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周

啟動成功關鍵,隨時掌握商周.com最新資訊

提供第一手新聞解析、財經趨勢、專屬活動

已加入收藏
已取消收藏
熱門關鍵字
熱搜內容
現正閱讀
華為挺得過禁令難關?前英特爾總監:與他們兩次交手,這公司沒那麼簡單
畫重點
段落筆記
新增筆記
「請稍等」英文別直接中翻英說please wait a minute!一次掌握,常用的電話對談英文
0
/500
不公開分類 公開分類
儲存

管理 | 領導馭人

華為挺得過禁令難關?前英特爾總監:與他們兩次交手,這公司沒那麼簡單

(來源:Dreamstime)
撰文者:王怡淳(Chris)
王怡淳(Chris)專欄 2020.09.15 13,790
摘要

1.華為若訂下了當期策略目標,不會輕易改動,即使當下可能有其他誘人的效益。

2.從華為的企業文化和願景,可以看出這間公司實施OKR後的改變。這次的禁令不會讓華為輕易倒下。

美國對華為出拳制裁,禁止將含有美國技術、軟體和零組件的相關產品,賣給華為。華為挺得過這次封殺嗎?

我想談談過往與華為交手的經驗。

2013年,我在深圳第一次接觸華為,談的是行業解決方案的生態合作。那時,華為已是全球最大的電信設備製造商,以超前的技術能力與苦幹的企業文化著稱。

廣告

對方是華為的部門總監,我基於——儘快完善解決方案的完整性、快速推向市場、發揮市場效益——等考量,提出華為和英特爾雙方應該對某一重量級的系統整合商,進行立即且深度的合作建議。

但這個總監,竟當場拒絕了。理由是,華為高層訂下的當期策略目標,是擴大合作夥伴生態的廣度與規模,對於垂直深入合作所帶來的效益,並不是他們當年的目標。

我說:「你們投入資源在生態經營、戰略合作上,不就是為了賣華為產品服務?機會不等人,你評估一下,是否可以新增或修改目標嗎?」 對方不假思索地回答:「華為內部沒這慣例。而且改目標這事,內部作業牽扯太廣,難度很高。」 之後,華為蜻蜓點水的,參加了幾場與多方合作夥伴的MOU簽約發佈會,雙方的合作也就僅於此。那一年,華為用的是IBM引進的KPI。

我在英特爾的戰略合作部門服務多年,體會到企業之間的合作深度,決定於「出招的」和「接招的」兩方的匹配能力,這包括企業文化與價值、團隊運作方式等。那次接觸後,當時我對華為團隊的印象是目標性強,執行力到位。但外界提到的華為「狼性文化」,覺得是言過其實了。

廣告

2017年我到美國向總部老闆進行物聯網戰略合作的工作報告,以及討論從AWS(亞馬遜)、阿里雲(阿里巴巴)、Azure (微軟)等三家雲服務廠商中,決定1家作為在亞太區及中國區的優先合作對象。那年市場認為工業4.0、智慧製造、智慧工廠等概念,是帶領物聯網發展的火車頭,而這3大巨頭,無不積極地尋找工業領域的方案提供商來進行合作,希望可以快速地推出一站式的物聯網解決方案服務。

那時英特爾的物聯網軟體部門,在工業領域有相當規模的生態基礎,擁有不少全球知名客戶與合作夥伴。這些雲服務商盤算著,若能與英特爾合作,必能加速將產品服務推向市場的時程。

當我在舊金山機場等行李時,手機來了一則陌生簡訊,是來自「華為雲」(華為的雲服務部門)。內容除了表達合作意願,並告知發了一封郵件給我,希望我儘快閱讀,同時期望隔天上午,在我下榻的飯店討論合作事宜。我驚訝華為怎麼知道我的行程,以及我到美國開會的目的,還及時地派在美國當地的同仁,與我聯繫。

對方清楚24小時後,我將和總部老闆討論決定優先合作的對象,同時也瞭解華為並不在我們的考慮名單內。與我見面的是華為當地的一位經理,有效率地介紹「華為雲」的市場佈局,並說明他們的優勢,和與其他競爭大廠的差異。

我對他常駐美國,卻熟稔亞太和中國的市場現況,印象深刻。由於對方的高度誠意,我表明願意評估合作的可能性。除了強調合作的幾點特殊要求外,希望對方在隔天凌晨4點前(時差關係,每次出差到美西,都是凌晨3-4點醒來),提出合作的市場營銷計畫,同時這計畫必須經過華為中國總部相關部門高層的批准。

會議結束後,我心想,像華為這樣規模的企業,若組織運作還像2013年那時一樣缺乏彈性,那這次他們內部需要跨國、跨部門的溝通跑流程,再加上兩地時差,要在20小時內搞定這事,幾乎是不可能。所以也沒將這事放在心上。

然而,隔天凌晨我打開電腦,發現第一封郵件就是華為的合作計畫。這封郵件顯示,這個計畫經過華為中國總部的5個部門主管批示並同意。而我也如約將華為的提案,呈報到當天上午的會議討論。

當我收到郵件的那一刻,強烈地感受到華為的狼性文化與苦幹精神。這也是英特爾內部說的「進取心」(Aggressive),也就是一定要找到方法,將事情搞定,有種使命必達的味道。那一年,是華為導入OKR的第3年。

與企業交流OKR時,許多人問:OKR在我們的行業中,有成功案例嗎?

我認為OKR導入成功的定義,是團隊運作是否提升了效率?員工是否展現了當責的心態與行為?

而OKR導入成功,你的團隊成員會有什麼新的樣貌?你會發現團隊成員與你的對話,從過去的閃躲推諉,變得直接坦然。他們的論述會切中問題核心,企圖心會越來越強。

他們開始自信地對負責的專案,描繪未來3-6個月的發展情況,以及接下來的3-5個行動步驟是什麼,會開始評估如何連結更多的利益關係者(stakeholders),讓目標完成後,可以發揮更大的影響力。從過去一個指令一個動作,到主動發想,提問,建議,甚而找出眾多活動細節的一致性。從之前唯唯諾諾、遮遮掩掩的態度,轉變成不怕公開工作進度與結果,也不怕批評,只問自己是否盡力的工作態度。

華為能否挺過這次制裁?先看看華為的技術佈局,AI 、wifi-6、晶片等,它走的是底層基礎設施,不管世界如何發展,都是不可或缺的。再看看華為的願景:建構萬物互聯的智慧世界。先不論國際現實,政治操作和區域意識形態,若華為的企業方向是對的,從這兩次交手所觀察到華為的企業文化,以及OKR對團隊執行活力的正面改變,我認為要華為趴下,真沒那麼簡單!

責任編輯:林易萱

下滑載入更多報導
華為 美中科技戰 英特爾 OKR
王怡淳(Chris)專欄
王怡淳

在Intel任職13年,曾任Intel亞太區/中國區戰略合作總監,現任企業管理顧問,專長在組織變革、領導視野及OKR等領域。

任職Intel期間,在中國區/亞太區打造超過1000家的戰略合作夥伴生態,並帶領團隊在移動互聯網、物聯網領域與阿里巴巴、亞馬遜、中國聯通等企業進行戰略合作。

廣告
留言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