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周

啟動成功關鍵,隨時掌握商周.com最新資訊

提供第一手新聞解析、財經趨勢、專屬活動

已加入收藏
已取消收藏
熱門關鍵字
熱搜內容
現正閱讀
竿蓁坑步道 工作不順?到這裡放空一下
畫重點
段落筆記
新增筆記
「請稍等」英文別直接中翻英說please wait a minute!一次掌握,常用的電話對談英文
0
/500
不公開分類 公開分類
儲存
我的收藏
稍後閱讀
新增收藏分類

生活 | 旅遊

竿蓁坑步道 工作不順?到這裡放空一下

撰文者:Tony
Tony的自然人文旅記 2014.01.07 10,264
竿蓁坑古道長亨橋

這是我第三次造訪竿蓁坑古道。

回想當年,尋尋覓覓,還煩勞當地熱心警察的協助,才順利找到古道的古橋遺跡。 四年之後,古道渙然一新,入口立有指標,舊路亦已經過整修,而成為一條容易親近的古道尋幽路線。

竿蓁坑古道,起自張福宮,訖於長亨橋,兩地之間原已荒蕪滅跡的路段, 經過清除雜草整理之後,古道舊路重現,風華令人驚艷不已。

廣告

喜歡尋幽訪古的山友,一定會喜歡這條古道,長約0.5公里的古道, 有一座清朝光緒元年(1875)的古老土地公廟、兩座古樸的石砌古橋、石田部長紀念碑遺址 等歷史人文遺跡;途中還有一棵巨大的雀榕老樹,古道沿途泥徑古樸,落葉滿地, 既有滄桑氛圍,又優雅景致,更難得的是,路寬平緩,路況良好,有綠蔭,有溪流, 也是一條怡人的郊外踏青路線。

長亨橋是古道最著名的遺跡。當年來訪時,只能站在橋頭及橋上拍攝,而無法下切至竿蓁坑溪溪谷取景。 如今橋旁闢建了一條小徑可以下切至溪谷,可以來到溪谷,近距離仰拍古橋古樸典雅的橋墩及橋身。 長亨橋跨越竿蓁坑溪,兩座石砌的橋墩插入河床,上方的橋面分為三段,每段由七根長石條組成, 總計二十一根長石條;橋身兩側有整排的石欄,如今僅剩部份殘柱,橋墩及橋面石條則仍然保存完整。 長亨橋已被新北市文化局登錄為文化景觀。

長亨橋,21塊長條石鋪成三段石頭橋。橋頭山壁旁立有一塊建橋石碑。

對於竿蓁坑古道,我有一段特殊的經驗與記憶。

當年初次探訪,是源自讀到《聯合報》的一篇報導《平溪東勢格-日據老橋拚觀光》,吸引了我的目光。

新聞報導長亨橋是日治時代的古橋,特別的是建橋石碑被後人加刻「中華民國四十二年」(1953) 及國民黨黨徽等文字及圖案。

我實際走訪之後,發現石碑碑文已漸模糊,而確實刻有上述的圖文,但正確紀元刻字應為「民國四十年」。 返家之後,放大詳看所拍攝的石碑照片,發現石碑並沒有被竄改或塗抹的跡象, 或許長亨橋真的是民國四十年(1951)建造的,而非日治時代的古橋。

為了解開古橋身世之謎,於是有了第二次的竿蓁坑古道之行,擦拭石碑表面的苔蘚,詳細查看模糊的碑文。 從捐款者的名字及其身分,確認了石碑內容確實是民國四十年所立,並非後人偽造,所以長亨橋並非日治時代的古橋。

石碑碑文記載捐款金額排名第一的是鄉公所,捐款二千元;第二名是黃木燧,捐款五百元。 黃木燧是何人?當時搜尋路資料,僅僅查到簡略的資料:「黃木燧,平溪人,曾於民國四十二至五十年(1953~1961), 擔任過台北縣議會第2、3、4屆議員。」

沒想到竿蓁坑古道旅記發表之後,過了兩年,黃木燧先生的外孫女看到了我的旅記, 在我的網站留言,提供了黃木燧先生的生平資料(註1)。 黃先生當年的善行,歷經六十年的歲月,早已被遺忘在山林裡, 僅僅在這塊古碑上留下小小且已漸模糊的姓名刻字。沒想到因為這次探訪的機緣, 加上網路的普及,訊息的流通,使這段往事又被憶起。黃木燧先生的後人覺得感動, 而我的心情亦復如是。

竿蓁坑古道長亨橋

這次重訪竿蓁坑古道,探訪長亨橋之後,回程抵達竿蓁坑17號民宅前,幸運遇到屋主葉老先生。 於是再向他確認長亨橋的歷史。

葉老先生今年已八十幾歲了,他說長亨橋是光復後(1945)才建造的, 早期只是木造的橋樑,他小時候曾經走過。

我再向他請教,新聞資料提及的石田部長紀念碑遺址座落於何處?石田部長是何人?事蹟如何? 葉老先生說,石田部長是日治時代竿蓁坑這個地區的警察主管,被原住民殺害, 所以在這裡立了一座紀念碑。

葉老先生指著前方馬路約50公尺遠的地方,他說:「紀念碑遺址就在那裡。」 我從竿蓁坑古道張福宮走往長亨橋途中,在雀榕老樹之前的左側有石階路, 爬上石階路,接北43線馬路處,就是石碑的遺址處。

葉老先生見過這座石碑。他說石碑的地基高約一米,碑高約七、八尺(約二公尺), 頗有規模。台灣光復後(1945),鄉公所的人認為這座紀念日本警察的石碑相當不妥, 後來開闢馬路時,就將石碑破壞剷除,可能已埋於地下了。

經過三次的探訪,這次終於得知石田部長紀念碑遺址。四年前,旅記發表後, 山友Gary兄曾告知,《平溪鄉誌》有記載:「石田部長紀念碑:日本警視廳巡查部長石田竹三郎, 光緒25年(西元1899年)因民亂戰死。大正九年(西元1920年)日本警視廳巡查渡邊源作於芊蓁坑設立。」

當時我搜尋網路,找不到任何關於石田竹三郎的資料。這次重訪竿蓁坑古道, 再次蒐尋網路,終於在國史館臺灣文獻館的「臺灣總督府府(官)報資料庫」, 找到明治四十四年(1911)4月21日發佈的「討伐臺灣土匪及生蕃殉職死亡合祀於靖國神社之警察官吏名單」 公文,看到了石田竹三郎的名字。

四年之間,我看到了時代的進步。竿蓁坑古道得到整修,長亨古橋獲得重視。 而政府文化學術部門持續將歷史文獻數位化及網路化,以往學者必須經年累月, 皓首窮經於圖書館,翻書找尋,虛耗光陰,或苦尋不著而徒勞無功,或掛一漏萬而研究失真。 歷史塵封於殘牘,文獻堙滅於書蠹。而如今網路時代,利用鍵盤,輸入關鍵字, 即可在茫茫資料之海,輕鬆網羅出所需的歷史資訊。我們的時代,有如此際遇, 而被遺忘的家鄉歷史,被塵封的歷史往事,豈只是竿蓁坑古道的長亨橋、石田部長紀念碑遺址而已。

原文請見

作者簡介_Tony

Tony,1961年,台北市人,一位熱愛山林的文史工作者,長期在北台灣各地旅行、登山、探索古道,著有《台灣古道地圖》、《台灣郊山地圖》、《大台北自然步道》、《桃竹苗自然步道》《宜蘭自然步道》等書。

下滑載入更多報導
石碑 步道 放空 工作不順
Tony的自然人文旅記
Tony

Tony,1961年,台北市人,一位熱愛山林的文史工作者,長期在北台灣各地旅行、登山、探索古道,著有《台灣古道地圖》、《台灣郊山地圖》、《大台北自然步道》、《桃竹苗自然步道》《宜蘭自然步道》等書。

廣告
留言討論
下滑接續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