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周

啟動成功關鍵,隨時掌握商周.com最新資訊

提供第一手新聞解析、財經趨勢、專屬活動

已加入收藏
已取消收藏
熱門關鍵字
熱搜內容
現正閱讀
前夫成了閨蜜的新郎,為什麼她卻願意主動當伴娘?
畫重點
段落筆記
新增筆記
「請稍等」英文別直接中翻英說please wait a minute!一次掌握,常用的電話對談英文
0
/500
不公開分類 公開分類
儲存

生活 | 養生保健

前夫成了閨蜜的新郎,為什麼她卻願意主動當伴娘?

撰文者:賈永婕
閱多.閱好 2015.05.21 56,850

陪新娘來店裡看婚紗的人,除了情人、婆媽、姊妹之外,更多是新娘的閨蜜陪著來。宜靜是七年前來C.H拍婚紗照的新娘,當時陪她選婚紗的就是閨蜜小艾;這次換小艾結婚,宜靜陪她來看婚紗,理所當然。

剛開始,曾經接待過她們的業務小蘋果,並沒有覺得太奇怪的地方,直到和她們談到婚禮伴娘的服裝時,小艾告訴小蘋果:「伴娘,就是宜靜。」時,她聽了是滿腹疑問。

「她們年輕人會不會是因為不懂禮數?所以不知道已婚的太太,不能夠再當伴娘?還是她們百無禁忌,毫不在意?」小蘋果告訴我時,我提醒她,不管客戶在不在意?知不知道?我們都應該再跟她們提醒或確認。所以,當兩人再次來店裡溝通一些拍照細節時,小蘋果私下就「伴娘人選」的問題,提醒了新娘。

廣告

「謝謝妳提醒,我不忌諱這些的,況且宜靜目前單身。對我來說,她願意主動當我的伴娘,陪著我張羅這些結婚細節,對我來說很重要,也是對我最大的祝福。」小艾話說的語重心長,勾起小蘋果的好奇心。

「總經理,既然新娘不介意,我當然也就沒有繼續往下說。不過,我就是覺得怪怪的。沒想到第三次,小艾和準新郎一起出現時,我覺得新郎好面熟。經過我一番調查後,妳知道嗎?我有驚人的大發現,原來,小艾要結婚的新郎,竟然是宜靜的老公。」

接下來小蘋果被勾起的八卦魂欲罷不能,小艾、宜靜這對閨蜜間的故事,就這樣一點一點地被小蘋果挖了出來。

宜靜、小艾兩人從高中時代開始,就是好朋友。兩人要好,個性卻很不相同;宜靜,聰明外露、個性自我、任性隨意;小艾,相較之下,頭腦就比較簡單,帶點傻氣,所以相對她比較認命。

廣告

就像宜靜曾在大學時代,鬧過轟轟烈烈的事端一般。原來,宜靜在系上分組作業提出的創意構想,被學姊擅自剽竊,拿去作為校外論文的發表。宜靜發現後,相當氣憤。於是,拿著證據,直接在課堂當教授、同學的面前揭發學姊,這完全就是她的作風。

但專任教授卻認為,既然是分組作業,學姊如果也曾參與討論,就不能斷定學姊抄襲。於是沒有積極處理。宜靜不肯善罷干休,一路投訴告到學務處,要求學校處理,甚至還到學校公開的PTT要求公斷,引起軒然大波。搞到最後教授被調查,只是沒想到宜靜的下場,竟然是那學期的這門學科被當。

但如果相同的事情發生在小艾身上,小艾就會選擇息事寧人,最多也只是私下去告訴教授,教授如果不受理,小艾最積極處理的方式,大概就只會給自己尋找一個舒服的理由,消化掉負面的情緒,息事寧人。

因為個性互補吧,所以兩人結為好友以來,宜靜通常都是發聲的主角,而小艾的世界,也大都是繞著宜靜打轉。大學時,兩人雖然不同校,各自也都交往不同的朋友,但兩人的默契、交情,就是和後來認識的朋友不一樣。加上宜靜對人防衛心重,所以心裡有心事或想法,有時也未必真正顯露出來。所以,即便是曾交往過一陣子的男朋友們,也未必抓得住宜靜的心思,宜靜最常跟小艾說:「他們反正是不懂,我也不想說。」至於,小艾真懂宜靜嗎?宜靜就曾告訴小艾說:「我想妳當然也是不懂,不過這不重要,我就是放心講給妳聽。」而小艾反正也不喜歡複雜的事,宜靜說她不懂就不懂吧,反正宜靜願意講,她聽就是了。

而對小艾交往的男朋友們,宜靜通常也會事先警告他們:「不准欺負小艾!」,她就像是小艾的姊姊一般。其中曾發生過小艾交往過的男友小P,慣性劈腿,小艾一把眼淚一把鼻涕時,宜靜就直接找到小P,當場賞他一耳光,幫小艾出氣,甚至直接跟小P說:「你根本配不上小艾,請你離小艾遠點,能滾多遠就多遠。」。

宜靜大學畢業後,去了美國念書。兩人雖然相隔遙遠,但絡沒少過。這期間,無論工作或感情上的大、小事,彼此也都分享。

宜靜認識Allen是在朋友家的聚會上,那時候宜靜已經決定回台灣找工作,Allen則是一家電腦公司的工程小主管,原本沒有交集的兩人,是因為貓咪阿肥開始認識。宜靜準備回台灣,正在猶豫要不要把養了三年多的阿肥帶回台灣,或是幫它找到一個好主人寄養。宜靜認養阿肥的時候,阿肥已經是一隻高齡貓,加上在外流浪受過傷,所以經過醫生的診斷,年事已高的阿肥,並不適合飛機的長途飛行,但阿肥這三年多來,就像是宜靜在異鄉唯一的親人一樣,所以宜靜遲遲下不了決定。

因為一對夫妻朋友有意收養阿肥,但家裡其實已經養了三隻貓咪,宜靜怕阿肥受欺負,所以先去幫阿肥探探狀況。那天,Allen正好也在,宜靜進門的時候,Allen正跟貓咪玩得不亦樂乎,讓宜靜對他留下了極深刻的印象。那天實地探訪後,夫妻朋友的環境和愛貓的態度,讓宜靜決定把阿肥留給他們照顧。

宜靜當晚跟小艾視訊,還跟小艾說:「平常我不常在家,阿肥都是孤伶伶一個,未來如果有家人陪牠,會不會更好些?」宜靜告訴小艾,下午在朋友家遇見一個叫做Allen的男人,這是他提出來的論點,卻也是她從來沒思考過的問題。

因為阿肥,小艾發現宜靜跟她提到Allen的次數,愈來愈多。約莫兩個月後的某一天,宜靜突然視訊告訴小艾:「小艾,我懷孕了。我該生下來嗎?」在小艾的追問下,才知道孩子是Allen的,但糟糕的是在宜靜的認知裡,Allen根本不算男朋友,只是一個「人很好」的朋友而已。宜靜跟小艾說,Allen是一個很直白的人,認識不到三天,他就對她表示好感,也告訴她,他正在找一個以結婚為前提交往的女友,並且認識宜靜的同時,他身邊也有幾個還在約會的對象。但如果宜靜願意給他機會,他就不會再和其他人約會。

「小艾,他真的是一個好好先生,脾氣好、對人也好,在我面前,他像是一個大人,理性而成熟。但我試過,我們之間,除了阿肥,沒有辦法有其他的話題。即便上床,我們的頻率也不對,他親吻我之前,還會刻意先漱口……,這對我來說,是不可思議的煞風景。我其實已經告訴他說,我們真的無法在一起。」

生?或不生?宜靜歷經一番掙扎,最後決定她要獨自把小孩生下來。視訊裡,她跟小艾說:「遇到Allen之後,連我自己都覺得我變得很不正常,我怎麼會和他上床?又怎麼會讓自己懷孕?甚至,我知道這個孩子,會綁住我的自由,應該拿掉她。但是,我卻鼓不起勇氣,決定生下小孩對我來說,實在是很懦弱的一個決定。」

懷孕初期,宜靜的狀況很差,根本沒有辦法坐長途飛機,所以延宕了回台灣的時間。有一晚,宜靜大量出血,在不得已的情況下,打了電話跟Allen求救。後來,他當然也就知道他是小孩的爸爸。

接近感恩節前的一週,小艾接到宜靜的電話,電話裡她告訴小艾,要飛回台灣辦婚禮,希望她能事先為她張羅婚禮細節、像是挑選婚紗、拍照等。一週後,感恩節當天,宜靜就和Allen回到台灣,很快時間將婚禮到位完成,給雙方父母一個交代後,兩人就又一起飛回美國。

宜靜決定結婚,小艾是意外的。尤其是見到Allen本尊之後,她怎麼看他,他都不像是可以闖進宜靜生活裡的那個人。Allen進退有禮,真的就像宜靜形容他的,是個懂事的大人;相形之下,宜靜就像是個任性的大小孩。大人照顧小孩,要很有耐心,大人照顧小孩也要很周到,只是小孩哪可能乖乖聽話?宜靜說,婚後發生第一個嚴重的衝突,就是因為產檢。宜靜產檢,Allen每次都會儘量請假陪伴,新手爸爸得失心很重,有次例行產檢,Allen沒有事先跟宜靜討論,竟然請醫生安排一個非產婦必要的例行檢查項目,當下,宜靜覺得Allen真的很不尊重她,不但拒檢,回到家兩人還為這件事,吵得不可開交。「那是一個寵物傳染病的篩檢,我不懂,這關阿肥什麼事?阿肥怎麼可能有傳染病?非要做這樣的檢查,我實在不懂為什麼要做?而且事先不跟我商量?」

宜靜說,她當下很難忍受,他對阿肥的質疑,就像疑神疑鬼一個親人得了傳染病一般。而且,她更在意,Allen根本不尊重她,「小孩在我的肚子裡,是不是要從我身上取走什麼,應該要事先讓我知道,並且同意。」

小艾說,宜靜跟她說這件事時,她雖然靜靜聆聽,也勸她不要生氣,但其實心裡很納悶宜靜的情緒。她心想:「這有什麼好生氣?如果所有檢查,都是為了共同孩子的健康,那的確是需要做的。況且Allen的擔心,也是新手爸爸的正常反應。」但,小艾,沒有把自己真實的想法跟宜靜說。

當然,這件事在Allen不斷的道歉下,終於還是平息了宜靜的怒氣。

懷孕七個月時,宜靜不顧醫生搭機危險的警告,堅持要回台灣生產。Allen也只好順從宜靜的想法,Allen臨時請了幾天假陪宜靜回台灣,來去匆匆,安頓好宜靜母子,才趕回去上班。臨走前,Allen第一次單獨約小艾吃飯,「妳是宜靜最好的朋友,她很依賴妳,因為臨時決定回台灣生產,時間太匆促,所以我必須趕回去交接工作,才能再回來。我不在的時間,只能拜託妳多多關照宜。」Allen說,宜靜這一個月來,總是怪怪的悶悶不樂,問她怎麼了?她總是說:「累了!」Allen問多了,她就會大發脾氣。後來就突然跟Allen表明,非要回台灣不可。 「我其實也覺得,她回台灣生孩子比較好,我有時候工作忙,真的也無法一直陪她。她在這裡,有熟悉的家人和妳這樣的朋友陪她,我想這樣,她情緒應該會比較穩定。」Allen說,他回美國交接工作後,就會趕緊回台陪宜靜,之後,只要宜靜想留在台灣,他就請調回台定居。

Allen一走,小艾看宜靜好像如釋重負,覺得十分奇怪,小艾問宜靜:「你們夫妻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宜靜回小艾:「我好像從婚姻的牢籠裡逃了出來,我幾度想跟Allen提分手,但孩子畢竟還沒出生,看他樂在當爸爸的喜悅中,我根本沒有勇氣,告訴他我想要離婚。而且不管我怎麼發脾氣,他都默默忍受。」

宜靜說,她很不開心、很不快樂。兩個人在一起生活,Allen對她既周到又好;像是他打呼聲很大,怕吵到她和寶寶睡覺,竟然主動跑去醫院做手術;家裡的家務,也都自己動手整理,雖然不至於到有潔癖,但他明明就是一個生活井然有序的人。宜靜覺得,她出現在他的生活裡,就變成把他生活搞得一團亂的人;而Allen闖進她的生活,他就像是一個老師,雖然不至於到嘮叨的長篇說道理,但她卻也被迫Follow他的很多規矩。所以,無論他怎麼對她好,她都覺得嫌棄、生氣,他做越多,她越覺得喘不過氣來,覺得自己快被他的好,窒息。「我不敢坦白說實話傷害他,所以只能先逃開。」

不過,宜靜逃開的時間,並沒有很長。Allen真的如他告訴小艾的,交接了美國的工作,申請調回台灣。宜靜生產前,他就回到宜靜身邊。而隨著宜靜的反覆無常,Allen因為求助於小艾,他跟小艾的接觸也就越頻繁。但介入越多,小艾就越同情Allen,在她看來,Allen沒有哪裡做錯,有錯也只是錯在他並不知道,宜靜一點也不愛他。

小孩生下來,他喜孜孜抱著剛生出來的孩子,到宜靜身邊給她看,Allen才正感動開口說:「老婆,妳辛苦了!」沒想到,宜靜竟然回他:「Allen,我們離婚吧!」Allen一頭霧水,以為宜靜產後憂鬱,除了求助醫生,同時也求助小艾,小艾雖然不明白宜靜提離婚的時機,卻也不覺驚訝。只能反過來安慰Allen,這只是新手媽媽的一時情緒,宜靜會改變想法的。

女兒出生,宜靜把心思轉向孩子,和Allen暫時相安無事,也就沒有再聽她提起離婚的事。直到女兒四歲生日那一天,宜靜直接給Allen離婚協議書,她告訴Allen,她可以自動放棄監護權,但唯一的條件就是她可以隨時看女兒,她不要贍養費,但希望Allen可以先借她一筆錢,讓她可以找房子搬出去。宜靜告訴Allen:「這幾年,我像是被困在婚姻牢籠裡的鳥,都快忘記怎樣可以自由自在地在天空飛翔,我已經犧牲太多,現在我想找回以前那個任性而為的自己,至少,快樂就快樂,想哭就哭。Allen你是一個很好的丈夫、盡職的爸爸,我要離開,單純因為我真的不適合婚姻。我不想繼續這樣,也不想繼續懦弱下去,我不想因為討厭這樣的自己,而討厭你和安妮。」

沒有給Allen考慮的時間,宜靜留下簽好字的離婚協議書以及一封信,隔天就消失了。去了哪裡?何時回來?這次,宜靜連小艾都沒說。

宜靜走得很突然、也很匆忙,小艾除了安慰突然失婚的脆弱男人,也幫忙照顧跟著單親爸爸生活的小女孩。這對多年來孤身一人,渴望家庭溫暖的她來說,好像從中也得到某種慰藉,慢慢地,宜靜好像真的從他們身邊消失了,等到小艾意識這樣下去會無法脫身時,三個人之間互相依存的情感,已經在不知不覺中,發生質變了。

小艾跟小蘋果說,小安妮算是她和Allen之間的紅娘。兩人幫她過七歲生日,切蛋糕許願時,安妮三個願望中,竟然有一個許的是:「爸比牽著小艾阿姨的手,小艾阿姨牽著我的手,我們一起去迪士尼。」安妮童言童語的大聲說,兩個大人聽了卻是一臉尷尬。慶生結束,Allen開車送小艾回家,一路上,Allen跟小艾連聲抱歉:「小孩子的話,妳別介意,她這樣說只是很喜歡妳,謝謝妳這幾年來,為我們所做的一切。」小艾聽到Allen客套的解釋,心裡反而有一股說不出的失望,一路悶悶地不說話,直到抵達家門口。

但也因為小孩無心一句話,小艾說,她才開始誠實面對自己的感情。

「我知道自己不應該期待什麼?但聽到Allen刻意的解釋,我卻覺得很難過,好像告白被拒絕一般。」於是,慶生結束後的那整整一週,小艾都沒有出現在Allen家,連電話也不打。以前,小艾總會空出時間,特地去接安妮放學,也會陪安妮做功課、講故事,等安妮睡了,Allen再送她回家,回家路途雖然不遠,但兩人總可以利用時間,聊聊天、聽聽音樂,或是有時Allen肚子餓,她會陪著他到家附近的麵攤吃宵夜。兩個人雖然沒有親暱的肢體動作,但心裡存在一種互相依賴的親密感。

小艾說,難過的情緒,讓她意識到自己的真心,但她也開始很害怕,怕對不起宜靜,怕別人怎麼看她?怕只是自己的自作多情……。最後,她決定趁沒有發生任何事,也沒人發現任何事時,趕緊退出Allen和安妮的生活,讓一切回到原來的位置。

刻意保持距離的這一週,除了不明就裡的安妮還是每天打電話給她之外,Allen沒有任何音信訊。表面上,小艾好像鬆一口氣,但心裡對於Allen的冷淡,難免還是介意。一週又一週過去了,小艾每天數著日子,除了Allen還是沒有給她打電話之外,漸漸地,安妮打來的電話也變少了,再慢慢地,等到連小艾自己也數不清日子究竟過了多久的時候,Allen竟又出現在她公司門口。

Allen攔下小艾,搖下車窗,小艾看見安妮也坐在車上。Allen說: 「小艾,有空一起去吃飯嗎?」一旁的安妮也幫腔說:「小艾阿姨,妳好久都沒來看我,我很想妳,我們一起去吃飯,好不好?」小艾一時之間不知道怎麼拒絕,只能點頭上車。三人之間,就好像什麼事都沒有發生過一般,吃了一頓歡樂、輕鬆的晚飯。後來送小艾回家,車上安妮一如往常,拉著小艾的手撒嬌:「小艾阿姨,我禮拜天學校運動會,妳來幫我加油好不好?」小艾害怕自己的心又動搖,狠下心跟安妮推說:「小艾阿姨,禮拜天要加班,只能讓爸爸去幫妳加油了。但阿姨一定會在心裡幫妳加油。」但安妮顯然不放棄,小艾下車時,安妮又搖下車窗撒嬌地說:「小艾阿姨,能不能不加班啊?」後來,還是Allen跟安妮說:「不要為難阿姨。」安妮才一臉失望,跟小艾揮手說再見。

只是一回到家,小艾就動搖了。「反正就最後一次,只是去運動會加油,沒有其他的。」小艾找理由說服自己,但一下又告訴自己:「好不容易,拉開了一點距離,我還要讓自己越陷越深嗎?」就這樣自我掙扎,反覆了好幾天。但禮拜天一早,小艾還是去運動會,才走進學校,老遠就在教室門口看到Allen,Allen先和她打了招呼。

「今天不加班了?為了安妮請假?」
「我週六先加班趕完了,既然安妮希望我來,我就來幫她打打氣,沒什麼的。」

「最近很忙?都不見妳來家裡。安妮總是念著妳。」
「接近年底,公司事情是比較多。」

「聖誕節妳有計劃?」
「我……應該會跟朋友出國吧!恐怕不能一起過。」小艾遲疑了一下,心虛的說了謊。

「這樣啊……」Allen 說完,也若有所思的停頓了好幾秒鐘。

還好,學校這時廣播響起,暫時化解了雙方的尷尬。運動會結束,在安妮的撒嬌下,小艾跟父女倆又去吃了頓飯。可能是白天運動會太累,安妮一上車就睡著了,於是Allen提議,去遠一點的地方看看夜景,也讓小安妮多睡一會。小艾想不出什麼拒絕的理由,也就默默的任由Allen把車往陽明山的方向開。

「小艾,妳最近是不是有什麼不開心的事?我看妳悶悶的。」
「沒什麼特別,就是公司事情多了點。」

「如果可以,我可以請妳多來陪陪安妮嗎?她慢慢大了,有很多問題需要媽媽來教,我心有餘而力不足,安妮經常掛念妳、也很依賴妳。」
「安妮掛念我、依賴我,那你呢?」小艾沉默了許久後,忍不住脫口問。

「我昨天突然收到宜靜發給我的簡訊,今年聖誕節前,她預計回台灣。」Allen沒有正面回答小艾的提問,但卻說了好久沒出現的「宜靜」的訊息。小艾不明白Allen的意思,正在想如何回應時,Allen接著說:「小艾,這幾年一直都是妳,陪著我們,我知道妳是衝著和宜靜的交情,對妳,我不知道有多感恩。我常在想,如果宜靜是那個讓我痛苦的魔鬼,妳就是那個上帝派來解救我的天使,當時如果沒有妳,我根本沒有把握,可以照顧好安妮。妳對我來說,很重要。我知道這一陣子,妳是刻意拉遠和我們之間的距離,我忍著不打電話,是因為我覺得,我不應該這麼自私的綁著妳,讓妳守著我們。因為我不知道,我要怎麼留住妳?或我有資格留住妳嗎?」

聽到Allen的告白,小艾靜靜沒有說話,只是眼眶發熱的看著窗外。Allen用餘光偷瞄小艾,遞了手帕給小艾。但看到遞到面前的手帕,小艾突然笑了:「現在,還有隨身帶手帕出門的老派男人?應該已經絕種了吧。」Allen看小艾的反應,雖然不懂,但看小艾笑了,也就高興的搭話說:「怎麼會老派?從幼稚園開始,我就帶手帕上學,怎麼說也是幼稚才對。」

沒有太多肉麻的言語,小艾和Allen 自然而然又回復到以往,小艾會撥空去陪安妮,然後Allen送她回家,兩人偷得約會的小確幸,讓彼此心裡都是甜甜的。聖誕節很快就到了,宜靜回來是彼此之間「共同」的一件大事,也讓兩人有著「共同」的忐忑。

「我想先徵求妳的同意,這次宜靜回來,我想先單獨約她,由我來告訴她,我們之間的事。我明白妳的遲疑或不安,來自於妳們是感情很深的姐妹淘,但我要告訴宜靜,在她不告而別後,妳為我和安妮所做的一切,也讓她明白,現在的妳,對我們來說有多麼的重要。」Allen搶先在小艾開口前,先表明了立場。小艾明白,Allen不認為他們的相戀,需要取得宜靜的諒解,或是跟宜靜解釋任何他們之間的事,因為對Allen來說,當年是宜靜先放棄了一切。但,小艾不同,她如果沒有取得好姐妹的諒解,是無法安心,一直幸福下去的。

宜靜回到台灣的那天,才下飛機,一通電話馬上就打給了小艾。「小艾,我回來了!我很想妳。妳幾點下班?我去家裡找妳。」電話那頭,傳來宜靜爽朗的聲音。小艾明白,該面對的終究還是要面對。

那一晚,宜靜跟小艾說了當年不告而別的心情,也說了這幾年她的經歷。宜靜告訴小艾說,原本,她只是想搬出她和Allen的家,結束讓她喘不過氣的婚姻,這樣她還是可以留在小孩身邊。但當她提了很多次離婚,Allen不肯也無動於衷時,她只好一走了之。離開的這幾年,宜靜去了很多國家旅行,也刻意不和任何人聯絡,「我知道妳會勸我,也不會贊同我的做法,所以我才連妳也沒說、沒聯絡。」宜靜說。

「那……這幾年,我每週固定發給妳mail,有收到嗎?」小艾問。「收到了,小艾。謝謝妳這麼用心的對我,妳寄來的照片,讓我覺得我這個當媽媽的,並沒有錯過女兒的成長。」宜靜回。

遲疑了一會,深呼吸一口氣,小艾還是決定告訴宜靜:「宜靜,如果,我說如果,我告訴妳我愛上了一個男人,妳會願意祝福我嗎?」

宜靜看著表情嚴肅的小艾,突然笑了出來,「小艾,妳談戀愛了嗎?妳愛上的如果是一個男人,不是女人,我當然會祝福妳啊。但如果妳愛上的是一個女人,我當然不准,因為我會吃醋的。」宜靜笑著說。

「但,那個男人如果是Allen,妳還會祝福嗎?」小艾又深呼吸了一口氣,表情更加嚴肅的問。

「Allen?真的嗎?妳愛上的,真的是他?對我而言,他是個好男人,也是我女兒的爸爸。如果是妳和他,我只有加倍祝福。」看見宜靜一派輕鬆地回,小艾反而更不安。

「宜靜,我是認真的,妳心裡一點疙瘩都沒有嗎?妳不會覺得,我跟妳情同姐妹,我怎麼可以愛上妳的前夫嗎?妳真的可以接受嗎?可以嗎?」小艾一口氣說完想問的話。

宜靜看著小艾著急的臉,再度笑了出來,她主動去拉小艾的手,正經的對她說:「我只說一次,小艾妳聽清楚:妳,是我這輩子最好的朋友,我希望妳幸福,如果妳找到的是真愛,我真的很為妳高興,即使那個他,是我的前夫,我一樣為妳高興。況且,如果他是『前夫』,表示我們都是自由的身份,不管是他或我,我們都擁有重新選擇伴侶的權利。而小艾,妳更是,妳有權去選擇,任何一個妳認為值得的男人。」

就這樣,小艾跟小蘋果說,她原本以為會介意的那個人是宜靜,也擔心會因為Allen,而影響到好友之間的感情。但後來發現,會介意的那個人其實是她自己,那是因為她愛Allen,而宜靜,因為不愛,不愛,又哪會介意?當然不會在乎。

婚紗之後

平安夜,在Allen的安排下,小艾、安妮和宜靜,四人一起到餐廳過節,主餐用畢,上甜點時,卻是由Allen抱著一大束花,推著甜點車走出來,他走到小艾面前,單膝跪下,先是遞上花束給小艾,然後拿出戒指對小艾說:「這是一直以來,我想為我們做的一件事,妳願意成為我們家的女主人嗎?」小艾先是點頭,但隨即看了看一旁的宜靜,宜靜用鼓勵的眼神向小艾點點頭,在一旁的安妮,也高興的拍拍手對著小艾說:「好棒喔,從今天開始我有兩個媽媽,對不對?小艾媽媽和宜靜媽媽。」

著手開始籌備婚禮,宜靜一路陪著小艾選婚紗、挑喜餅,連Allen都有點吃味,他跟宜靜開玩笑說:「我連第二次結婚都脫離不了妳的魔掌,新郎是我,妳們倆姐妹,可以看見我也在嗎?」宜靜也不甘示弱回:「沒有我點頭,你哪來這麼好的老婆?我可是小艾最親的姊姊,『親家』你懂不懂?」小艾說,看他們兩個鬥嘴,她覺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那種感覺很不真實。

而原本以為發現大八卦的小蘋果,因為一點一點知道她們的故事,投入其中之外,也和新娘小艾變成了好朋友。有天,小蘋果在門市遇到我,她抓著我說:「總經理,她們的故事,真的好偶像劇喔,讓我好感動、好感動。她讓我相信,有時候真實人生發生的事,比戲劇還更戲劇。」我開玩笑回小蘋果:「妳應該原本以為,兩個換帖好姐妹,先後嫁了同一個男人,會互抓頭髮、呼巴掌是不是?」沒想到小蘋果心思被我猜中,默默點頭說:「我原本真的以為,會是這樣老梗的劇情。哈。」

轉角遇見幸福

婚姻中的兩個人,除了當初相遇,從腦子裡蹦出的那一點荷爾蒙,成就了愛情之外,想要在一起5年、10年、15年、甚至更久,就要培養像朋友般志同道合的感情。因為一旦有了共同的興趣、共同的話題,以及共同目標,才能讓兩人在一起相處愉快,感情保鮮。

所以,偶爾出一些小花招讓對方驚喜,為平淡的生活增料、調味;或是雙方空出一段時間,安排兩人獨處的旅行,傾聽彼此的聲音;甚至,小別勝新婚,給對方或自己一些獨處的空間、時間,這些都有助於紓解長久相處上產生的壓力。

人的情感,本來就會隨著時間變化,所以聰明的女人或男人,要知道如何去堆疊、累積夫妻間的依賴感、製造被需要感,以及給對方要的安全感,唯有這樣,婚姻才會是符合愛情期待的美事一樁。

書籍簡介

賈永婕的10個婚紗愛情故事
作者:賈永婕
出版社:時報出版
訂閱出版社新書快訊
出版日期:2015/04/07
語言:繁體中文

賈永婕

知名女藝人,畢業於英國Coventry University大眾傳播學系。進入演藝圈從事主持、戲劇等多項工作。2004年成立C.H Wedding婚紗店,替無數新人打造完美夢幻的婚紗造型。近年來,熱衷運動的賈永婕,積極參與鐵人比賽,獲得「三鐵辣媽」的封號。著有《韓國娛樂總動員》、《魔鬼佳人72變:賈永婕瘦身保養全記錄》、《找到幸福》、《51.5公里的瘋狂:賈永婕的三鐵美麗人生》等書。

下滑載入更多報導
新郎 閨蜜偷吃新郎 小艾 新郎偷吃閨蜜 閨蜜 宜靜 兩個好閨蜜 找了一個男人
閱多.閱好
出版社

閱讀使人生豐富,看不到的風景、吃不到的食物,就用閱讀補足吧! 在這裡我們為您挑出五花八門好文,讓您生活“閱”來越豐富。

廣告
留言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