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周

啟動成功關鍵,隨時掌握商周.com最新資訊

提供第一手新聞解析、財經趨勢、專屬活動

已加入收藏
已取消收藏
熱門關鍵字
熱搜內容
現正閱讀
一場新鮮人「脫稿演出」震撼教育:領導不是管人,而是讓人相信某種價值
畫重點
段落筆記
新增筆記
「請稍等」英文別直接中翻英說please wait a minute!一次掌握,常用的電話對談英文
0
/500
不公開分類 公開分類
儲存
《商業周刊》1716期-訂戶雜誌寄送說明

管理 | 領導馭人

一場新鮮人「脫稿演出」震撼教育:領導不是管人,而是讓人相信某種價值

(來源:Dreamstime)
撰文者:陳湘琦
網民肥皂箱 2020.05.22 3,210
摘要

1.焦躁的檢討會上,我鼓起勇氣,一把打開麥克風,劈頭就說了完全不在既定流程裡的話…將麥克風放回桌上時,會議廳沉默了一秒,接著,出乎意料的炸開了極為熱烈的歡呼和掌聲。那彷彿虛構情節般魔幻的一刻,卻無比真實深刻的在我生命中發生了一遭。

2.比起競爭上位,先釐清你相信什麼,並且願意追隨、實踐什麼價值,才是更重要的事情。如此一來,你在哪裡都會努力讓事情更好、在哪裡都能有一番作為。

在這個時代常被提及的能力之一,莫過於「領導力」 。在校時,大學生們總是努力在社團、活動、課程中爭取擔任總召、幹部、組長的機會。出了社會,主管、領導者也往往是重要職涯目標。

頭銜、權力,真的是讓人會有所憧憬的事情。不過,我覺得「領導」這檔事完全不僅於此。在我為數不多的領導經驗中,我也有過一些不同的體會可以寫下來和大家分享。

今天,我想來聊聊,我在大學新鮮人時期的脫稿演出中學到的、我眼裡的那些「領導力」觀點。

廣告

我以前向來自認不是塊當領導者的料。我很清楚「領導」這件事情,可不單單是有辦事能力或知識就能做得來的。就拿我自己來說吧,我難以想像自己幽默、自若地在台上談話、調度,或是在短時間內與眾人建立起信任關係的樣子。

這樣的想法一直到大一的暑假,才出現了一點轉變。那年暑假,我應徵上了一份職務──學校新生週的行政規劃團隊副召。剛脫離新鮮人身分的我,要領導這個臨時組成、共有12人的學生團隊,我們只有兩個月,要規劃、辦理為期3天的新生週,迎接新進的學弟妹們,是個出乎意料的大工程。

籌備過程中從參與的新生、活動流程的講者、到學校處室人員,加總起來就大約牽涉到2000人,活動期間,同時下轄和我同屆的大二們推派出、共100多人的隊輔,要與他們即時聯繫、執行計畫、處理狀況。這一切近乎全權由行政規劃團隊安排。

然而,我們的定位卻是微妙的。我們是臨時組成的團隊,沒有前人的指引,只有兩個月的時間,必須熟悉彼此、分工合作,完成這個任務。但我們卻也沒有任何對事情最終點頭的權力,所有事情終究需要學校的首肯。可那年的承辦老師,也恰巧是新官上任──也就是說,她和我們一樣,對如何規畫新生週活動一無所知。

廣告

一切都得從零開始。意識到這些事情,讓我領導團隊時更加戰戰兢兢,大家也無不殫精竭慮,只求活動順利。


時間來到新生週那3天,是的,多數環節確實安然度過,卻還是有幾個細節出現瑕疵。某個活動中,雖然事先規劃好了各系座位,但現場師長們考量視野與前排座位密度,臨時調動許多人的位置,引發動線混亂。許多小隊因而被迫拆散或讓出座位,資訊沒有即時傳達清楚的當下,甚至導致隊輔間一度為座位問題出現摩擦。

行政規劃團隊對外承受著新生與第一線隊輔的不滿,對內接受著校方的無奈,活生生成了夾心餅乾。

3天活動中,前2天晚上都安排了檢討會,讓隊輔們能向團隊簡短回報、檢討當日問題,才能在隔天修正。可那天晚上,檢討會上的氣氛格外劍拔弩張,一個隊輔還沒把話說完,另一個隊輔就舉手起身提出意見,大家在外頭被夏日尾聲依舊毒辣的太陽折騰了一天都不好過,沒一會兒,場面就陷入了爭吵邊緣的火爆狀態。

聽著台下的討論與躁動越來越大,想到明天還有一天活動,我曉得我必須做點什麼。「各位,我知道,這幾天發生很多事情,而行政規劃團隊處理得並不夠好。讓大家在第一線處理這些突發狀況,真的添了許多麻煩,我想向你們道歉,對不起。」鼓起勇氣,我一把打開麥克風,劈頭就說了完全不在檢討會既定流程裡的話,壓過台下的音量。

「我和在座的各位一樣,今年暑假過後,也才正要升大二,我知道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就要上手新生週的事情,還有在假期回學校服務,不是一件輕鬆的事情。」在前幾天的聯絡往來中就不斷被誤認成更高年級、乃至於學校行政人員,雖然哭笑不得,但忙碌間也一直沒有時間好好澄清,我沒有漏聽席間再度傳出幾聲驚呼。

「……呃,我們看起來不像同屆嗎?」我頓了一下幫自己爭取一點腦袋運轉的空間,努力回想記憶裡聽過最棒的那些演講裡那些講者是怎麼做的。(縱使深知自己不可能有半分賈伯斯從牛皮紙袋抽出MacBook Air的瀟灑,或從小看到大的選前之夜裡候選人握拳高喊「賀毋賀」的那種氣勢。)

其實很緊張,不過事到如今,也只能暗自握緊麥克風繼續說下去。「但我想說的是:經驗不足不是藉口,年級什麼的,更不是理由。」「發生的錯誤,我們責無旁貸。因為,我們的責任從頭到尾都只有一個,那就是把新生週辦好。」

會議廳裡已經完全安靜了下來,百餘人目光的注視下,我努力保持鎮定,再拉高了一點音量。「時間不早了,今天檢討會的最後,我想代表行政規劃團隊,向大家保證三件事情。」

「第一,我們保證,這兩天發生過的狀況已經被檢討與充分排除,確保明天不會再度發生,造成大家的困擾。」

「第二,我們保證,會注意維持更流通快速的聯絡,如果明天再遇上新的問題,能與大家即時討論、解決。」

「第三,我們保證,今年新生週碰到的問題與狀況,最後會彙整給學校作為建議,也讓明年的團隊有經驗傳承。」

「所以,今年如果盡力了,還是沒辦法一次到位的事情,大家面對的問題、回報的經驗,都會一起幫助未來的新生週變得更好。今年擔任行政規劃團隊的我們,也會和你們一起努力到最後。」「那麼,明天也拜託大家了,謝謝。」話說完的當下,其實我不敢想像即將面臨的會是怎麼樣的回應。

將麥克風放回桌上時,會議廳沉默了一秒,接著,出乎意料的炸開了極為熱烈的歡呼和掌聲。那是彷彿虛構情節般魔幻的一刻,卻無比真實深刻的在我生命中發生了一遭。我想,我會記得那晚很久很久。

「領導」,不是為了「管一群人」,而是為了「帶領一群人相信、實踐某種價值」

我曾經看過一場TED演講。在那場演講裡,講者播放了一段影片:

草地上有許多坐著享受陽光的人,突然,有個人站起身來,在眾人的側目中自顧自跳起舞來。尷尬蔓延了一陣子,接著,第2個人出現了,他衝著第一位老兄笑了笑,跟著在旁邊使勁的跳起舞來。接著,有了第3個、第4個……最後,整片草地上的人,竟然爭相加入了舞動的行列。

通常我們會那個第一個站起身來跳舞的人看做領導者,對吧?是啊,他確實勇氣可嘉。可是,回頭想想,賦予這個行為意義的,其實是那個決定站起身、加入行列的第2個人吧?沒有他的認可、加入,第一個人就是個瘋子而已。

我認為,領導,不是為了「管一群人」,而是為了「帶領一群相信同樣價值的人,往那個方向前進」。只要具備著這樣的能力,在我眼裡,不一定非得站在所謂「領導者」的位置上,你還是能具備所謂的「領導力」。

團隊所相信的價值,可能遠大如改變世界、改善社會,也可能小到達成業績目標、好好把事情做完,甚至「庸俗」如分數、金錢,那也沒什麼錯。(天知道我當初只是想安全下樁,好好拿到暑期打工的薪水而已啊!)

我認為,比起競爭上位,先釐清你相信什麼,並且願意追隨、實踐什麼價值,才是更重要的事情。如此一來,你在哪裡都會努力讓事情更好、在哪裡都能有一番作為。

現在,我們再回頭仔細來談談那時我決定豁出去脫稿演出的想法。

我相信的價值:讓新生週更有趣

當初在暑期好幾個打工機會裡選擇,最後會決定參與待遇並不是最優秀的新生週規劃團隊,正是順從了心裡那個直率的小小願望:「希望今年的新生可以參加到更有趣的新生週。

我訂立的領導目標:獲得隊輔協助,完成新生週活動

要成功領導一個團隊去做到的,通常都是無法單打獨鬥完成的事情,對於當時的我而言,就是這個規模逾千人、沒有百位隊輔在前線應對,不可能憑一己之力完成的新生週。

我的目標很明確:活動還有一天,我依然需要隊輔們的協助完成任務。

行政團隊有責任在新生週活動期間,扮演學校與學生間的溝通橋樑,那麼,事情出了差錯,就是我這個「領導者」職責內的問題。所以我先道了歉。

我認為,做不好,該承認就承認,該道歉就道歉,這沒有什麼面子問題,不管在什麼位置上都是一樣的。重點是,接下來要怎麼解決問題。

我做不到的難處和做得到的保證

看起來是行政規劃團隊的「領導者」,說實話,我仍然是一介小小學生,沒有多少權力。所以,我接著坦承了自己的身份,坦承了事情的難處。「我和在座的各位一樣,今年暑假過後,也才正要升大二,我知道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就要上手新生週的事情,還有在假期回學校服務,不是一件輕鬆的事情。」

最後,按照我能力所及,做出3個保證。當下時間有限、話又說的倉促,我心底大致的草稿是將想表達的事情濃縮為過去、現在、未來3大點作傳達:

過去,發生過的問題不會重蹈覆轍。「第一,我們保證,這兩天發生過的狀況已經被檢討與充分排除,確保明天不會再度發生,造成大家的困擾。」

現在,我們會更注意資訊的流通。「第二,我們保證,會注意維持更流通快速的聯絡,如果明天再遇上新的問題,能與大家即時討論、解決。」

未來,我們的經驗會讓新生週更好。「第三,我們保證,今年新生週碰到的問題與狀況,最後會彙整給學校作為建議,也讓明年的團隊有經驗傳承。」


發揮同理心、賦予任務更多價值

大一暑假,剛脫離新鮮人身份的我的確沒有太多的技能或經驗,可相對校方或團隊中年級更高的成員,我為數不多的優勢也正是在於這個身份:

我距離新生週最近,我最曉得新生會覺得新生週哪裡無聊,也最曉得同屆的隊輔們被系上推派、無償服務的狀態。我當然沒辦法提供大家什麼實質的獎勵與補償,但起碼,我要能同理他們的心態,才能在領導時和團隊站在一起。我所能給的,就是賦予天氣襖熱、事情繁瑣、假期出勤的這些犧牲,除了活動結束、就地解散外更多一點意義。

我希望帶領團隊相信:我們的努力,會改變新生週。不只是今年的新生週,更可能是接下來每一年的新生週。

不是讓所有改變一蹴可及,但要始終相信改變存在可能

我們也的確改變了一點什麼吧!大三的如今,其實我也並不是那麼清楚之後兩年的新生週後來的詳細成果,或許對新生來說,新生週距離「好玩」還是有段距離。可是,是不是真的有那麼一點不同了呢?不管是活動在我與團隊手中做出的改善、執行,又或是我的視野與觀點。

一年前,覺得便當有點難吃,一年後,訂購處理用餐問題,這才終於知道,是因為只有中央廚房的便當才能供應夠大的數量。一年前,覺得流程太過冗長,一年後,負責安排追蹤流程,這才終於知道,兩千人的動線有多麼複雜,需要預留時間緩衝。

過程中,我學到很多的事情是:要在下頭直接高聲表達不滿很容易,但要站上領導者的位置,帶領大家了解「為什麼這件事讓人不滿意」,並做出改變,其實很難。很多難處確實要體會後才曉得不可抗力的無奈而得到諒解。回望去年新生身分的當下,許多覺得活動無趣、流程微妙的糾結,都在自己主辦的過程中得到解答。

可也因為會看不慣那些「不滿意」,所以每件事情,我們都盡力探尋改變的可能,每件事情,我都盡可能地帶領團隊與學校溝通、了解之所以這麼做的理由。

有些事情,確實迫於現實因素無法變更,可有些不是。正是那些其實沒什麼理由非得照做(或許只是因為「以前都這樣做」)的事情成為契機,讓我們有機會在事後,整理參與者的回饋、狀況問題的統整,彙整出一份完整的提案,用數據、用實際情況做為籌碼,向學校提出詢問:「那以後可不可以試著這樣做?」

不是所有改變都一蹴可及,但要始終相信改變存在可能。因為相信改變,所以縱然沒有多領薪水,在許多事情上大家也沒有只是蕭規曹隨,只要是哪怕可以讓事情不無聊一點的細節,都一再琢磨。

即使,改變不是全部馬上在我手中發生,這樣的嘗試也不曾白費。卸下職務前,我更邀請團隊一起編寫了一份當年度的流程、遇到的問題、和應對的經驗,讓每年總是得近乎從零開始、臨時組成的行政規劃團隊,有了傳承的前例可以參考。

隔年,我也從承辦老師那耳聞,學校確實對流程做出了大幅優化:剔除長年備受新生反彈的活動、將場地變更到動線更簡潔的地方,活動的時長甚至整整減少了三分之一。

這是新生週近十年來最龐大的「改版」。就從我們手中開始。

大一時,新生週上有項活動,是寫封信給一年後的自己,學校會幫你保留這封在新生週上寫的信件,一年後,才會收到這封信。不瞞你說,當初,我沒有寫那封信。當然,隨手寫點東西讓一年後的自己一笑置之也是可以的,可那時的我就是覺得,一時之間想不出可以認真的告訴一年後的自己什麼,卻又覺得這種事情好像應該慎重以對。

那年,擔任新生週副召,在一年後從完全相反的視角,看著主持人引導台下新生寫下給一年後的自己的信,心頭突然有股微妙的感受湧上。用那場脫稿演出為大學生涯的新鮮人時期作結,現在想起來可還真會是一生中不可多得的奇幻冒險之一。那次經驗在領導力上學會的事情,我也確確實實的收到了。

※本文由作者授權轉載,原文:我眼中的領導力:從新鮮人時期的一場脫稿演出,我學到的領導力觀點

責任編輯:李頤欣

下滑載入更多報導
新鮮人 領導力 領導者
網民肥皂箱
商周讀者群

這是一個開放給所有商周讀者發聲的管道,如果你有意見想法不吐不快,歡迎站上我們準備的肥皂箱,大聲說出來!(來稿請寄至cynthia_lee@bwnet.com.tw)

廣告
留言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