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周

啟動成功關鍵,隨時掌握商周.com最新資訊

提供第一手新聞解析、財經趨勢、專屬活動

已加入收藏
已取消收藏
熱門關鍵字
熱搜內容
現正閱讀
撈夠本才划算?褚士瑩:因為不想成為「貪心的人」,我很少去吃到飽餐廳
畫重點
段落筆記
新增筆記
「請稍等」英文別直接中翻英說please wait a minute!一次掌握,常用的電話對談英文
0
/500
不公開分類 公開分類
儲存
我的收藏
稍後閱讀
新增收藏分類

生活 | 美食

撈夠本才划算?褚士瑩:因為不想成為「貪心的人」,我很少去吃到飽餐廳

撰文者:褚士瑩
閱多.閱好 2016.06.08 53,238

吃剛好就好,不用吃到飽

我之所以傾向不選擇吃到飽,原因有兩個,第一是怕浪費食物;第二是不想要自己也變成一個貪心的人,取用比我需要的還要多的資源。

我一位加拿大航海作家朋友丹尼森(Dennison Berwick),最近剛剛花了3年的時間,完成單人駕駛他的32英尺帆船「觀音號」,從一場高度冒險的極地航海回來,我們重逢聊天的時候,我問他這段時間學到最重要的功課是什麼。

廣告

「我學會什麼叫做『剛好』。」丹尼森說。「在岸上的時候,我常常只為了喝一小杯茶,煮一整壺熱水,剩下的就會倒掉。但是因為在船上,要煮沸熱水需要用柴油,為了省著用,我想要喝一杯茶的時候,才煮不多不少,剛剛好一杯茶的水。」

在這個「吃到飽」(All-you-can-eat buffet)制度暢行的時代,「剛好」卻變成了一個需要訓練自制力的困難功課。

為了學會「剛好」,我很少涉足吃到飽的餐廳,頂多一、兩年一次的程度。

身邊雖然也有不少人對吃到飽的餐廳敬謝不敏,但理由跟我通常不大相同。

「吃到飽餐廳的食材一定比較差,不然怎麼能讓人無限制地吃?」

「我在減肥,去這樣的餐廳吃飯沒有辦法計算卡路里。」

「食量太小,不划算,沒辦法撈本。」

「我家小孩專門挑便宜又容易飽的東西吃,氣死我了!」

所以與其說我不喜歡吃到飽餐廳的食物,其實我更不喜歡那些喜歡去這些餐廳的人。因為旅行者總是走到哪裡、吃到哪裡,隨遇而安,到處有驚喜,當然也有驚嚇,對於食物我並不挑剔,食材夠不夠高檔,CP值高不高,其實沒那麼重要,畢竟我既不算美食主義的擁護者,也不是美食評論家。

我之所以傾向不選擇吃到飽,原因有兩個,第一是怕浪費食物,因為根據統計吃到飽的餐廳,上桌的食物有高達40%是扔掉的;第二是不想要自己也變成一個貪心的人,取用比我需要的還要多的資源。

記得在美國哈佛大學甘迺迪政府學院念研究所時,我跟著一個專門做國際發展的教授,學習發展領域的顧問諮詢,當時正好有一個客戶是位於亞利桑那州東邊的「白山阿帕契部落」(White Mountain Apache Tribe),需要研究「加拿大馬鹿」(Elk)繁殖過剩,造成山區開車交通危險的問題,因此如何在不損害部落傳統價值,甚至增加部落收入的前提下,有限度地開放非部落成員打獵。

加拿大馬鹿這個名字聽起來很陌生,但是牠幾乎是世界上體型最大的鹿,也是北美洲和亞洲東部體型最大的哺乳類動物之一。到底有多大呢?如果不計算鹿角的話,成鹿的肩膀大概有1.5米高左右,重量300多公斤。試想著如果晚上在山路上開車,馬鹿受到車燈的驚嚇,高速衝到馬路上,說有多危險、就有多危險。

阿帕契族不像拉科塔(Lakota)7個蘇族部落,把加拿大馬鹿當作心靈與精神的象徵。拉科塔的男性出生時,就會被贈予一顆加拿大馬鹿的牙齒,以保佑這個孩子能平安長命。但是阿帕契人也謹守著「不過度向大自然拿取」的原則,所以每戶人家每年只能在秋天獵取一頭加拿大馬鹿,使用牠的毛皮,將肉曬成乾,在冬天缺乏食物的時候,作為肉類的來源。

「數量太多?那多獵幾頭就好了啊!反正自己不用還可以賣人...... 」這種想法,對於節制的印地安部落原住民來說,是不可想像的貪婪,所以才需要哈佛教授幫助他們找尋解套的方法。

其實不只是原住民部落,在過去的農業時代,採集跟收穫的目的是生活的必須手段,為了能夠源源不絕取得食物,都會有所節制 。比如英國有一首家喻戶曉的童謠—

One, two, three, four, five,(一二三四五,)
Once I caught a fish alive,(我抓到活魚,)
Six, seven, eight, nine, ten,(六七八九十,)
Then I let it go again.(我又把魚放走。)
Why did you let it go?(你為什麼把魚放走?)
Because it bit my finger so.(因為牠咬我手指頭。)
Which finger did it bite?(咬你哪根手指頭?)
This little finger on the right.(右邊的小指頭。)

這一首聽起來很平凡的童謠,卻代表了一個社會的富足跟公民意識的成熟。

喜歡釣魚的人都知道,釣魚的快樂,不見得來自於把釣上來的魚吃掉。很多先進國家政府明文規定,釣客如果釣到小魚、已懷孕的母魚,或是一些瀕臨絕種的魚類品種,就一定要放生。有些國家也規定在一定深度的海洋、河流或湖泊,特定漁獲是不能帶走的。就算能合法帶走,大多數先進國家的釣客,頂多是照張相,或是留下一張魚拓,然後就小心翼翼地把魚放回水中,放牠自由,享受釣魚的樂趣,但細心不傷害生物鏈的平衡。

這首童謠接著還有兩段,分別抓到螃蟹跟鰻魚,但結果也都一樣是放掉,因為跟魚一樣,咬了我的小指。

咬了我,所以我把魚放走,跟「竟敢咬我?老子不把你給吃掉我就不是人!」是兩種完全不同的生命態度。吃到飽無非就是貪婪的人類,把這個世界吃個片甲不留的縮影。

但是對於基本生活已經富足的現代人來說,「吃到飽」似乎反映著要把所有一切都據為己有的壞習慣,已經不是為了需要,收穫最重要的目的,變成了占有欲,和「什麼都太多比較好」的錯誤安全感。

書籍簡介

 

美食魂:全世界都是我的餐桌
作者: 褚士瑩
出版社:大田
出版日期:2016/05/01
語言:繁體中文

褚士瑩

每當我的舌尖有幸與不同起源的食物相會,靈魂與不存在的時代建築交會的剎那,我都會記得需要有多少的愛跟多少的巧合,才能造就我們如此幸運的相逢,一期一會,一日一生。 __褚士瑩

國際NGO工作者。

擔任美國華盛頓特區國際金融組織的專門監察機構BIC(銀行信息中心)的緬甸聯絡人,協助訓練、整合緬甸國內外的公民組織,包括各級NGO組織,少數民族,武裝部隊,流亡團體等,有效監督世界銀行(The World Bank Group)、亞洲開發銀行(ADB)及世界貨幣組織(IMF)在缺席二十多年後重回改革中的緬甸,所有的貸款及發展計畫都能符合財務正義、環境正義,以及其他評量標準,為未來其他各項金融投資進入緬甸投資鋪路。

回台灣的時候,他跟在地的NGO工作者,一起關心客工、新移民、部落、環境、教育、社區營造、農業、自閉症成人、失智症家屬的支持等,希望更多優秀的人才能夠加入公民社會,這個領域的專業人才能夠一起做得更好。

沒有做這些嚴肅的事情時,他喜歡寫作,航海,划獨木舟,騎自行車,喝黑咖啡,吃芒果。至於去埃及AUC大學唸新聞,泰國唸語言,哈佛大學甘迺迪學院唸公共政策,這種讓人匪夷所思的事情就不用提了。在大田出版的中文作品包括「元氣地球人」系列、《年輕就開始環遊世界》《每天多愛地球一點點》《地球人的英語力》《給自己10樣人生禮物》《給自己的10堂外語課》《比打工度假更重要的11件事》《1年計畫10年對話》《我故意跑輸》《1份工作11種視野》《旅行魂》。

 

下滑載入更多報導
褚士瑩 吃到飽餐廳 貪心 划算
閱多.閱好
出版社

閱讀使人生豐富,看不到的風景、吃不到的食物,就用閱讀補足吧! 在這裡我們為您挑出五花八門好文,讓您生活“閱”來越豐富。

廣告
留言討論
下滑接續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