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周

啟動成功關鍵,隨時掌握商周.com最新資訊

提供第一手新聞解析、財經趨勢、專屬活動

已加入收藏
已取消收藏
熱門關鍵字
熱搜內容
現正閱讀
迪士尼被轟「在集中營陰影下牟利」!《花木蘭》片尾感謝中共新疆再教育單位
畫重點
段落筆記
新增筆記
「請稍等」英文別直接中翻英說please wait a minute!一次掌握,常用的電話對談英文
0
/500
不公開分類 公開分類
儲存

國際 | 全球話題

迪士尼被轟「在集中營陰影下牟利」!《花木蘭》片尾感謝中共新疆再教育單位

(來源:法新社)
撰文者:張庭瑋 編譯
商周頭條 2020.09.09 3,893
摘要

1.迪士尼斥資2億美元重金打造的《花木蘭》,4日上映。卻因為片尾感謝名單中出現中國負責監管新疆再教育營的單位,引發爭議。
2.《經濟學人》指出,中國電影市場和好萊塢幾乎黃金交叉,迪士尼為打進中國市場,密切與中國政府合作,量身打造《花木蘭》。

迪士尼斥資2億美元重金打造的《花木蘭》,先前遇上主演劉亦菲挺港警事件,加上疫情攪局,一波三折後終於在4日上映,卻再度引發爭議。

《紐約時報》報導,有觀眾在該片的片尾感謝名單中,發現「中國共產黨新疆維吾爾自治委員會宣傳部門」、「吐魯番市公安局」等8個中共黨國機構名列其中,引發國際新一波針對《花木蘭》的抵制浪潮。

迪士尼挨批「在集中營陰影下牟利」

迪士尼感謝的「吐魯番市公安局」,根據《華盛頓郵報》,正是當地負責監督再教育營,去年還被美國列入「涉及侵犯、踐踏人權」的制裁清單。

廣告

對此,美國政客立刻對迪士尼發出強烈批評。威斯康辛州共和黨眾議員加拉格(Mike Gallaghe)就在推特上寫道,「中共在新疆犯罪,迪士尼卻感謝了在這些罪行上向全世界撒謊的四個宣傳部門。它甚至還感謝了因為犯下暴行而被列入實體名單的吐魯番公安局。」

美國非營利機構「共產主義受害者紀念基金會」(Victims of Communism Memorial Foundation)的新疆議題專家鄭國恩(Adrian Zenz)更直言迪士尼是「在集中營陰影下牟利的國際企業」。

現居華盛頓的維吾爾族律師阿薩特(Rayhan Asat)接受《紐約時報》採訪表示,迪士尼的感謝,等於支持認同鎮壓行為,所有捍衛自由的人都不能忽視這種共謀。

為打進中國市場,量身打造真人版《花木蘭》

事實上,迪士尼翻拍1998年的經典動畫,從頭到尾打的算盤就是靠它打進中國市場,並沒有重現原始版本的想法。

廣告

《華爾街日報》指出,當年動畫版《花木蘭》想要在中國上映,卻觸動到中國政府的敏感神經,遭到無情封殺。幾個月之後雖然解除禁令,允許該片上映,但票房仍是慘澹不堪。

有了動畫版的教訓,這次真人版《花木蘭》的電影團隊,為了爭取中國支持且確保能夠上映,迪士尼預先提供中國政府電影劇本,也接受民間專家的諮詢,只希望電影成品能夠契合中國的社會價值觀,用盡辦法迎合中國觀眾胃口。

過去動畫版曾受到故事內容太強調主角木蘭的自我實現,與中國傳統「利他」的價值觀不符合,因此真人版的電影調整了故事的呈現,傳達更多家庭與社會等儒家思想。

中國市場有多重要?經濟學人:和好萊塢幾乎黃金交叉

《經濟學人》指出,中國電影市場與美國幾乎面臨黃金交叉。疫情前的中國電影市場成長至97億美元,與規模111億美元的美國已經相差無幾,疫情雖然衝擊電影業,但跟美國比起來,因為中國較早控制住疫情,很有可能急起直追。

各家電影公司在中國的收入佔比也逐年提升。迪士尼在2010至2019年間,在亞洲的收入占比翻倍,達到11.5%;哥倫比亞影視去年在中國的收入也佔總收入的10.2%,高於五年前的6.7%。

而美國電影想打入中國市場,最大的阻礙就是中國政府的層層審核,不僅禁止天安門、西藏和台灣「三T」,還禁止時空旅行和超自然現象等主題。這也是為什麼這次迪士尼想用《花木蘭》進軍中國市場,得頻頻討好中國政府的原因。

然而,《經濟學人》也指出,迪士尼在美國的收益並非倚靠電影票房,而是商品周邊和其他授權內容,例如電玩、遊戲等等。所以迪士尼這次放棄美國票房市場,選擇在自家的串流平台Disney+釋出新電影。

(參考來源:The New York TimesThe EconomistThe Wall Street JournalWashington Post

核稿編輯:林易萱

下滑載入更多報導
花木蘭 中國 再教育營 新疆 迪士尼
商周頭條
商業周刊編輯部

除了每個星期四,熱騰騰準時上架的《商業周刊》以外,「商周頭條」將提供你來自商周記者第一線的採訪觀察、更即時的時事話題分析,與更深度的觀點分享。

廣告
留言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