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周

啟動成功關鍵,隨時掌握商周.com最新資訊

提供第一手新聞解析、財經趨勢、專屬活動

已加入收藏
已取消收藏
熱門關鍵字
熱搜內容
現正閱讀
高嘉瑜租屋處曝光》外表乾淨幹練、住處卻如回收廠?日教授談女性囤積症成因
畫重點
段落筆記
新增筆記
「請稍等」英文別直接中翻英說please wait a minute!一次掌握,常用的電話對談英文
0
/500
不公開分類 公開分類
儲存

國際 | 全球話題

高嘉瑜租屋處曝光》外表乾淨幹練、住處卻如回收廠?日教授談女性囤積症成因

民進黨立委高嘉瑜租屋處。 (來源:高嘉瑜Facebook)
撰文者:福澤喬
摘要

1.受疫情影響,平時「以職場為家」的日本女強人,被迫在家辦公、卻無力整理居家環境,出現「囤積病」問題。

2.日本許多獨居老人為了不被傳染足不出戶,反而面臨更高的死亡風險。

民進黨立委高嘉瑜22日晚間在Facebook貼出租屋處照片,堆積如山的衣物引起熱烈討論。高嘉瑜表示,因為囤物症緣故,租屋處物品堆積如山、就像資源回收廠一般。

八月一個炎熱的下午,位在東京負責特殊清掃業務的Sweepers辦公室的電話響了起來,對方是一個聲音聽起來很年輕的女孩:「可以麻煩你們來我家整理嗎?」

打電話的女性叫做小林琉璃子,穿著一件小洋裝,站在門口招呼著小山社長。小林有點不好意思的說:「家裡有些垃圾,要麻煩你們清掉。」小林打開門後,出現在三個人眼前的是一「座」不知道是垃圾還是物品的山丘。三個人幾乎必須要彎著腰,踩著腳下的物品才能走到屋子裡面。這對小山社長已經不新鮮的事情:「很多人都以為住在垃圾屋裡的人,一定是蓬頭垢面,身上帶著一股霉味。其實我們最近遇到很多像小林小姐這樣,年紀大約30幾歲的上班女性。」

職場女強人的「囤積病」

過去通常負責特殊死亡案件現場或孤獨死現場清掃的「特殊清掃行業」,最近也非常發達,多了不少年輕女孩委託他們到家裡協助清掃。這些上班族女性,出門時光鮮亮麗,有些人身上還會散發著淡淡的法國香水味。職業更是五花八門,有的是醫師、護士,甚至還有學校老師。這些女性的特徵,大多是單身、工作能力強,以職場為家,卻不知道怎麼過生活。疫情發生之前,他們把時間都投注在職場上,但在疫情開始後,當所有人都要在家辦公,他們卻無力整理家裡的髒亂。

廣告

專門承接這類特殊清掃的Sweerpers公司社長小山奈津美說:「清理女性的垃圾比男性還麻煩,很多女性的垃圾裡會有吃剩的便當、喝剩的飲料,所有的食物都會留一點點,使得這些垃圾很容易腐敗發臭。為了抑制臭味,他們會大量使用室內清香劑或是香水,結果兩種強烈的味道混在一起,幾乎讓人窒息。」

比較令人好奇的是,日本女生給人都是乾淨整潔的形象,怎麼會讓自己的家裡成了一個垃圾場?根據日本上越教育大學研究所的五十嵐透子教授的研究,把自己家裡變成垃圾屋的人,很可能與前頭前皮質的機能衰退有關。

「這種被稱為囤積病(Compulsive hoarding)的症狀在2013年美國精神醫學會被提出來討論,但是因為日本的醫師對於這樣症狀還不是很清楚。」囤積病患者所累積的東西會越來越多,而且無法整理這些物品,即使勉強要靜下來整理,到最後卻都捨不得丟。五十嵐教授說,像小林這樣的案例,久了之後很可能引發憂鬱症之類的心理疾病。

獨居老人、中小學生的孤食現象

除了囤積病之外,日本在疫情期間出現的另一個生存問題,則是「孤食」。

廣告

日本東京醫科齒科大學研究所的谷友香子助理教授,花了3年的時間追蹤研究「孤食」(一個人吃飯)與死亡風險之間的關係,得到了一個驚人的答案。他搜集了7萬名65歲以上,身體健康有自理生活能力的長輩們,作為實驗對象,谷教授將這7萬人分成4組:同居且共食、同居但孤食、獨居但共食(經常跟朋友吃飯)以及獨居且孤食。結果得到幾個結論:與「同居且共食」的人相比,孤食的人死亡風險偏高。尤其是男性「同居但孤食」的死亡風險比「同居且共食」的人高出1.5倍。

谷教授說:「造成孤食男性死亡風險偏高的原因很多,許多年長男性不會料理,三餐不正常或是偏食甚至不吃飯,都可能是造成死亡率偏高的原因。」

尤其是今年COVID-19疫情蔓延,許多獨居老人為了不被傳染足不出戶,這反而使得他們面臨更高的死亡風險。根據東京都健康長壽醫療中心的藤原佳典研究部長一篇發表在《International psychogeriatric》國際醫療期刊上的論文指出,獨居老人從社會中孤立,足不出戶的結果,使得他們的死亡率比同年齡的老人高出2.2倍。這個風險相當於每天抽15根香菸罹患肺癌的機率。對於65歲以上的年長者來說,維持與人群一定的交流有其必要性。但是在疫情期間,高齡者的感染風險以及死亡率也很高,該如何取得平衡?谷教授建議利用視訊進行「遠距共食」也許是一個可行的方式。

除了長輩們孤單進食,日本在學學生孤食的比例也意外的高,因為大部分中小學校都有提供營養午餐,所以這些學生孤食的情況集中在早、晚餐。根據總務省的調查,日本每天一個人吃晚餐的中小學生超過22萬人。長期孤食除了容易造成偏食之外,也會因為減少人與人之間的情感交流,容易引發包括憂鬱症在內的心理疾病。

COVID-19疫情讓人與人之間的往來減少,卻意外地引發了孤食以及年輕女孩囤積病的症狀,成了日本社會另一種生存危機。

責任編輯:李頤欣

下滑載入更多報導
一個人吃飯 日本 高嘉瑜 囤積症
福澤喬日本深度觀察
福澤喬(Joel Fukuzawa)

在日本十年的新聞記者特派經驗,走遍了日本1都、1道、2府以及43縣,目前用心於日本與台灣的地方創生事業,帶領台灣學生與日本地方企業進行深度的合作。目前擔任熊本縣觀光推廣大使,並且在各大學進行觀光經濟以及地方創生的演講。

粉絲團:https://www.facebook.com/joeltalkjapan/

廣告
留言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