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周

啟動成功關鍵,隨時掌握商周.com最新資訊

提供第一手新聞解析、財經趨勢、專屬活動

已加入收藏
已取消收藏
熱門關鍵字
熱搜內容
現正閱讀
為什麼捐款四川地震 而不捐伊朗?
畫重點
段落筆記
新增筆記
「請稍等」英文別直接中翻英說please wait a minute!一次掌握,常用的電話對談英文
0
/500
不公開分類 公開分類
儲存
我的收藏
稍後閱讀
新增收藏分類

國際 | 趨勢中國

捐款是種政治學

為什麼捐款四川地震 而不捐伊朗?

撰文者:柯宜姍
非法之境 2013.04.23 20,436

國際上的天災人禍,竟然密集的發生在上個星期短短數天之內:伊朗規模7大地震、波士頓爆炸案、德州化學肥料廠爆炸案,和中國大陸四川雅安的規模7大地震,造成許多生命不幸喪生、家庭破碎;而急難救助與後續的重建工作,也同步的在世界各地展開。

時間回到2008年,同樣發生在四川的大地震。當地震發生造成慘烈的災情之後,世界各國的捐款不斷的湧入,當時人在香港的我,也加入了捐款的行列。但是媒體以帶狀新聞和跑馬燈,不斷的報導各個機構單位的捐款數字,使得善心捐款彷彿成了一種競賽。

接著在某一天,有數名在不同機構任職的朋友,出現了以下的對話。

廣告

「你們公司有發起捐款吧?」A說。

「有。」B回答,「可是讓我覺得不是很舒服的是,公司要求每人所捐款的金額,至少要港幣1,000元起跳。而且不捐都不行,公司會派人來收。」(註:當時港幣兌新台幣的匯率大略是1:4,也就是港幣1,000元等於台幣4,000元左右)

「我們也是每一個人都要捐,不過沒有要求最低捐款金額就是。但是公司也沒有給我們收據,通通是用公司的名義捐出去。所以我雖然捐了1,000元,但是連抵稅的證明都沒有。」A說。

「我們是直接從我們每年固定的端午節獎金,扣掉一半強迫捐款。公司只有直接發了個內部的email通知我們這件事,根本也沒有取得我們的同意。」C很明顯的不快的說。「為了工作,大家都敢怒不敢言。其實,發生這種不幸的天災,大家都覺得很同情。但是捐款這種事情,應該是讓大家自由參與,而不是用這種強迫的方式逼大家參加。這樣反而是讓怨言取代了美意。」

過了好一陣子,我再次和A、B及C三位友人吃飯。

A說。「最近全球的自然環境真的是很異常。印尼不是發生地震,死了很多人嗎?我們公司又再發起捐款了。」

B問,「這次有強迫大家捐款嗎?」

「這次沒有,是自由性質參加。」A說。「不過令我覺得不快的是,台灣之前不是也發生八八水災嗎?你們也知道我是台灣來的,我就問我們公司的PR(公共關係)主管,有沒有發起台灣水災的捐款活動?她只白了我一眼說,台灣水災捐款?你可能要自己找捐款單位喔,公司沒有計畫、也並不打算發起這個捐款活動。」

C聽到之後,淡定且直白的說,「應該是因為你們公司在台灣沒有什麼投資吧。想想我們三家公司都是在中國大陸和東南亞有積極的業務發展,所以要好好表現吧。你覺得為什麼要把錢捐給台灣呢?只能說公司是往政治正確的方向走,也沒有什麼可以指責的吧?」

善意背後的考量

天災與人禍總是會發生在天涯海角,而大多數人因為能力所及,所能表示的同情心與關懷,僅能是捐款以獻微薄之力。

但凡人都有差別心,即使是值得稱道的愛心,似乎也都是經過計算—委婉的說是考量,而從未等價過。以台灣人的情形來說,同樣發生不幸的災禍,同樣令人悲傷的逝去的生命,為什麼人們大量捐輸日本311地震,相較之下,卻較少人捐款給南亞海嘯?同為災情慘重的伊朗地震和此次的四川地震,新聞底下跑馬燈不斷重複的是某某企業捐了多少錢給四川地震受災者,卻未見任何有關協助伊朗地震受災者的新聞?

作者簡介_柯宜姍

在台北市出生、長大。小時候喜歡畫畫,最大的夢想曾是當漫畫店老闆,長大後卻進了哈佛法學院念碩士,當了律師。曾從律師界轉戰金融界,在美國紐約梅隆銀行 (The Bank of New York Mellon)香港分行環球信託部擔任副總裁執行跨境交易,是極少數由法律界轉戰國際金融資本市場的台灣律師。離開金融界後回法律界自行創業,現為立凱法律事務所(IK Partners) 創所律師。喜歡詩歌、音樂、戲劇、閱讀、唱歌和游泳、慢跑及練瑜珈,將和朋友間的知心交流視為人生一大樂事。

「非法之境」臉書

「非法之境」專欄文章列表

★台灣黑狗兄的全球戰爭專題網站:黑狗兄的打拼故事,小鎮的滅鎮真相

★台灣黑狗兄紀錄片專題網站:4/19全省院線上映

下滑載入更多報導
天災 政治 四川地震 捐款 311 地震 台灣 捐款
非法之境
柯宜姍

一個法律人,以不那麼法律的角度,說著當下形形色色的人生。

廣告
留言討論
下滑接續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