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周

啟動成功關鍵,隨時掌握商周.com最新資訊

提供第一手新聞解析、財經趨勢、專屬活動

已加入收藏
已取消收藏
熱門關鍵字
熱搜內容
現正閱讀
前鴻海副總告白:我在鴻海冰凍25年的自尊心,要用徒步環島解凍
畫重點
段落筆記
新增筆記
「請稍等」英文別直接中翻英說please wait a minute!一次掌握,常用的電話對談英文
0
/500
不公開分類 公開分類
儲存
特別企劃
超展開人生

生活

前鴻海副總告白:我在鴻海冰凍25年的自尊心,要用徒步環島解凍

當年郭台成在北京逝世,紀志儒原本想從北京徒步到深圳,以懷念與他的情誼,後來改為徒步環島 (攝影者:程思迪)
撰文者:楊倩蓉
中場幸福學 2020.07.21
摘要

這是一位在鴻海打拼25年、高階經理人的故事,鴻海上市的會計審核文件是他完成的,招聘一百多位台幹是他談的,他與郭台銘相處時間,比家人多好幾倍;他的身上,有台灣許多離家台幹的身影,他得到豐厚的財務回報,卻犧牲了家庭關係,得與失,他如何拿捏?為什麼他說跟著郭台銘,必須「一直跑,跑到垮下來倒了」為止?

他28歲加入鴻海,52歲退休;人生精華的上半場,全給了鴻海。

當年,鴻海準備上市的會計審核文件是他完成的;鴻海進軍大陸後,是他親自招募一百多位台幹到中國去;他也是郭台成進入鴻海時,輔導他的老臣。

他跟在郭台銘身邊打拼25年,他說:「進入鴻海前,要先把自尊心放在冰箱裡冷凍,離開後再拿出來解凍。」

廣告

為什麼他退休後,要用徒步環島方式,慢慢解凍他的人生上半場?身為曾經的鴻海台幹,究竟付出了什麼代價?

他,徒步環島兩次
第一次環島,為人生上半場的鴻海歲月做總結

5月才剛完成徒步環島之旅的前鴻海集團副總經理紀志儒,拿出他環島時的裝備,幾件T恤,一只輕便的背包,上面縫了一條白布寫著:「徒步台澎金馬、368鄉鎮市區、3000公里」。

最令人驚訝的是,他徒步時隨身攜帶一個小冊子,裡面工整地記錄他的每日花費;再小的花費,他都留下發票,記得一清二楚;更用黑筆畫線做分類,簡直就像看帳本一樣,一絲不苟。

事實上,學財務出身的他,原本做的就是會計工作;1991年,鴻海上市的會計審核文件以及會計制度是他一人獨力完成的;他捧起這本厚厚的陳舊帳本笑笑說:「這就是我在鴻海的作品。」

廣告

這是他第二次徒步環島旅行, 他的第一次徒步環島始於2017年,那一年正好是他曾經的大老闆郭台銘的弟弟郭台成逝世十周年。

作為郭台成進入鴻海時,曾經輔導他的老臣,後來郭台成更成為他的直屬主管,他對郭台成有著亦師亦友的感情;他想用徒步環島的方式,懷念郭台成,順便為自己人生上半場都在鴻海工作的歲月,做一個人生總結。

至於,為什麼選擇用徒步方式?「徒步就是釋放啊!」他笑說,騎自行車的人太多,但徒步幾乎都是一個人。

他在鴻海工作時常講一句話:「進鴻海之前,要先把自尊心放在冰箱的冷凍庫裡,離開時再去冰箱拿出來解凍。」徒步環島就是一種解凍方式。

2017年,他第一次徒步環島花了25天,走在偏僻的鄉鎮時,經常好幾天都見不到一個人,他邊走邊跟自己對話,回顧過去在鴻海歲月,究竟得到什麼?又失去什麼?

他在鴻海工作累積的財富,足夠他這輩子,甚至下一代的子女都不愁吃穿,這是他的得到;但是他的失去,他長年派駐大陸,失去與家人相處時光,52歲這麼年輕就退休,在鴻海高階幹部裡,是異數,他想回去修補親子時光,但是3個孩子已經長大,只剩下無言;他感慨地說:「這是我們台幹必須要付出的代價。」

他,親眼見證一個企業帝國誕生
在郭台銘身邊25年,幹部最怕跟他開會,答不出來要罰站

28歲就加入鴻海,紀志儒說:「我見證鴻海歷史到2010年,如果要說鴻海故事,能夠侃侃而談的,我應該排前3名。」

1986年他加入鴻海,是因為一個特殊機緣。他退伍後加入聲寶公司,擔任成本會計員,每月付款給供應商時,從數字解讀發現當時營收不過兩三億的鴻海公司,每個月的業績不斷以驚人數字成長;「正好看到鴻海要找成本會計,那時我要成家了,趕快去投履歷。」他笑說。

他進入鴻海從會計開始做起,鴻海大掌櫃黃秋蓮是他的長官。當時郭台銘到美國去打天下,三年後回台,生意愈做愈大,需要產生新的部門,尋找人才,郭台銘對他說:「紀志儒,成本會計你交出去,我們兩個來搞經管(經營管理)。」

鴻海四大管制系統之一的經管,是他一手建立起來的;從總務、人事、成本等,「只要跟產品沒關的其他方面,我都可以管。」他笑說。

他也堪稱是郭台成的幕僚長,1991年,郭台銘召回最小的弟弟郭台成回鴻海上班,原本從事製造管理工作的郭台成對經營管理不熟悉,郭台銘讓他來輔導郭台成,兩人從師徒關係,到後來郭台成成為他的直屬主管,開啟長達十年的合作。

他用無限懷念的語氣說:「他是一個好老闆,一個很有責任感的人;如果郭台銘修理我,他會跳出來挺我。」

1996年,鴻海開始在深圳龍華科技園區建廠,當時鴻海的大陸員工人數一直在膨脹,需要做好管理;紀志儒在台灣從1996年到2000年負責招募台幹到大陸,達一百多位。

回顧招募這一段,他用誘之以利的方式:「我跟他們說:『你回去跟你老婆講,我敢跟你保證,你在鴻海幹3年,我給你的股票跟現金,保證你3年走了,回去不用為了生活。』」他笑著說:「結果這句話都兌現,反而沒有人願意3年後回來(返台)。」

2001年,龍華廠的員工已經達七、八萬人,原本每月固定出差去視察的他,也因為戰場都移到中國去,作為經管處經理,他正式派駐中國管理深圳龍華廠,那一年他43歲。

當時他的母親已經重病,他剛到深圳不久,有一天工作到深夜,接到電話通知,母親已過世,來不及看她最後一面,這件事成為他永久的遺憾。

談到這裡,他嘆了一口氣說:「我跟郭台銘相處的時間,比家人還多幾倍。」

他對鴻海有複雜情感,對郭台銘也是。外界用獨裁形容郭台銘的管理風格,他說:「每個人都講他很獨裁,我也認同啊!但是他是我看過最無私的老闆,他的獨裁是為公。」

他舉例,過去,在員工股票尚未費用化之前,郭台銘為了留住員工的心,可以每年從個人股票裡,拿出數萬張出來犒賞幹部,因為他擔心員工拿的獎金不夠好,就會被挖角。「以前我們年薪一千萬的人一大堆,我們是受益者。」他說。

在郭台銘身邊25年,他對這個大老闆很服氣。「他是一個開疆闢土的人,天生出來就是要打硬仗。」但他也說:「鴻海學習能力最強的是郭台銘,如果你只是跟隨者,他就把你淘汰掉。」

他說,多少公司在營收不過三五億的時候,股票上市後,老闆就已經飛上雲端,但是郭台銘不是;1991年鴻海上市後,他親眼看著這個老闆:「從每天工作12小時,後來工作16小時,後來工作快20小時,他就是一直去衝,18小時(工作)很正常。」

對於這樣一個工作狂老闆,他說身為鴻海幹部,最辛苦的一件事就是「隨時要接受老闆挑戰,老闆隨時會找你來開會。」

跟這位出了名的霸道總裁開會,到底是怎樣的感覺?

他回憶:「他開會問你,你要答得出來。例如,『你這個單位出了問題你曉不曉得?』、『你這個單位為什麼沒有賺錢,你曉不曉得?』、『你的成本是怎麼分析的?』」他補充:「要回答到讓他滿意很難,只有做到沒有不良品才是他滿意的時候。」

「開會也很頻繁,有時候開一天,13個小時;我曾經在他的房間吃3個便當;他可以連續講8個小時不離開位置,途中出去上一次廁所。而且他是站著講。」

如果回答不滿意,他就點名叫對方站起來,郭台銘講過一句話讓他很服氣:「他說:『我罰你站,我現在也是站,你不會委屈。』」

對這個大老闆,他不斷用佩服兩個字來形容他。除了開會,他說,郭台銘也大量買管理書籍及財經雜誌給幹部看,就連開會時,他都會抽問看書心得;問題是這些幹部平常工作從早忙到晚,周末百分之八十也在開會,哪有時間看書?

「有時候(開會抽問)就賭運氣,答不出來就被K,還能怎麼辦?」他笑著說。

「其實他是刀子嘴,豆腐心的老闆;他把你當自己人才會罵你,因為他希望你跟上他的腳步。」這是他對郭台銘的觀察。

他的鴻海歲月,從年輕走到中年
老臣心聲:「跟著郭台銘就好像跑超級馬拉松,你一直跑,跑到垮下來倒了。」

25年在鴻海的歲月,隨著鴻海企業版圖愈做愈大,他也來到人生中場。

從小會計做起,到負責經管部門,不僅管理龍華廠上萬員工,還遠赴山東煙台園區負責管理營運;他在事業上的貴人有兩個,一個是郭台銘,讓他有機會跟著他開疆闢土,另一個貴人是郭台成,一個有肩膀的主管。

他坦承,要跟上郭台銘的壓力很大;「就好像跑超級馬拉松,你一直跑,跑到垮下來倒了。」

他強調,不是體力跟不上,而是郭台銘比誰都好學不倦,到處請教別人。郭台銘有很多管理金句,到現在讓他印象最深刻的一句話是:「成功是一個差勁的導師,它帶給你的是無知與膽識,它不能帶給你的是下一次成功的經驗與智慧。」

至於郭台成,他是這樣形容他的:「一個現場管理者,絕對不會守在辦公室電話指揮,對解決問題永遠抱著強烈興趣,哪裡出問題就往哪裡跑。」

2007年郭台成在北京因血癌病逝,郭台銘受到很大打擊,他也是。他說,少了郭台成幫他扛壓力,他曾因為一個案子被郭台銘罵了兩年,有深深的挫折感;「你沒有跟上就會被丟包了;他會用他的行動來告訴你,責難你,直到有一天你受不了。」

2009年,他父親病重,這次他選擇離職,返台回家照顧父親。「我辛苦打拼一輩子,母親病重我卻無法在她身邊,現在我父親病重,我不願再這樣了。」他說。

另一個原因,當年.他遠赴中國工作時,才40出頭,3個小孩還在念國中小學,一個多月才見一次面又匆匆返回中國;兒子念到大學時,功課快要被當掉,他在中國很憂心,他說:「我是怕了,這個兒子我要趕快救回來,至少回台灣比較安心。」

他下定決心離職後,曾寫了兩封信給兒子,但遲遲未寄出,現在也不知道放到哪裡去了;雖然他說忘了信的內容,但不外乎是對孩子的關心與憂心,還有一位身為父親遠在異鄉打拼的無奈。

52歲退休,是否還來得及回家修補親子關係?他搖搖頭黯然地說:「沒有起作用,小孩是順利都上大學了,遺憾地是過去相處時間太少,他們已經不需要你了。」

問他,如果人生重來,他會如何選擇?他立刻堅定搖頭說:「人生只有結果,沒有如果。所以我沒有答案。」

人生下半場,走出鴻海,走向全世界

對於鴻海,他說:「我對它是感恩大於怨懟,當然我有埋怨,但是它給我太多啦!」他至今保留在鴻海工作時的點滴,從公司刊物到相本,他甚至還保留了一千張鴻海股票,他說他的財富都已經分配好,這一千張股票,他要好好保存。

去年,郭台銘宣布參選總統,到雲林造勢時,紀志儒特地回到雲林老家跟他碰面;「他看到我的第一句話就說:『紀志儒,你趕快回來,去找黃秋蓮報到!』」他笑著說。

「我不想再回去了。」今年62歲的他搖搖頭說。他說,鴻海很多幹部都做到60幾歲,甚至還有做到71歲,無法退休的原因是母雞精神,「因為底下兄弟需要他,主子不在,會被拆掉(團隊)。」但他選擇放手,他說:「我徒步時一直在想,以前的鴻海是怎樣,現在的鴻海又是怎樣;沒有我,鴻海還是在長大啊!」

他念書時曾經說過,50歲就退休;「我工作了近30年,52歲退休,也算是達標了,其他的時間都是我的了。」他侃侃而談他的徒步計畫,繼環島之後,等國境開放後,他的人生下半場,他打算用雙腳,走到全世界去。

人物小檔案:紀志儒
出生:1958年
經歷:聲寶公司成本會計員、鴻海PCEBG經營管理處副總經理

下滑載入更多報導
中年 郭台銘 台幹 鴻海 環島 徒步
中場幸福學
商業周刊編輯部
理想大人生活提案。
廣告
留言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