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周

啟動成功關鍵,隨時掌握商周.com最新資訊

提供第一手新聞解析、財經趨勢、專屬活動

已加入收藏
已取消收藏
熱門關鍵字
熱搜內容
現正閱讀
父母巨大期望,是壓垮孩子元兇!《陽光普照》挖出嚴苛台灣爸爸心中柔軟面
畫重點
段落筆記
新增筆記
「請稍等」英文別直接中翻英說please wait a minute!一次掌握,常用的電話對談英文
0
/500
不公開分類 公開分類
儲存

生活 | 時尚藝文

父母巨大期望,是壓垮孩子元兇!《陽光普照》挖出嚴苛台灣爸爸心中柔軟面

撰文者:雀雀看電影
雀雀看電影 2019.11.08 6,502
圖為甲上娛樂提供。
摘要

《陽光普照》於今年第56屆金馬獎入圍11項,其市場和評價皆大獲全勝的原因何在?電影成功因素分析。

在《返校》之後, 2019年底的台灣,又出了一部討論熱度極高國片《陽光普照》。令人驚訝的是,《陽光普照》並不是台灣觀眾會特別喜歡、或習慣進電影院觀賞的動作片或恐怖片型。

它是一部看來尋常(或許帶有點懸疑體質)的家庭片,也是鍾孟宏導演自《醫生》、《停車》、《第四張畫》、《失魂》和《一路順風》以來的第6部長片作品。

最重要的是,《陽光普照》也是導演至今在市場和評價上最大獲全勝之作。究竟這部電影的成功要素在哪裡?本文嘗試從客觀面向的演員、角色、導演和觀眾因素等部分,一一拆解分析。

廣告

《陽光普照》描述一個駕訓班教練有2個兒子,大兒子是資優生、二兒子是個魯蛇。原本這位父親是個偏心的爸爸,卻在小兒子和大兒子陸續出事以後,人生觀驟變。

入圍第56屆金馬獎,共11個項目的《陽光普照》,其中5個獎是落在演員項目上,入圍者分別有陳以文、巫建和、柯淑勤、劉冠廷和温貞菱。巫建和和柯淑勤,是早已得過金鐘獎並為台灣觀眾所熟知的演技派演員;劉冠廷、許光漢和温貞菱更是頂著高顏值的、具有票房號召力的明星演員。乍看之下,或許有人會以為《陽光普照》的好聲勢,是由這些演技派的明星演員陣容所撐起來的。

圖為甲上娛樂提供。

演技派明星演員是《陽光普照》的看前誘因

然而若看過電影本身,就會發現演員頂多只能算是引發觀眾進場看片的誘因,但若無中島長雄的攝影捕捉,觀眾恐也無緣看見劇中性格稜角鮮明的諸多男性人物、被完美演繹而出,並進一步讓觀眾真正愛上《陽光普照》。(編按:鍾孟宏常同時身兼導演和攝影要職,有一次朋友跟他說,不要每次攝影都是他的名字,當時他靈光一現,為自己取了個化名「中島長雄」。)

2位男主角,陳以文和巫建和雙雙入圍競逐金馬影帝項目,他們飾演的是一對溝通不良、明明住在一起卻形同陌生人的父子。很多觀眾看完直呼:「我爸爸就是這樣!」那個在家不苟言笑、出口或出手就容易割傷人心的父親角色,輕易地引起年輕觀眾群的共鳴。

陳以文所詮釋的爸爸角色,儼然是整部《陽光普照》的核心命題,也是最讓觀眾寄予矛盾感情的最大主角。他一出場,就是一手持著陽傘一手夾著男用小包包,形象特立、樣貌接地氣,但卻有著得理不饒人的嘴臉,一開場就一邊挖苦駕照考第6次的學員、一邊接到不成材兒子搞事、要求家長上家事法庭的電話,兩邊都讓他不耐煩。但這個爸爸人生,還是有美好的角落可以救贖他,至少,當他親自拿錢去找重考要上醫科的大兒子時,他語氣慈善,百忙抽空都心甘情願。

父母對孩子巨大的期望與失望,是壓垮孩子的元兇

也就是陳以文那般好惡分明的偏心,對兒子過份珍視與過份忽視,才讓兩個兒子長大後,都走偏了。一個兒子找不到地方躲、另一個兒子則是亂竄終至闖禍。這個爸爸突然意識到,自己有可能是會失去一切的。但他錯了嗎?

這輩子他為家庭和孩子付出了青春、金錢,和一切,但家人卻不知感激,老婆抱怨自己不關心兒子、他就算想和孩子談心,也像是一輩子永不可得。這個全世界都不懂他的男人,其實已經無計可施,他不懂為何自己滿滿的愛、對於兒子們巨大期望或失望,會成為壓垮孩子們靈魂的元兇?

若沒有陳以文精準完美演繹這個既可憐又可悲的父親角色,觀眾不會驚覺:原來那些永遠垮著臉沒表情、也沒動靜的台灣爸爸,其實內心如此波濤洶湧、給愛給得若此粗拙。觀眾也是因為看到了陳以文這個角色,那些早已習慣對爸爸鐵了心、硬著對幹的台灣孩子,突然之間,對爸爸都生出惻隱甚至愧疚之心。光以一部片,就洗掉了父親對家人一輩子任性跋扈的負面觀感,成為犧牲奉獻賣命形象,這也算是《陽光普照》最具魔幻吸引力之處。

陳以文(左)和巫建和(右)飾演的是一對溝通不良、明明住一起卻形同陌生人的父子。圖為甲上娛樂提供。

導演的死亡美學溫柔闡述

由許光漢所飾演的大兒子,是個備受期待的績優股,從小到大都照著社會乃至家庭期待,走在最前面。卻從來沒人發現這個優等生染上了憂鬱症。許光漢說接演《陽光普照》之後,劇組給了他小說家袁哲生所寫的書《寂寞的遊戲》。劇中司馬光沒暗處可躲的故事來自於此。許光漢形容這是一個對自身靈魂感到懷疑的角色。袁哲生後來自殺了,戲裡這個哥哥,既呼應著戲外的文壇才子的真實人生、也與鍾孟宏導演的首部紀錄片長片《醫生》遙遙對望著。

導演鍾孟宏新片「陽光普照」,演員許光漢(前)飾演資優生大兒子。圖為甲上娛樂提供。

是的!在鍾孟宏導演的電影中,總是會有人死。《醫生》裡的死前記錄、《停車》留下家中老小的獨子、《第四張畫》缺席的父親、《失魂》你死我活的父子,就連《一路順風》都要在路邊遇見葬禮。鍾孟宏導演,不太去解釋一個人為什麼會死,通常是不會給太多理由。反而是因為一個人的死、讓觀眾對故事產生的後續懸念,會被導演拍得特別迷人。不論是對誰的置之死地、又是對誰的而後生,在鍾孟宏導演舉重若輕的處理之下,竟也能傳達出某種雲淡風輕的詭異詩(屍)意美學。

中國因素與觀眾進步

鍾孟宏導演一向是金馬獎入圍常勝軍,早在其首部劇情長片《停車》入圍4項金馬獎開始,後來《第四張畫》入圍7項、《失魂》入圍5項、《一路順風》入圍8項,直到《陽光普照》來到最高記錄共入圍11項金馬獎。雖說入圍11項絕對是實至名歸,但不可諱言:若非今年中國因素攪局(即中國影人不得參加金馬獎的限令),真有中國片來參加金馬競賽的話,《陽光普照》或許仍舊是鍾孟宏導演生涯至今,入圍金馬獎項目最多的一部電影。再怎麼樣,也至少會少1、2個入圍項次跑不掉。

圖為甲上娛樂提供。

更值得欣喜,台灣觀眾在觀影取向得到長足的進步幅度。或許也是拜11月金馬獎季、入圍金馬獎11項的熱度所賜。影迷們,在金馬影展開展前夕的11月初,好奇地進戲院看了剛上映的《陽光普照》,看完後一片好評,尤其好評熱度似有突破影迷同溫層之勢。

這對台片而言其實是比什麼都還要來得重要,待在台灣電影圈的人都知道,要催生出一部叫好叫座的電影有多麼不容易。 2019年台灣影壇非常戲劇化,上半年市場和作品表現皆慘澹、下半年高能商業片與藝術片齊發。

入圍金馬最佳男主角獎項陳以文說,比起能不能在11月金馬獎得獎,他更在乎的是11月《陽光普照》上映後的觀眾反應。「我都已經真的認為《陽光普照》是一部很精采電影,這讓我很忐忑:觀眾到底會喜歡嗎?如果反映著觀眾最直接喜好的市場票房,沒能出現一個有力的支撐,那我擔心,台片接下來所面臨到的處境,可能是很嚴峻。」

現在台灣,或許還拍不出像是《寄生上流》或《小丑》,那樣描述低端小人物悲劇的批判片,但如果觀眾也能懂得欣賞《陽光普照》這樣家庭片的好,那麼,想必要等到許多台灣導演都能拍出商業與藝術價值等量齊觀好片的那天,是指日可待的。

作者簡介

影評人雀雀。本名簡盈柔,台南人,交大建築研究所畢。曾任金馬影展亞洲電影觀察團、台北電影獎媒體評審、痞客邦金點賞十大最佳娛樂部落客,專欄文章暨聲影散見於台灣各媒體平台。
文字基地為「雀雀看電影」網站
                「雀雀看電影」影音頻道

責任編輯:葛林
核稿編輯:黃楸晴

下滑載入更多報導
巫建和 陳以文 鍾孟宏 陽光普照 許光漢 柯淑勤 金馬獎
雀雀看電影
雀雀

簡盈柔(雀雀),台南人,台灣交通大學建築研究所畢。曾任金馬影展亞洲電影觀察團、台北電影獎媒體評審員、北影部落客評審、痞客邦金點賞10大最佳娛樂部落客,專欄文章暨聲影散見於台灣各媒體平台。

雀雀看電影文字網站:cheercut.com

FB粉絲團:雀雀看電影
YouTube:https://www.youtube.com/user/cheercut
IG:https://www.instagram.com/cheercutmovie

廣告
留言討論
下滑接續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