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周

啟動成功關鍵,隨時掌握商周.com最新資訊

提供第一手新聞解析、財經趨勢、專屬活動

已加入收藏
已取消收藏
熱門關鍵字
熱搜內容
現正閱讀
8國角逐WTO秘書長,卻無中國代表?一場改選,看中美對峙第二戰場
畫重點
段落筆記
新增筆記
「請稍等」英文別直接中翻英說please wait a minute!一次掌握,常用的電話對談英文
0
/500
不公開分類 公開分類
儲存

國際 | 全球話題

8國角逐WTO秘書長,卻無中國代表?一場改選,看中美對峙第二戰場

(來源:Dreamstime)
撰文者:艾利克.寇爾、吉勒.峰丹
非讀BOOK 2020.09.08
摘要

1.聯合國「中國化」早已不是新聞,在聯合國內部的核心單位,中國派出優秀人才占領要職,特別是在經濟領域。

2.屢遭川普痛批的世界貿易組織,則是習近平打算「遞補空缺」的重要機構之一。中國前商務部副部長易小準,是世界貿易組織的4位副總幹事之一。這些任職於國際專門組織裡的中國高階官員,懂得在必要時該如何捍衛自己的國家。在中國國內經濟發展驚人之際,他們要做的,是在世界外交舞臺上占據更重要的地位。

WTO秘書長改選進入諮商階段,墨西哥、奈及利亞、埃及、摩爾多瓦、韓國、肯亞、沙烏地阿拉伯、英國等8國提名候選人當中,雖無美、中兩國推派代表,但其實大國早有屬意人選。肯亞代表阿米娜.穆罕默德(Amina C. Mohamed)早被中國相中,將以其女性身份及非洲國家優勢角逐秘書長大位。

中國軍隊的士兵在曼哈頓出現——這樣的畫面不尋常。中國人民解放軍的國際傳播代表團團長毛乃國,身著飾以肩章和金色鈕扣的綠色制服,在聯合國總部大廳裡來回走動。2018年2月11日星期一,在一群中國高官的陪同下,為這次的攝影展舉行開幕儀式,向世人展示中國「藍盔」維和人員的榮耀,展覽主題為「維護世界和平的中國軍隊」。

毛乃國大校(中國陸軍軍階,介於上校和少將之間)在200位來賓面前解說60張照片,這些照片展現出中國軍隊在薩赫爾(Sahel)沙漠、剛果叢林或亞丁灣(Golf of Aden)維和行動中的英勇表現。毛乃國說:「我們已經參與全球24次以上的維和行動,總共出動三萬九千多人次。」

這些數字早已完整記錄在聯合國的統計數字,但是北京政府喜歡提醒大家,中國軍隊在全球日漸增加的重要性。比如在馬利(Mali)和南蘇丹(South Sudan),中國「藍盔」是維護當地和平不可或缺的力量。在安理會的五大常任理事國當中,中國組建的維和人數最多(約有2,500名士兵)。他們以步兵、警察、工程或人道主義救援等任務為主。維和部隊經常身陷危險之中。2016年在南蘇丹的朱巴(Juba),或同年在馬利北部襲擊中喪生的維和人員,都是實際見證。

廣告

但僅向聯合國提供維和人員並無法讓北京滿足,它想要做進一步的掌控。2019年,在習近平執政下的中國,成為聯合國維持和平行動的第二大出資國,提供15%的年度支出,總計為70億美元。這和過去共產政權不希望人民解放軍與維和人員扯上關係的時代大相逕庭。

「中國化」的世界組織

中國現在不僅提供資金和人力,還透過控制維和部隊,企圖在聯合國內部擔任主角。20多年來,法國官員一直位居高階戰略職位,而且一點也不急著拱手讓人。中國的野心勃勃,足以讓法國高階官員不寒而慄。為達目的,北京費盡心思在聯合國安插暗樁。例如2019年1月,祕書長安東尼奧.古特瑞斯(António Guterres),任命外交官夏煌為聯合國非洲大湖區(Great Lakes)特使。

夏煌是一位經驗豐富的高階官員,曾任中國駐尼日、塞內加爾及剛果共和國的大使,是在聯合國組織擔任相當高階職務的中國人。此外,在財務方面,北京定期出資贊助聯合國維持正常運作的昂貴成本。2019年,中國首次超越日本,成為僅次於美國的聯合國第二大「出資國」。

至此,中國的中央權力中心謹慎策劃,冀望提升中國在世界組織裡的地位。2019年2月在紐約聯合國總部的攝影展,就是由習近平主席領導的中國共產黨中央軍事委員會,以及中國常駐聯合國代表團共同舉辦。隨後,將在世界各地宣傳,表揚中國維和部隊的英雄事蹟。當然,也不忘向中國人民大力宣傳。一系列的電視劇和電影適時配合宣傳,出現在各大螢幕,頌揚中國「藍盔」的英勇氣慨及其對於維護世界和平的關鍵角色。

廣告

中國積極參與聯合國組織的活動絕非出於偶然。習近平正打算利用美國退出一些國際組織的機會來遞補空缺。眾所周知,川普痛批某些特定的多邊國際協定,認為花費過高,而且經常沒有效果,甚至有些是反美的。他宣布美國退出2015年簽訂的《巴黎協定》,以及2015年7月的《伊朗核協定》。這對北京來說是好消息,因為中國看見奪得多邊國際協定操控權的機會。

其次,正如中國領導高層所言,中國國內經濟發展驚人,接下來要做的是在世界外交舞臺上占據更重要的地位。這個世界上人口數最多的國家,在沉睡多年後,正積極迎頭趕上,在不到30年的時間裡,成為世界第一大貿易國和第二大經濟體。

頂著多項成功的光環,中國不再甘於做一名旁觀者。2017年4月,中國還創設「全球治理」高等學校。該校附設在聲譽極高的北京外國語大學,主要培訓具備至少兩種聯合國正式語言能力的國際高階官員。最重要的是,中國要擔任未來全球治理的仲裁主力。加入多邊國際協定當然可行,只要它符合中國的野心。一旦中國穩固在世界的權力,未來不論是人權或經濟發展方面,也無須再遵照西方國家的標準。

為了使聯合國「中國化」,聯合國多數的工作單位都有中國人滲透,而且數量驚人。在內部的核心單位,中國派出優秀人才占領要職,特別是在經濟領域。2017年7月開始,負責聯合國經濟和社會事務部(UN DESA)的劉振民就是一例。這位前外交部副部長曾參與巴黎協定的談判,倡導新多邊主義,並就經濟和網際網路發展問題,給予聯合國主席多項建議。他負責的部門被視為聯合國的「智庫」,許多中國人在其中擔任要職。

中國前財政部副部長李勇,則在聯合國組織的另一個重點單位擔任要職——聯合國工業發展組織(UNIDO)總幹事。西方國家認為該組織毫無作用,所以不太重視。中國在過去也曾抨擊它,正如抨擊聯合國開發計畫署(PNUD)一樣。但現在不同,因為北京政府很快就了解到,若能在聯合國所有級別單位部署自家人,將有利於掌握指揮權,以及組織大規模的遊說活動,進而支持「一帶一路」。目的在於利用聯合國,鞏固習近平在2013年發起的「一帶一路」計畫。

中國人成功占據部分要職,策略果然奏效!聯合國祕書長古特瑞斯,曾出席第一、二屆的新絲綢之路論壇,讚揚中國的努力並認可該計畫的「潛力」。2016年9月,聯合國開發計畫署,成為第一個與中國領導人簽署備忘錄的國際組織。這一點也不奇怪,因為牽線人正是聯合國開發計畫署亞洲及太平洋地區分支機構負責人——來自中國的徐浩良。

在此之前,北京政府已經運用靈活的手腕,打通聯合國內部的各個關節。2016年5月,中國成立「聯合國和平與發展信託基金」,捐助聯合國2億美元。至於設立這個由中國高度控制的聯合國信託基金,其目的何在?答案是:促使聯合國的永續發展目標與新絲綢之路的目標一致。該基金的指導委員會,中國人就占4名,包括中國駐聯合國大使馬朝旭,還有聯合國經濟和社會事務部副祕書長劉振民。

繼聯合國開發計畫署之後,輪到聯合國工業發展組織和中國簽署備忘錄。許多西方國家開始懷疑,北京政府正利用像是電腦木馬程式的手法,將聯合國工業發展組織變成中國人的組織。當該組織於2017年9月在維也納舉行會議,以絲綢之路為主題,且由香港的一家基金會提供贊助,更加深大家的猜疑。該香港基金會名為「南南合作金融中心」,其主席蔡鄂生曾是中國銀行業監督管理委員會副主席。在聯合國的官僚迷宮中,中國似乎懂得該如何摸清路線、自由穿梭……。

中國另一個遊說成功的案例,是2018年3月在人權理事會(United Nations Human Rights Council)獲得外交勝利。那天,北京首次在日內瓦議會提出決議案,標題為「促進人權領域的互利合作」,字面上看起來相當和善。該決議最後以28票贊成、1票反對、17票棄權通過,這是人權理事會在人權觀點上轉折的重要標記。該決議的通過,證明西方陣營的分裂,尤其是歐洲。

中國布局的人際網路不僅限於聯合國,還擴展到其他國際機構。在國際機構中位居要職的中國外交人士、官員和金融家,隨時都會關注中國國家利益。儘管他們不對外張揚,很少成為新聞媒體的焦點,但他們在國際組織內部的勢力不斷擴張。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總裁克莉絲蒂娜.拉加德(Christine Lagarde),於2019年秋季離職轉任歐洲央行(European Central Bank)。在她任職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期間,副行長中國人張濤不斷在該組織增強中國的影響力。中國目前在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中,擁有6.09%的選票(2011年為2.4%)。2015年,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宣布,將人民幣納入「特別提款權」(SDR)的貨幣籃子。

大方投資,背後由全球買單

與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為孿生姐妹機構的世界銀行(World Bank),也相當關照中國,每年向中國提供近20億美元的貸款。這顯然不合理。當北京周旋於非洲、拉丁美洲或亞洲國家充當起銀行家到處撒錢,背後卻是世界銀行慷慨贊助。

這份慷慨,令新上任的世界銀行行長大衛.馬爾帕斯(David Malpass)感到不滿。馬爾帕斯與川普關係密切,他是美國前財政部副部長,2019年4月上任後,旋即宣布削減世界銀行對中國的貸款。他很可能槓上該機構的第二號人物,也就是中國前財政部長、現任世界銀行集團首席行政官的楊少林。

屢遭川普痛批的世界貿易組織,也是世界經濟的重要據點之一。中國人在2001年,加入這個位於日內瓦管理世界貿易的機構,在此可指望中國前商務部副部長易小準,他現在是世界貿易組織的四位副總幹事之一。至於其他國際專門組織裡的中國高階官員,就不必多說,他們知道在必要時該如何捍衛自己的國家,例如強悍有力的趙厚麟,從2014年起擔任國際電信聯盟(ITU)祕書長。2019年4月,面對美國的指控,這位電信教主毫不猶豫的公開捍衛中國企業華為。

西方國家不斷提出質疑,但中國領導階層悶不吭聲的繼續前行。他們評估自1971年,聯合國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一路以來的歷程。他們也知道美國仍然是聯合國第一大捐助國。但他們現在深具信心,中國化的聯合國不再是痴人說夢。證據呢?他們成功地在駐羅馬的聯合國糧食及農業組織(FAO)布局中國候選人,希望接任巴西的何塞.格拉齊亞諾.達席爾瓦(Jose Graziano de Silva)的位置,這次推出的是中國農業農村部副部長屈冬玉,果然押對寶。2019年6月,屈冬玉打敗法國、喬治亞、喀麥隆及印度候選人獲得勝利。

那天,中國在龐大的聯合國組織架構裡又攻占一席。

書籍簡介


全球只剩北京標準時間

作者: 艾利克.寇爾, 吉勒.峰丹

譯者: 黃明玲

出版社:大是文化 

出版日期:2020/08/26

作者介紹

艾利克.寇爾(Éric Chol)

法國新聞週刊《L'Express》編輯總監。1996年至1999年派駐香港擔任海外特派記者,此後多次報導中國相關新聞事件。與皮耶.得.帕納佛(Pierre de Panafieu)合著《學校的案例》(Cas d’écoles)。

吉勒.峰丹(Gilles Fontaine)

法國商業週刊《Challenges》主編,15年來發表許多有關中國的報導。近期著作《在網路世界,你聽不見自己的吶喊》(Dans le cyberespace on ne vous entend pas crier)。

譯者簡介

黃明玲

桃園客家人。淡江法文系畢業。年過半百,感到人生旅途最辛苦也最滿足的兩件事,是養育三個寶貝兒女和從事法文翻譯。交流信箱:freveline@hotmail.com


責任編輯:李頤欣

下滑載入更多報導
聯合國 WTO WTO秘書長 中國
非讀BOOK
出版社

蒐羅與財經、職場、生活相關書籍內容介紹及書摘,協助讀者快速閱讀書籍精彩內容。

廣告
留言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