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周

啟動成功關鍵,隨時掌握商周.com最新資訊

提供第一手新聞解析、財經趨勢、專屬活動

已加入收藏
已取消收藏
帳號頭像 帳號選單下拉箭頭
/
熱搜內容
現正閱讀
寶可夢中心來了!獨家專訪亞洲區舵手:我們花錢的方式,可能是大家難以想像的
畫重點
段落筆記
新增筆記
「請稍等」英文別直接中翻英說please wait a minute!一次掌握,常用的電話對談英文
0
/500
不公開分類 公開分類
儲存
至頂箭頭

管理 | 創新策略

寶可夢中心來了!獨家專訪亞洲區舵手:我們花錢的方式,可能是大家難以想像的

寶可夢中心來了!獨家專訪亞洲區舵手:我們花錢的方式,可能是大家難以想像的
日本海外第二間寶可夢中心,2023年12月在台北開幕。(左:寶可夢中心社長上鄉賴臣、中:寶可夢社長石原恆和、右:新光三越總經理吳昕陽) (攝影者:駱裕隆)
撰文者:採訪:吳和懋、陳慶徽|整理:吳和懋
商周頭條 2023.12.11
摘要
  1. 商周獨家專訪寶可夢亞洲事業本部董事福永晉,他是掌管台灣、香港、印度等地的亞洲區行銷負責人。
  2. 福永晉剖析寶可夢公司中心思想:讓所有人樂在其中。並不是先考量預算,只要夠有趣,一億兩億日圓也可以花。
  3. 福永晉表示:「只有喜歡寶可夢的粉絲人數每年增加,我們的活動才有意義。」

只為了服務寶可夢一個世界而誕生的寶可夢公司(The Pokémon Company),和一般企業的經營邏輯非常不同。

當其他以智慧財產為核心的IP企業,光靠授權就可以大展鴻圖,這家年營收約台幣500億元的公司,最重要的經營目標,卻不是營收與獲利等傳統財務指標,他們唯一的目標是「不斷增加粉絲數」。

該公司的核心成員,究竟如何思考?

廣告

寶可夢公司執行董事福永晉。
寶可夢公司執行董事福永晉。 (攝影者:陳宗怡)

在台北市信義區寶可夢中心開幕前,本刊取得寶可夢亞洲事業本部董事福永晉獨家專訪,他也是掌管台灣、香港、印度等地的亞洲區行銷負責人。為了今年新成立的印度行銷室,才剛從印度返國不久的他,穿著印滿卡比獸的Pokémon Shirt迎接我們。

作為該公司的創始成員,福永晉20多年來經手過的業務橫跨卡牌、實體活動、授權等領域,更是好幾部劇場版動畫的執行製作人。近年來在他操盤下,最廣為人知的活動,便是「飛翔皮卡丘計畫」。

該活動為了在疫情下振興各地觀光,不但免費授權合作方,更自己出錢出力。為何要把經營目標設在「粉絲第一」?來台開設的寶可夢中心又將扮演什麼角色?以下是採訪精選摘要:

廣告

不是IP、不是角色,寶可夢就是寶可夢

商業周刊問(以下簡稱問):為什麼說,寶可夢就是寶可夢,既不是IP、也不是角色?

寶可夢亞洲事業本部董事福永晉答(以下簡稱答):因為寶可夢有著自己的世界觀,(在這個世界中)存在著名為寶可夢的生物。即使外界可能用IP、智慧財產、或角色來形容,但我們卻不是這麼看待,才會有「寶可夢就是寶可夢」的說法。

我們憑藉著獨特的世界觀得以拓展開來,很難與其他的企業或IP做比較。

問:為何只有寶可夢一個世界觀,沒有開發其他可能?

答:因為寶可夢公司,只為了寶可夢而存在。很多企業多半先成立 ,之後才創造出動漫角色、或是遊戲;但我們公司卻完全不同。是先有了寶可夢,之後為了讓全球更多的人,能夠感受到其樂趣,才會創建了這家公司。

必須要先理解這一點(來龍去脈),才能夠進一步了解我們公司的本質所在。

「讓所有人樂在其中,正是我們的工作」

問:能夠長紅將近三十年,最關鍵的因素是?

答:(原作者之一Game Freak開發團隊所提倡的)遊戲的四大要素,包括收集、培育、對戰、交換,都存在於寶可夢遊戲的世界觀之中,我想這正是廣受全球玩家歡迎的關鍵。

每個玩家都可以有自己想要樂在其中的方式,而我們的使命,就是要盡可能提供各種樂在其中的形式,加以具體化,讓所有人都能體驗。

將此一世界觀具象化的代表,當然是遊戲,是所有的基礎。無論是虛擬世界、或是實體活動,如何讓所有人能樂在其中,正是我們的工作。

例如,「飛翔皮卡丘計畫」,我們無法讓飛機飛上天空,就必須和航空公司一起合作。大家看到飛機就會想拍照,而且上了飛機之後心情也會很愉悅。這些事情都是我們無法獨自完成的。

因此我們總是在思考,有哪些適合的合作對象?怎麼才能把樂趣成真?

問:你同意將玩家彼此連結,是寶可夢一大成功的關鍵?

答:當然,我覺得這是讓粉絲樂在其中的一個方式。不論是彼此的連結、或是親子之間的連結,都是一種樂趣。

例如,小朋友記住寶可夢的名字、向爸爸媽媽介紹,這隻是這樣的喔,也是其中的一種樂趣。我們也常常聽到親子之間有這樣的對話。或者寶可夢世界錦標賽,聚集了全球各地的玩家,不只交換(卡牌),還能交朋友。

像這樣的連結,也是一種魅力所在。

不過,我們並不是刻意要去創造這些連結,而是原本就擁有這樣的要素,不論是交換、對戰,原本就存在這樣的世界觀。我們提供了這樣的場合,有人會談論動畫、有人會聊起遊戲、或者是卡牌,大家各自選擇自己喜歡的方式。

「我們花錢的方式,可能是大家都很難想像的」

問:你如何看待27年來的成功?

答:在我們心中,並沒有所謂「成不成功」的想法。完全沒有。因為我們想的,只有如何讓更多人能樂在其中。我們花錢的方式,可能是大家都很難想像的。只要是夠有趣,管他是一億日圓、兩億日圓,不如就做做看?我們是這樣的公司。

例如飛翔皮卡丘計畫,至今總共彩繪了七架飛機,一般的公司絕對不會想去做這樣的事,可能大家都不知道,這間公司腦袋裡到底在想什麼吧?

但是實際上,我們接到全球很多乘客的留言,我的朋友也會傳訊給我,告訴我「今天坐到皮卡丘彩繪機了呦!」讓我們感受到,的確有這麼做的價值。

只要有趣,就不妨就做做看。也許大家會考慮這麼做的投報率,但我們會覺得,有些事會比投報率更重要。

問:若不考慮投報率,要怎麼訂立檢視的目標?

答:我們自己也是寶可夢粉絲,我們覺得有趣的事 ,應該其他粉絲也會感到有趣。這也成為我們自己的準則。

唯一要持續成長的,只有粉絲人數

問:目標難道不用數字定義嗎?

答:對我們來說,唯一要持續成長的 ,只有粉絲的人數。只有喜歡寶可夢的粉絲人數每年增加,我們的活動才有意義。

作為一家要讓更多人喜歡寶可夢的公司,這就是我們唯一的目標。

對於每一次的宣傳活動,雖然會單純搜集數據,例如活動是否有盈餘或虧損,但當下並不會想到要回收成本。

一次的活動,會帶來各種效果。只要參加者能夠向他人傳達出自己的體驗、小朋友成為粉絲,而且一直喜歡,都會帶來更長期的效應。這都是當下無法測量的。

即使無法量化,但只要夠有趣,不論是直接或間接,就能讓更多人樂在其中。這只能靠長久以來的經驗,根據培養出來的直覺來判斷。

問:多年發展下來,哪個時刻是公司的轉捩點?

答:我們其實是非常有彈性的配合使用者、粉絲的需求,當然也會隨著時代改變。

Pokémon GO的誕生,可以說是劃時代的變革,最重要的是,同時讓超過150個國家和地區的人們,可以一起遊戲。那麼多人們一起參與的力量,真的是很大。

未來一定還會有全新的媒介誕生。只要有趣,我們便會抓住機會,從各個面向讓大家感受到魅力。

只把寶可夢視為生財道具,絕不會與之合作

問:潛在的授權對象那麼多,要怎麼決定與誰合作?

答:我自己親赴海外,每天大概要跟三、四家對象談生意。只能直接與對方見面對話,讓對方了解我們對寶可夢的重視,也確定對方能夠好好珍惜。如果合作方不能理解我們的重視,只是將寶可夢視為生財道具,那我們絕對不會與對方合作。

問:如何決定是否啟動一個實體活動?最後怎麼評估效果?

答:如果我們只是在計畫的預算內行事,就不會超越大家的想像範圍。只有超越大家的期待,感覺到「這才是寶可夢」,讓世界上的人都感到驚奇,這對我們公司來說才是最重要的事。然後才會去想到經費,要花10億、還是20億日圓。

與其去計算有多少人參與,對我們來說,更重要的是來玩的人,是用什麼方式樂在其中?

我們不會在當下用數字來評估,我們期待的是活動帶來的效果,以及活動是否能超越大家的想像。我們辦活動的目的,是希望讓粉絲越來越多、一直能備受粉絲喜愛。只有達成這個目的,才會執行活動。

台北限定的皮卡丘,頭上有象徵台灣的鳳梨切片
台北限定的皮卡丘,頭上有象徵台灣的鳳梨切片,十分可愛。 (來源:Pokémon Center TAIPEI(寶可夢中心台北)提供。)

問:寶可夢中心終於來台,台灣粉絲有什麼特性嗎?

答:台灣粉絲的熱度很高,人數也非常多。之前大安森林公園的活動,雨已經大到連我們都想回家,但台灣粉絲還是待到最後一刻。

寶可夢中心對我們來說,就是與顧客的接觸點。這是我們自己營運的店鋪,非常熟悉寶可夢的店員,將可以在這個地方直接與粉絲溝通。我們希望透過這個據點,讓大家感受到寶可夢就近在身邊。

台北專屬的寶可夢卡牌——臺北的皮卡丘。
台北專屬的寶可夢卡牌——臺北的皮卡丘。 (來源:Pokémon Center TAIPEI(寶可夢中心台北)提供。)

責任編輯:林易萱

下滑箭頭 下滑載入更多報導 下滑箭頭
寶可夢玩家 皮卡丘 寶可夢卡牌 日本寶可夢 台北寶可夢中心
商周頭條
商周頭條
商業周刊編輯部
展開箭頭

除了每個星期四,熱騰騰準時上架的《商業周刊》以外,「商周頭條」將提供你來自商周記者第一線的採訪觀察、更即時的時事話題分析,與更深度的觀點分享。

廣告
留言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