金瓜石採金史的石碑,比起外九份大眾廟光緒二十年的捐修古碑更具歷史意義。 新北市文化局或黃金博物館應考慮加以妥善保存,以免其久經風化,碑文終將漫滅消失。

由此續行,幾公尺之外,右側路旁又有一塊扁薄的石碑,半埋土中,上頭刻有「福德」兩字,可能是昔日的土地公神位遺跡。

過此之後,古道沿著山腰而行,左側有木柱繩索護欄,左下為九份溪的上游溪谷。前行不久,遇一木橋, 跨越溪谷,橋下有舊橋石塊殘跡。過橋之後,附近草叢出現斷垣殘壁,這就是昔日的茂風聚落了。

茂風,台灣閩南語讀音,即「魔風」之意,因此地東北季風冷冽而得名。地下有黃金,先民可以忍受風寒,在此謀生; 採金結束之後,生活難以為繼,從此人煙散去,礦村沒落,徒留殘屋舊牆垣屋佇立於冷寂的風中。

又續過兩座小木橋,右側溪畔對岸有一座金礦坑遺址,旁有石頭厝,是礦場事務所遺址。滿目滄桑,景況滄涼。 遙想當年,此地生金,何等繁華,而百年之間,又成荒堙,繁華如夢,念此使人感觸良深。

過金礦坑遺址,古道續沿著九份溪的源頭溪澗而行,爬過最後一段約近百階的陡上的枕木土階,即抵達古道的終點的越嶺鞍部。 古道與草山戰備道路在此交會。

百二崁古道終點-金瓜石福德祠

鞍部是昔日重要的古道路口。百二崁古道由此續接貂山古道,通往武丹坑(今牡丹),或接燦光寮古道, 通往燦光寮。

這裡的地名為「風吹輩隔」(或風吹輩格),以台灣閩南語讀音,則不難理解其意, 是指「風吹飛過」的意思。此地冬日,朔風野大,一如往昔。

鞍部有一座古老的小土地公廟。清朝嘉慶十二年(1807),海盜朱濆入寇蘇澳,當時台灣知府楊廷理率軍馳援蛤仔難(今宜蘭), 開闢了一條新的山區道路;據學者考證,這條新道路是由瑞芳,經九份,通往燦光寮,而至大三貂(今澳底)。 相傳楊廷理路過這裡時,為了鎮壓風魔,而蓋了這座土地公廟,以庇佑行軍往來平安。

事實是否如此?我是存疑的。僅考察這座廟的建築本身,石砌土地公廟的廟額寫著「金瓜石福德祠」;金瓜石之地名,出現於十九世紀末, 這座土地公廟較可能是採金年代所建造的。而土地公屬於民間信仰,台灣各地土地公廟至少成千上萬,很少聽說過有任何一間是官府所建造, 除非是朝廷敕封的神明如天后媽祖,否則具有官職身份的楊廷理,應不敢隨便建造小廟宇。 這既可能抵觸朝廷政策,也有違中國傳統的儒家思想。

今日的百二崁古道之行,以風吹輩隔的金瓜石福德祠為終點,回程就沿著草山戰備道走回樹梅坪觀景台, 再續循原路,返抵外九份大眾廟。然後前往九份老街用餐。

僅僅幾年之間,九份已成為名聲響亮的國際景點,現在連非假日來訪,老街也都人潮洶湧, 走在基山街、豎崎路,耳畔不時聞來自各地各種腔調的語言,而今日的金瓜石,打造黃金博物園區,也使小鎮恢復過去繁華的景況; 每到假日,金瓜石必須進行交通管制,以免交通阻塞。此地生金,再現於九份、金瓜石。 而今昔不同的是,藏在地下的自然黃金,只會愈挖愈少,終有枯竭之時;而存在地上的人文黃金,可以愈挖愈多,持續繁榮下去, 就看能否用心永續經營而已。

原文請見

作者簡介_Tony

Tony,1961年,台北市人,一位熱愛山林的文史工作者,長期在北台灣各地旅行、登山、探索古道,著有《台灣古道地圖》、《台灣郊山地圖》、《大台北自然步道》、《桃竹苗自然步道》《宜蘭自然步道》等書。

下滑載入更多報導
週末 新北市 小旅行 古道
Tony的自然人文旅記
Tony

Tony,1961年,台北市人,一位熱愛山林的文史工作者,長期在北台灣各地旅行、登山、探索古道,著有《台灣古道地圖》、《台灣郊山地圖》、《大台北自然步道》、《桃竹苗自然步道》《宜蘭自然步道》等書。

廣告
留言討論
下滑接續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