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周

啟動成功關鍵,隨時掌握商周.com最新資訊

提供第一手新聞解析、財經趨勢、專屬活動

已加入收藏
已取消收藏
熱門關鍵字
熱搜內容
現正閱讀
放棄台北 一個原民青年回鄉接村長的故事
畫重點
段落筆記
新增筆記
「請稍等」英文別直接中翻英說please wait a minute!一次掌握,常用的電話對談英文
0
/500
不公開分類 公開分類
儲存
我的收藏
稍後閱讀
新增收藏分類
特別企劃
看見 台灣美麗而柔軟的力量

生活 | 時尚藝文

放棄台北 一個原民青年回鄉接村長的故事

撰文者:陳鈺尹、陳柏文
蹲點台灣 2012.10.04 18,892
(攝影者:陳鈺尹、陳柏文)

編者語:
「蹲點‧台灣」活動為中華電信基金會和政大廣電系共同舉辦的志工服務活動。今年總共有29組大專學生,在暑假中,到全台灣20多個社區,花15-20天時間,為當地社區做志工服務或是拍攝記錄影片。商業周刊以媒體專業從旁協助指導學生寫作文章和提供取材建議。

這20個偏遠社區,從新北市、苗栗、南投、台南、高雄、屏東到花蓮、台東甚至有自行提案的蘭嶼。多數學生在活動開始前都沒去過這個地方,卻十分渴望在盛夏去那邊服務人群,為台灣這塊土地盡份心力。

商業周刊網站將從7月27日起,每週五在蹲點台灣部落格上精選並經過編輯後刊登一篇參與蹲點台灣的學生部落格文章。讓我們一起透過這些年輕的眼睛,看看這些同樣在台灣,你我卻都沒有機會去體驗的生活和想過的事情。

廣告

正文開始

我們是來自國立東華大學的學生鈺尹和柏文,參加「蹲點‧台灣」是因為想在暑假做點不一樣的事情,所以我們想用影像來記錄這塊我們的土地,在7月15日的時候前往了屏東東源村。

近年來原鄉部落的年輕人口外流比例急遽提升,留在部落中絕大部分是耆老與小孩,使得原住民在文化傳承上面臨斷層。屏東東源村是傳統的排灣族部落,人口數約五百人,富有良好的生態環境,保存了完整的排灣族傳統文化。然而他們仍與其他部落面臨著相同的難題,年輕人出去工作後就不再回來;雖然有部分青年自覺返鄉為部落服務,但人口回流的速度卻仍然趕不上流失的速度,使得部落耆老們不禁要問:「年輕人,你們為什麼不回家?」

來到東源兩個禮拜,隨著到來的野薑花季系列活動,整個部落的族人們也動員了起來。不論是活動會場的布置、部落生態的導覽解說,亦或是青年會所的重建等等,在各項事務上都能看到許多人賣力工作著,而裡面絕大多數都是近幾年陸續回來的青年。

維倫是青年中最早回到部落的,從小就在外地讀書,大學畢業當完兵後選擇在台北工作。而六年前的一場意外,在部落中擔任村長一職的父親因為長期處於疲憊勞心而中風倒下,因此選擇回來接下父親的工作。

從代理村長到正式村長,過程中許多族人們對維倫有很大的期待並且拿著放大鏡檢視他,想看這位對部落不熟悉的年輕人到底能做些什麼?而他背負更大的壓力是來自向來有好口碑的村長父親,老人家總會指點他說爸爸之前都是怎麼做的,這讓維倫始終背負著爸爸的影子。

回想起這一段,他便掉下了眼淚。這對於一個社會新鮮人來說,選擇放棄在都市裡工作而回到部落裡服務,面對不熟悉的環境、人事物,是背負多麼大的責任及勇氣。面對這些,維倫並沒有逃避,而是虛心學習,盡最大的努力來為部落服務,而他的付出也逐漸被看見進而得到肯定。

青年是部落的主力;想要凝聚部落族人,當務之急就是凝聚青年們的向心力。有心一起來做事,就能事半功倍,讓部落更好。從鄉運籌備開始,麻里巴廚房從無到有一磚一瓦地建立起來,還有年度重要的活動野薑花季,過程中都是靠部落青年們團結力量的展現。

而維倫在這當中扮演著領導者的角色,搭起溝通的橋梁,也總是想著能為部落再做些什麼。維倫說道:「部落有很多事情是年輕人可以做的,而且是年輕人必須做的,尤其是『傳承』這件事。老人家常常教我,曾經有一次跟我說:『現在可以教你我會的,但教完你之後,我恐怕就沒有機會去教別人了!』所以我拚了命都要學會。」從維倫的眼神看出他的堅定。

還有孫銘恒,也是從小就離開部落,政治大學教育系畢業後便到原住民文化中心上班,雖然從事的是原住民相關的工作,但他卻有感而發:「許多從事原住民文化工作者,對於自己部落參與卻是零。」因此,他選擇辭去工作,回到部落裡尋找對自己的族群認同。

剛回到部落的那段時間裡,銘恒並沒有固定的工作。回想起當時,他說道:「大家都在看我到底能在部落撐多久,一個月、兩個月、半年或一年?」而在一次的機會下他錄取成為牡丹國小的老師,他選擇用自己的專長也是最有意義的方式來為部落貢獻-教導部落中的小孩子們。從日常學校的課程到暑期的課後輔導班,另外還包含了許多結合當地生態環境與文化的生態寫生及族語歌謠課程。

銘恒說:「自己快三十歲了才開始了解部落,很晚。把心力放在小朋友身上,希望由他們來創造歷史,不要他們像我一樣重蹈覆轍,很小就離開,等長大之後才要面臨很辛苦的追尋自我認同的過程。」

東源村有著一群熱情的年輕人,維倫、銘恒以及許多部落青年們,他們為部落中所做的一切,純粹是希望讓在外工作的青年知道仍然有許多族人在為部落做事情,讓他們覺得有希望。只要他們想回來,就能為部落盡點力。


在外工作的青年能願意回部落服務雖然還是有其現實的困難面,但就像銘恒所寫的歌詞一樣,只要相信你能為部落做些什麼,你就能為部落做些什麼。

離開太久了我的家
已經聽不懂vuvu說的話
離開太久了我的鄉
就連八步舞都跳的凌亂
只要相信 節奏是你的脈搏
旋律是你的呼吸 就在身體裡的寶藏
只要相信 用汗水去堆積
用眼淚去尋覓 你就會找回自信

下滑載入更多報導
台東 蹲點台灣 原住民 部落 東源村
蹲點台灣
蹲點台灣

每年暑假,總有一群大學生,帶領我們到全台灣各個角落,用鏡頭傳遞台灣在地的美麗與感動,也透過實際行動讓我們發現數位科技將心拉得更近、讓腳步邁得更遠!

廣告
留言討論
下滑接續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