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周

啟動成功關鍵,隨時掌握商周.com最新資訊

提供第一手新聞解析、財經趨勢、專屬活動

已加入收藏
已取消收藏
熱門關鍵字
熱搜內容
現正閱讀
雲端上的愛情(五)
畫重點
段落筆記
新增筆記
「請稍等」英文別直接中翻英說please wait a minute!一次掌握,常用的電話對談英文
0
/500
不公開分類 公開分類
儲存
我的收藏
稍後閱讀
新增收藏分類
特別企劃
打開導演的故事本:楊雅喆的創作歷程

生活 | 時尚藝文

雲端上的愛情(五)

撰文者:楊雅喆
導演的故事本 2012.05.28 25,854

「除了喝醉酒之外,還有什麼辦法可以讓男女主角的關係迅速昇溫?」

和另一半吵架心情不好?還是,聽聞對方不幸遭遇心生憐憫?

都是藉口罷了。

廣告

這是禛姐和IT底迪在書展站櫃時喇賽的話題。

副總每每向客人推銷他最愛的作家小說時,必然會引用喝醉酒莫名其妙投宿賓館這橋段,殊不知日劇二十年前就已經演過了,這讓禛姐十分的不屑,但仍然得在一旁陪笑。

曼谷地獄般的氣溫:攝氏四十度。

因為例行的週會中,同事臨時無法跟副總一起參展,禎姐義無反顧舉手接下了這個屎缺。心裡面到底仍然有跨不過的障:畢竟孤單一人去參加婚禮會被視作婚姻不幸的可憐女人吧!

「唉,看你過的這麼不好,那我也就放心了......」婚禮中,大王笑呵呵的握著她的手,禎姐每每在夢裡驚醒都搭配這暗黑台詞。

 展期的倒數三天,禎姐送走了難搞的副總,只剩IT底迪陪著收拾殘局。

「你幹嘛一直看錶,阿姐?」泰國餐廳裡,底迪一邊剝著蝦殼一邊問,他們關係前一陣子大躍進以姊弟相稱。

七點,這裡慢台灣兩個小時,此刻大王跟新娘應該正在門口送客了。禎姐把自己的海鮮湯推給底迪,幾天下來,她覺得泰國食物只有一種味道。

「副總其實沒有回台灣......」禎姐丟出八卦轉移底敵的注意。
「他叫我把機票改去香港,飛去和小老婆度假。」
底迪張大了眼睛,「那我可不可以也改機票?」
「你想要去哪?」底迪露出了小狗的眼神,禎姐一巴掌呼在他腦杓,「別想了,改機票可是要加錢的啊!」
「泰國有個滿月島,平常的時候都沒有人,滿月的時候整個島擠滿了人,到處都在趴踢。」
「你去過?」
「有人跟我說過,那裡有個酒吧,裡頭的bar tender很厲害,什麼失戀的、難過的事情喝了他的酒,聽了他播的歌就會好了…」
「屁。」
「真的,那得要有緣人才找得到,」底迪認真的說「有些去過的人想要再找就怎麼也找不到了。跟桃花女一樣」
「是桃花源,白痴。」

這裡食物辣辣,人們笑容甜甜,酒吧街戶外座位的mojito薄荷葉涼涼,底迪又在低頭連上FB看前女友的動態,禛姐得要捏著自己的大腿才能忍住不打開唉鳳,想想現在應該已經有好事者把婚禮送客的照片上傳了吧。
她伸手搶下底迪的手機,免得自己也想上FB

「她在以前常去的咖啡店打卡,說酸酸苦苦的味道讓她想哭…」底迪拿回手機,忍不住多看一眼才關上螢幕

「…別傻了,女人不愛就是不愛了,頂多只是罪惡感,就算有罪惡感也不代表她還喜歡你」
「講得好像你很懂,你又知道了?」
「我就是知道…」
「為什麼你知道?」他執拗的表情讓她忽然想起某人,不是大王,而是阿霖。
「…」

禛姐的沈默,讓底迪忽然看穿了禛姐。
「那你告訴我,變心是為了什麼?」
「因為我比較愛他。」他鄉異國,愛恨情仇但說無妨,就當是告解;如果今天參加婚禮大王這樣問,自己應該也會這樣答吧。

「他哪裡好?」
「他很溫柔,他很勇敢…」
禎姐忽然覺得心虛無法再說下去,因為現在自己離勇敢兩字好遠,阿霖也是。
「後悔了吧?」底迪畢竟是聰明人。
「如果後悔了,我老早就轉身走了」
「所以你還是很愛你老公喔?」

禛姐不想說謊,只得保持沈默。日子是過得有點不知所以,從收到大王的喜帖後更加意識到這一點。

「那你怎麼還沒轉身就走?」棋局中,底迪又前進一步。
「我沒有不愛他啊」
「你用雙重否定句。」
「你CSI看太多」
「你輸了」底迪很得意,年輕人最大的優勢就是嘲笑已婚者無聊的生活。
「好,你贏。」禛姐想結帳了,底迪不放過,又點了杯Mojito。

「當初劈腿是因為比較新鮮嗎?」
「不是。」禛姐笑了「是因為他比較性感。」
「我以為只有男生會因為因為性而劈腿。」
「是性感,不只是性。」
「性感不就是性…」
「性感不是只有身材好,不是只有屁股翹不翹、不是只有大小好嗎?」
「…」
「性感是他想說喜歡我的時候,故意看很遠的地方;性感是他說如果比較喜歡他,就跟他在一起,不要想太多;性感是他牽著我的手的時候很篤定,知道我們要去哪裡。」
「喔。」底迪直直看著禛姐的臉,她沒有迴避。原來你們女生是這樣想。

馬奎斯小說裡的瑪麗亞姑娘,年輕時曾經是個紅牌妓女,老的時候只能降價求售專門教授年輕男孩子各種奇淫技巧。

不知道瑪麗亞姑娘教不教談戀愛。

他們安靜結帳,有默契的不叫嘟嘟車,徒步回飯店。

過紅綠燈時底迪拉起禛姐的手,慢慢的走著,然後一路就沒有放開過了。

剛剛發生很長一段沈默時,禛姐就預感會這樣。

她希望這條路長一點,這樣她可以搞清楚是怎麼一回事。

他希望這條路短一點,這樣他就不會打消心裡面的慾望。

不長不短,剛剛好不讓彼此有機會後悔的時間。

飯店到了,在此之前若發出任何聲音詞句,就破功了,只等在電梯裡最後的空檔。

「到我那裡吧,」底迪說。
「我會戀床。」禛姐用荒謬的理由不直接表達是否。

雄兔腳撲朔,雌兔眼迷離,連禛姐自己都無法辨認自己真正的心思。

禛姐慢慢打開房門,獨自坐在黑暗中。

「到我那裡吧。」她想著剛剛底迪的神情。

當初阿霖也說了類似的話:如果比較喜歡我,就在一起吧。

那是性感無誤。

飯店走廊的地毯,吸盡來去訪客的腳步聲。

但沈沈的,她感覺到男孩的腳步,沒有遲疑的停在自己的房門口。

小說裡,老牌妓女瑪麗亞姑娘在生命盡頭,已經開始策畫自己的墓園時,很久不跳的心,卻因為一個陌生男子又活了起來。

禛姐打開房門。

男女關係昇溫肇因酒醉是爛梗,想莫名逃離到遠方才是事實。 

雲端上的愛情(六)
雲端上的愛情(四)

作者簡介_楊雅喆

囧男孩導演,自稱文未如其名的編導

下滑載入更多報導
雲端 楊雅喆 愛情 禎姐
導演的故事本
楊雅喆

並不存在的影子,素描讓他們有生命。 那些已逝過往,素描讓他們復活。 這是我的每週練習。

廣告
留言討論
下滑接續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