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周

啟動成功關鍵,隨時掌握商周.com最新資訊

提供第一手新聞解析、財經趨勢、專屬活動

已加入收藏
已取消收藏
熱門關鍵字
熱搜內容
現正閱讀
媽媽的出櫃
畫重點
段落筆記
新增筆記
「請稍等」英文別直接中翻英說please wait a minute!一次掌握,常用的電話對談英文
0
/500
不公開分類 公開分類
儲存
我的收藏
稍後閱讀
新增收藏分類
特別企劃
打開導演的故事本:楊雅喆的創作歷程

生活 | 時尚藝文

媽媽的出櫃

撰文者:楊雅喆
導演的故事本 2012.02.04 74,537

媽媽不是沒注意到:浴室裡的牙刷是成雙的,刮鬍刀有兩支,互相擁抱的造型馬克杯一對…

快四十歲了,父母替阿義安排過許多次相親,他向來順從前往,只是最後都無疾而終。

他的長相、談吐在同志圈中應屬極品:不帶一絲妖氣,即便最強GAYDAR也偵測不出來的那種「直人」長相。

廣告

老天爺對阿義特別「眷顧」,除了讓他身為同志卻長的不像同志之外,而且在年輕當兵時就賜給他這一輩子的最愛:阿慶。除了某些時候的露水姻緣,他算是只有過阿慶這一個男朋友了。

不過老天爺對男友阿慶更好:除了和阿義相戀,後來更賜給他妻子和一對兒女。

男友結婚時,阿義的確失落了一陣子。

不過,男友婚後沒有兩年,便回頭來找他;彼時正在跌跌撞撞、灰心喪志,幾乎要「回歸」直人世界的阿義,很快的就吃了回頭草。

阿慶既然有家室,每週能陪伴在身邊的時間就只有假借「出差」名義溜出來的一兩天。不過,阿義倒是很能夠吞忍:既然大家都忙,這樣也好。

不過自欺欺人,被自己戳破總是特別痛:某個週末,阿義赫然發現自己就站在闔家光臨的大賣場中「夢遊」。

那次因為思念男友徹夜未眠,第二天一早居然鬼魅似的一路尾隨男友全家人到超市採買。

原來,正常人的週末家庭日是這樣的。

回家看著為了掩護跟蹤行動而購回的幾大袋生鮮食物,阿義才痛哭了起來。那些家常菜餚,是單身的自己根本就已經放棄的味道。

阿義想要砍斷這樣的關係,不過,膽怯的他終究還是不敢再度回到競爭激烈的同志情場。只能繼續過著「期待下週見」的小三生活了…男友因此買了隻貓,讓牠代替自己在阿義身邊陪伴。

取名「KING將」。

比起那些會在襯衫上留下口紅印的女人來說,阿義算溫良功儉讓了。雖然偶而還是會想耍心機在男友回家前將他襪子偷偷換成顏色近似的另一雙;但…最後,他總還是用黏膠滾筒將男友西裝上的貓毛黏乾淨。

最近,就算滾筒紙超低特價出清,阿義也意興闌珊。

猜忌從什麼時候開始的呢?大概是半年前大學同學會,某向來高調的GAY同學居然帶著男友現身會場。同學們假意歡迎出櫃的同學與男友,熱情的寒暄招呼。但還是有人提早離席,包括阿義。

「幹嘛那麼早走呢?」女鬼一樣的同學居然在會場門口抽煙,阿義快步離開。
「幸福啊!是只要打開櫃子就會有的東西啊…」娘娘腔同學意味深長揮手道別「下次帶你家~那口子來介紹認識嘛!」

你家,我家?

那天開始,阿義才意識到自己的可悲:GAY+小三+步入中年。

而且沒有家。

本月父母從家鄉上來求醫,暫住小公寓裡,阿義潛意識裡不讓自己小心翼翼的整理了。頂多把色情刊物藏好,至於牙刷一對就放著吧!男友的鞋子放到稍不起眼的地方就好,反正大小也差不多…

「買這麼貴的瓦斯爐放著看美的嗎?…」媽媽這兩年繞道訓話的技術越來越高,「不偶而煮個飯,天天吃外面?」

就算不回答,媽媽還是可以自己接話:「冰箱不是拿來冰貓罐頭的,是要擺人吃的食物啊!」

阿義自顧把KING將的碗挖上一瓢肉罐頭。

雖然外型粗獷,但他個性溫順從不頂撞父母,換成別人被這樣疲勞轟炸,老早翻臉了。他轉身走出廚房拿著湯匙敲碗,召喚老貓。平常只要聽見開罐頭聲音就出現的KING將,今日不知躲在哪裡睡覺…

直到晚飯煮好,KING將都沒有現身。

老貓不見了。後陽台的窗戶開了個縫。

「我不是說後面的窗要關好嗎?」顧不得吃飯,阿義鐵著一張臉,聲音忍不住大了起來。

「KING將!KING將!」老父老母深知阿義不輕易發脾氣,跟著在社區防火巷、草地中尋找。

直到深夜。

阿義幾乎要哭了出來,不止是因為貓,更因為老父母頹著一張疲憊的臉像犯錯的小學生一樣惶恐。那種表情讓他不忍。

「KING將!KING將!」三人聲音迴盪在社區裡。

「不要喊了好不好?」有鄰人探出頭來罵人了「現在幾點了!」
「我的貓不見了啊!」阿義忍不住大聲的吼回去。
「養貓了不起啊!」鄰人回嘴,「又不是你家死人了!」

阿義撈起地上一顆磚頭,終於投出了人生第一顆震撼彈:正中鄰人額頭、血流不止。直到救護車出現,他還想衝上去打那人。

「你不要這樣!」老父老母被嚇呆了「沒有必要為了一隻貓這樣啊!」
「…你們知道什麼?!我根本什麼都沒有,什麼都不是!」阿義生平第一次嘶聲哭喊:「全世界我只有那隻貓了啊!」

折騰一夜,卻發現老貓躺在棉被裡沒事人一樣。算是荒謬喜劇。

臨行回鄉,父親在車站忽然說要去上廁所,阿義帶著母親在大廳候著。父親年紀大,小便的時間總是越來越長,頻率越來越高。阿義在夜半不是沒有聽見兩老輪流起床上廁所沖馬桶的聲音。

阿義和媽媽等著,沈默讓人難受。

「前一陣子我有去媽祖宮拜拜…」媽媽慢慢的說著…
「我順便請那個瞎眼算命師幫你再算算…他說你…」媽媽看著遠方不敢看阿義,「卡…查某性…卡惜情…」
「媽媽是說圓的扁的都不要緊…只要是好人就好…」父親的身影終於從廁所出來了,媽媽得加速告白「…兩個人吃飯也比較好吃、有胃口…只要是好人、圓的扁的真的媽媽都不要緊…」

阿義反反覆覆咀嚼著母親的祝福和期待:圓的扁的都不要緊…

收音機裡黃韻玲唱著「出發」,算是老歌嗎?當年要是早早出發離開,現在都不知道哪裡了…

但,即便現在出發,也不晚。

作者簡介_楊雅喆

囧男孩導演,自稱文未如其名的編導

下滑載入更多報導
同志 故事 楊雅喆 導演
導演的故事本
楊雅喆

並不存在的影子,素描讓他們有生命。 那些已逝過往,素描讓他們復活。 這是我的每週練習。

廣告
留言討論
下滑接續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