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周

啟動成功關鍵,隨時掌握商周.com最新資訊

提供第一手新聞解析、財經趨勢、專屬活動

已加入收藏
已取消收藏
熱門關鍵字
熱搜內容
現正閱讀
跟老爸老媽出去旅行吵架怎麼辦?
畫重點
段落筆記
新增筆記
「請稍等」英文別直接中翻英說please wait a minute!一次掌握,常用的電話對談英文
0
/500
不公開分類 公開分類
儲存

生活 | 旅遊

跟老爸老媽出去旅行吵架怎麼辦?

撰文者:出版社
閱多.閱好 2014.03.26 9,117

旅行也需要放假?

「如果覺得太辛苦,要不要直接回韓國?」

儘管我早已預期這種事起碼會發生一次,但沒想到就是今天。總之是我的錯。我先找到了旅舍。希望能讓老媽心情好轉,我挑了比之前住的旅舍稍微舒適的地方。我們悶聲不響地坐在各自的床上,陷入沉思。

廣告

隨著旅行時間增長,老媽逐漸感到困倦。怕給忙著找路的兒子造成負擔所累積的疲勞,以及偶爾冒出來的煩悶,她總是嚥了下去。我則是習慣老媽爽朗堅強的模樣,不知從何時開始忘了對她悉心照護。這一切我時時都有感覺。老媽心裡有顆腐敗的蘋果,我明知道卻沒幫她拿出來。因此,連那些成熟的蘋果也跟著爛掉。

問題是,我的情緒也爆發了。我突然也覺得這一切好辛苦,開始發脾氣。該從什麼、從哪裡開啟話題呢?偶爾不是會有這種時候嗎?憤怒並非始於特定某件事,而是每天面對的狀況猛然間不合意,怒火頓時湧了上來。何況,要是跟某個人一起相處一整天、好幾天,甚至是好幾個月的話,就算是那個人的優點也會當成缺點看。恩愛的情侶在長途旅行中發生激烈爭執,多半都以分手收場,我們是母子就會不一樣嗎?

「從清邁開始一直很熱,讓我有點吃力。我覺得旅行沒必要那麼趕。」

老媽率先開口。此生從未體驗過的悶熱高溫曬昏老媽一次後,她曾提議東南亞旅途太熱,想要直接前往歐洲。我當時以為老媽在開玩笑,只是要她在冷氣房裡稍做休息,並告訴她直接轉向歐洲的話,路線相當波折,已經預定的機票也會變成廢紙。仔細想想,在這把含飴弄孫的年紀出來當背包客,的確是萬分辛苦的事,而我認為這就是自助旅行,走的或許是更累、更艱難的路途。

廣告

「雖然省錢是必要的,但該花的時候還是要花。」

老媽接著說。今天在新加坡機場為了不額外付費而無所不用其極,是可以理解的,但抵達雅加達後的行為倒有些失控了。

事情是這樣的。我在雅加達機場為了省銀行手續費,到處找營業中的銀行提款機。那段時間少說也花了30分鐘。以在陌生國度拖著疲倦雙腳彷徨的時間來說,是段相當漫長的時間。我承認。既然省了手續費四千元以上,應該就能輕鬆地搭乘計程車,但我不清楚合理的車資,還跟司機們討價還價,再度拖延時間。在精疲力盡的情況下,與其省那幾千塊,不如快點找到旅舍,多休息一小時還比較有效率,是老媽的想法。這話說得很對,聽完以後我完全無法反駁。

沒錯,如果我是獨自旅行,省那一千塊,浪費一小時,我也無所謂。然而,我是跟老媽結伴同行。旅行要以老媽為優先考量的初衷到哪兒去了?老媽一開口就像話匣子打開的小孩,將之前一閃而逝的小誤會、過去的情緒全都傾倒出來。「啊,原來如此。」我找不到其他回答,只是不停點頭。我滿懷愧疚,頭越垂越低。

「真的很抱歉,媽。以後我會更注意。可是,媽……我也有話要說。」

老媽發完牢騷後,心裡頭變得暢快,氣也好像也消了。

「當我問妳的狀態,或者要決定什麼的時候,別老說沒關係、隨便我處理,我希望妳能說出妳真正的想法。」

老媽本來就不太說出心裡話。即使老媽已經很主動、很熱情地享受旅行,但每到做決定的時候,她大多回覆:「照你想做的去做吧。」所以某些時候,我無從得知她真正的心思。臉上是不滿意的表情,嘴上卻說沒關係,我也不曉得該如何是好。雖然老媽這麼相信我讓我無比感激,但我也是首次跟某個人一起長途旅行,什麼都要我決定、執行,也會有力不從心的時候。再者,努力探索不太表達內心的人的想法,有時是件很累的事。老媽對我的話默默點頭。

「而且我不是超人,媽。我無法在路上幫妳解決所有問題。這點希望妳體諒。」

老媽一臉不解地盯著我看。一般來說,韓國媽媽經常當自己兒子是世上最強的「超能英雄」。看兒子摸索電腦安裝遊戲的模樣,就當他是認真的程式設計師;看兒子不知道該換的燈泡型號是什麼而仔細觀察的模樣,就當他是厲害的工程師,並為此感到驕傲。明明是去跟朋友喝酒,韓國媽媽反倒讚嘆自己兒子擅長社交;明明是因自己的失誤而加班,韓國媽媽卻會稱讚自己兒子為公司犧牲奉獻。就像這樣,多數Made in Korea的兒子在媽媽眼中都是英雄。

實際上卻不是。其他兒子我不敢斷言,但我不是超人。當然,我是帶老媽環遊世界的兒子,在她看來應該很帥氣。加上我說著聽不懂的語言,在陌生國度從頭到尾都打點得好好的,在老媽的眼中,我肯定是勝過超人的存在。可惜並不是。我不過是在拼命掙扎,想讓這段旅程能走久一點。打個比方,我就像在河面上優游的天鵝。老媽只看到我露在水面上的美好模樣發出感嘆,但我在水面下正拼死拼活地划水。

往後遇到困境的時候,不能再用「這沒有什麼」的眼神看著兒子了。我不是能解決所有問題的偉人。真的。要在沒聽過名字的小村莊尋找Maxim摩卡咖啡即溶包,就連朝鮮武官李舜臣將軍起死回生,拿劍抵著當地人的脖子號令,也是辦不到的。清晨抵達陌生都市,就要立刻找到便宜又優質的旅舍,就算是超級英雄也很難成功。保護老媽,給她健康的旅行,當然是我的目標。不過吃力的時候,得互相依靠,互相坦承自己的想法,才能實現這樣的旅行。

「沒錯。以後我累了就會說。那你累了也直說。」

老媽重展笑顏地說。我看到老媽的笑臉,體內再度充滿活力。母子之間的裂痕不費吹灰之力地癒合了。從「如果覺得太辛苦,要不要直接回韓國?」開啟的緊繃對話,透過持續交換意見,最後以「剩餘的時間我們彼此更加努力,走到我們不能走為止。」畫下感性的句點。考慮目前為止發生的所有狀況,我們決定在雅加達迎接「旅行休假」。這段期間我們一味地往前衝,被「既然出門就要多看點什麼」的強迫症束縛,而現在到了該暫時放下一切休息的時候了。待在雅加達的這五天,我們打算只做真正想做的,盡情享受自己的時間。

***

老媽吹著冷氣,整天躺在床上看書或睡覺。其他時間她就用筆電欣賞之前拍的照片,查詢日後要拜訪的國家和都市。要是覺得有點無聊,她便走到旅舍外面,看看花草,逍遙自得,然後坐在陽光下寫著積欠的日記,寫到打瞌睡。

我如同往常獨自旅行的時候,揹著一台相機,走遍大街小巷。跟小朋友們玩一玩,要是看到網咖,就趕緊進去接收韓國的消息;如果看到舊書店,就拿起破破爛爛的旅遊書,消磨時間。回到旅舍的話,我就坐臥在二樓的陽台,不管今夕是何夕地喝著啤酒。我深沉地凝視著從傍晚就飛到陽台上的蝙蝠,完全不明所以,卻覺得這是相當浪漫的一刻。驀然降臨的餘裕,讓我跟老媽疲倦的身心逐漸回到正常狀態。

這是一場長期競賽,我為什麼不早點想到呢?出發前,我認為旅行本身就是人生中的休假,但旅行變成日常的一部分後,又需要其他的休假。

到了第三天,老媽冷不防地起身,說她要燙頭髮。這麼說來,我們已經超過100天沒修剪頭髮了。於是,我們抱著要燙出韓國大嬸髮型的野心,翻遍雅加達頹圮破舊的街道。但別說是燙頭髮,連要找到一間髮廊都成問題。離開鬧區,就算是到充滿庶民風味的地方,要找間社區美容院都比找旅舍困難。我們跟路上的大叔大嬸比手畫腳,好不容易找到一間美容院。儘管我不是生在那個年代,但總覺得韓國70年代的美容院就長這樣,是間十分古樸的美容院。

這次輪到的難關,是要傳達老媽想燙頭髮的意見。老媽喊著「燙頭髮」,不停模仿捲頭髮的動作。美髮師完全聽不懂英文,無可奈何之下,我們倆努力地攪動頭髮,持續說明再說明,美髮師瞬間明白似地往倉庫走去。然而,她拿出來的是非常簡陋的捲髮器。最後我們翻找雜誌,指出幾個模特兒,才溝通成功。接著美髮師說燙頭髮很貴,拿出計算機按價格。她謹慎按出的價格約莫是韓幣八千元,感謝她為我們的錢包設想,老媽跟我都笑了。

整整經過三小時,老媽(大概)成為史上第一位旅客在雅加達小巷燙出「大嬸髮型」的真正大嬸。

這天其實成了我們「旅行休假」的最後一天。我跟老媽三天來只在旅舍附近走動,到了第四天早晨,我們突然間無聊到再也受不了。最後老媽省略禮儀形式,宣布緊急開學。由此證明,我們是只要鬼混三天就會腳底發癢的天生旅行者。我們推開旅舍的大門,再次上路。雖然只是短暫的休假,卻是互相了解、讓動力耗盡的身心得以充電的珍貴時光。

書籍資料

帶媽媽去旅行:幸福與夢想的背包客之旅

作者: 太源晙

譯者:李佩諭

出版社:EZ叢書館

出版日期:2014/04/01

太源晙

大學雖然主修經營,但是卻不擅長對付數字,雙主修政治,但卻對政治不了解,畢業後轟轟烈烈地在電影、電視界燃燒青春,但要是公司不固定發薪水,就變身攝影師、舞台企劃,過著勉勉強強打平的日子。

曾在一次偶然的機會下被選為「最夯」的男性,刊載於女性雜誌的一頁,也曾因緣際會下「稍微」在電視劇裡露臉,在家人的眼中可以說是位藝人。從小便喜歡拿著老爸的相機趴趴走,只要存了點小錢就環半島旅行,只要存了大錢就環遊世界,旅行的途中什麼樣大大小小、奇特的、普通的事都遇過,但還是最喜歡到處旅行。

下滑載入更多報導
老媽 老爸 吵架 旅行
閱多.閱好
出版社

閱讀使人生豐富,看不到的風景、吃不到的食物,就用閱讀補足吧! 在這裡我們為您挑出五花八門好文,讓您生活“閱”來越豐富。

廣告
留言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