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周

啟動成功關鍵,隨時掌握商周.com最新資訊

提供第一手新聞解析、財經趨勢、專屬活動

已加入收藏
已取消收藏
帳號頭像 帳號選單下拉箭頭
/
熱搜內容
現正閱讀
最受尊敬的管理者,不怕被討厭!稻盛和夫:袒護部屬並非為他好
畫重點
段落筆記
新增筆記
「請稍等」英文別直接中翻英說please wait a minute!一次掌握,常用的電話對談英文
0
/500
不公開分類 公開分類
儲存
至頂箭頭

管理 | 領導馭人

最受尊敬的管理者,不怕被討厭!稻盛和夫:袒護部屬並非為他好

最受尊敬的管理者,不怕被討厭!稻盛和夫:袒護部屬並非為他好
稻盛和夫用「小善如大惡,大善似無情」來形容上司和部屬的關係。期望上司們以嚴格的角度,洞察什麼是對下屬的善,而非一味的溺愛和包容。 (來源:「稲盛ライブラリー」官方臉書粉絲專頁)
撰文者:大田嘉仁
精選書摘 2024.04.10
摘要

一個好上司,該袒護部屬嗎?

假如部屬因為某些誤會而陷入困境,身為上司當然要袒護他。但若是部屬犯了錯,上司還袒護他,只是一種讓部屬通往「大惡」的「小善」罷了。

▌作者簡介:大田嘉仁,京瓷公司前常務祕書室長,日本航空前董事長助理。在稻盛和夫重振日本航空之時,他擔任祕書參與公司文化意識改革等工作。稻盛和夫對他極為信任,稱他為「我的副官」,媒體更經常稱他是稻盛先生「親信中的親信」。

「大田,你袒護部屬,是不是搞錯了上司的職責。」 

某次報告時,稻盛先生突然這樣說讓我很疑惑,但又簡直切中要害。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下屬進度不佳,拖累整體進展

那時候,我以袒護部屬才是理想且受人喜愛的上司。假如部屬犯錯,責任應該歸咎於負責管理的上司,部屬犯錯就是上司犯錯。

稻盛先生從我在報告上的一句發言,看穿了我的想法。

那次報告的目的是,向稻盛先生說明聯歡會的籌辦進度。這場由京瓷主辦的聯歡會,屬於50人左右的中等規模,企劃主旨是要招待平常關照我們的各界人士。

我負責籌備聯歡會、掌控整體的運作,並將各個任務分派給我掌管的祕書室和相關部門。具體來說,就是替各個任務分派負責人,再由我統整。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然而,某個部屬的籌備進度不佳。我三番五次敦促他注意,提出幾個改善方案,卻沒能順利解決。就在一來一往的過程中,向董事長報告的日子到了。

我坦白報告,雖然整體來說進展順利,但有部分工作發生一些延誤。不過,離聯歡會那天還有多餘的時間,所以我也沒那麼著急。這個階段發生一些延誤,想必稻盛先生也不太會關注吧。

然而,稻盛先生在我報告之後,提出意想不到的問題,「具體來說,是發生什麼樣的延誤?由誰負責?」 

「誰⋯⋯」 聽到這句話的瞬間,我覺得自己的臉色有點發白。

護短就是好上司?往往一廂情願

「由誰負責⋯⋯」當時的我對於稻盛先生的這個問題,絲毫沒有要誠實回答的意思。

那位部屬也不是惡意延誤,他是既優秀又努力的員工,這次也是因為不熟悉籌備聯歡會的工作,所以雖然拚命的做,進度卻不如預期。此外,雖然只有那位部屬承擔的職責延誤,但也不能一概歸咎於他。

身為上司的我當然也有責任。在交辦不熟悉的工作給部屬時,我想做出充分的指示和指導,但是否真的稱得上是充分的指示和指導?或許我的努力還不夠。

聽見稻盛先生如此詢問時,這些想法在我腦海裡打轉。

我根本沒想過把部屬的名字告訴稻盛先生。這樣做,當事人顯然會受到嚴重打擊,若日後當事人有機會直接和稻盛先生碰面,要是稻盛先生記得他的名字,有可能直接遭到斥責。假如演變成那樣,部屬也太可憐了。

於是我回答: 「一切都是我的責任,因為我的指示和指導不當,以至於進度延誤。」 

就在這時,稻盛先生的表情突然變得嚴厲,低聲冒出斥責:「大田,你袒護部屬,是不是搞錯了上司的職責?」 

稻盛先生看著我困惑於這句話的表情,繼續說道: 「因為你袒護部屬,所以部屬才不會成長。」

 這句話對當時的我來說,衝擊很大。我想「保護和培育部屬」,所以才袒護他,結果稻盛先生完全否定這一點。

「一切都是我的責任」,稻盛先生從我的一句好聽話,就看穿我拙劣的「上司論」。

稻盛先生不改嚴厲的表情,繼續說:「假如自己的部屬因為某些誤會而陷入困境,身為上司當然要袒護他。但若是自己的部屬犯錯,身為上司就必須嚴格要求。為什麼你沒有嚴格要求他?」

接著,稻盛先生繼續說出刺耳的話:「因為你不想被人討厭,所以也沒辦法嚴格要求部屬。」

即便說出「一切都是我的責任」這句話,並不能斷言沒有利己之心,我的心中或許是希望稻盛先生誇獎:「大田,你也成為相當出色的上司了呢。」 

稻盛先生的話,讓我覺得自己的自私被推到眼前。最後,稻盛先生以這句話收尾: 「不想遭人厭惡的人,沒有辦法培育部屬,建立強大的組織。」 

為何「小善」通往「大惡」?

「小善如大惡。」 

這是稻盛先生常說的一句話,意思是「微小的善意如同巨大的惡行」。這句話還有下一句: 「大善似無情。」 這句的意思是「巨大的善意,如同讓人感受不到愛的無情」,下句和上句正好成對,兩者表達出人生的現實。

稻盛先生說過,這句話是從佛教的教誨當中學來的。記得有一次稻盛先生談到上司和部屬關係的話題,藉機說出這句話。

人際關係的基本原則是,懷著真正的愛對待別人。不過,就算是「愛」,也不能是縱容或溺愛這類的「小善」。

設法體貼和迎合部屬的上司,乍看之下像是有「愛」,但這只不過是「小善」。部屬要在這樣的上司下反省,也發揮不出能力,更不會大幅成長。「小善」最終將慣壞部屬,到頭來對當事人來說就成了「大惡」。

相形之下,期盼部屬大幅成長的上司,不會迎合部屬。這樣的上司乍看之下很無情,不過,正是這份嚴厲的指導和斥責,才會讓部屬反省、促使他發揮能力。最終對當事人來說,則該稱之為「大善」。

「要以嚴格的角度,洞察對於對方來說真正的善是什麼。」 人際關係當中「真正的愛」,是我經常從稻盛先生那邊學到的道理。

*本文摘自樂金文化《稻盛和夫創造奇蹟的15個處世智囊

書籍簡介

《稻盛和夫創造奇蹟的15個處世智囊:貼身30年,「親信中的親信」才會目擊的私房故事》

作者:大田嘉仁
譯者:李友君
出版社:樂金文化
出版日期:2024/03/29

作者簡介

大田嘉仁

京瓷公司前常務祕書室長,日本航空前董事長助理。

1954年生於鹿兒島縣。1978年畢業於立命館大學後,加入京瓷。1988年赴美國華盛頓大學商學院留學;1990年成為首位以外國人身分拿到第一名畢業,順利取得MBA學位。回國後,經歷京瓷祕書室長、執行董事副總等職。2010年12月跟隨稻盛和夫加入日本航空(JAL),擔任董事長助理和執行董事(2013年3月卸任)。2015年成為京瓷通信系統公司董事長,並在此之後擔任MTG公司董事長等多家公司的董事和顧問。

他在近30年的職業生涯中,一直輔佐著京瓷創辦人稻盛和夫。在稻盛和夫重振日本航空之時,做為祕書,參與公司文化意識改革等工作,引領公司再次走向上市。稻盛和夫對他極為信任,稱他為「我的副官」,媒體更經常稱他是稻盛先生「親信中的親信」。著有《日航的奇蹟》(JALの奇跡)。

責任編輯:倪旻勤
核稿編輯:陳瑋鴻

下滑箭頭 下滑載入更多報導 下滑箭頭
管理 主管 稻盛和夫 帶人
精選書摘
精選書摘
出版社
展開箭頭

蒐羅與財經、職場、生活相關書籍內容介紹及書摘,協助讀者快速閱讀書籍精彩內容。

廣告
留言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