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周

啟動成功關鍵,隨時掌握商周.com最新資訊

提供第一手新聞解析、財經趨勢、專屬活動

已加入收藏
已取消收藏
熱門關鍵字
熱搜內容
現正閱讀
NBA湖人隊竟拿到「小企業」紓困金!小店、咖啡廳卻領不到,為什麼?
畫重點
段落筆記
新增筆記
「請稍等」英文別直接中翻英說please wait a minute!一次掌握,常用的電話對談英文
0
/500
不公開分類 公開分類
儲存
特別企劃
武漢肺炎 經濟衝擊全解讀

國際 | 全球話題

NBA湖人隊竟拿到「小企業」紓困金!小店、咖啡廳卻領不到,為什麼?

撰文者:張方毓 編譯
商周頭條 2020.04.29
摘要

1. 疫情波及各種產業,美國為了讓許多企業都能請領紓困金,把計劃條件放寬,卻引發「大企業、賺錢企業為什麼可以領」的爭議。

2. 為了避免先到先審的模式擠壓小企業借貸空間,於4月27日啟動的第二輪紓困計劃,政府特意將1成的額度保留給社區型小銀行,增加在地小企業借貸到的機會。但成效如何,各方都置疑。

近期,美國NBA洛杉磯湖人隊請領紓困金挨批。批評聲音認為,這個市值高達44億美元的球隊,居然跟其他小企業搶名額。

湖人隊申請的是美國政府於4月3日推行的「薪資保護計劃」(Paycheck Protection Program,PPP),額度有3490億美元,開放給員工數500人以下的小企業申請,支付員工薪水以及租金等其他開銷。

短短不到兩個禮拜,這筆金額就被搶貸一空,許多小企業卻還是兩串蕉。除了有300名員工的湖人隊符合字面上的「小企業」資格外,卻被發現,許多連鎖大公司居然也來申請,而且還成功申請到:藏壽司領到600萬美元、茹絲葵牛排館領到2000萬美元、漢堡連鎖店Shake Shack更成功領到1億美元。

廣告

隨消息揭露,排山倒海的批評壓來,湖人隊、Shake Shack紛紛表示,有鑑於計劃金額快速耗盡,他們決定退還紓困金。這起紓困爭議的背後,究竟這些大企業可不可以貸款呢?人人自危的時候,誰是真正需要紓困的對象,又到底該如何界定?

連鎖餐廳的無奈心聲:我們不是小企業,卻是第一線的疫情受害者

首先,許多人疑問的是,明明就不是小企業,為什麼那些公司可以申請PPP紓困?的確,以Shake Shack來說,它總共有7600名員工、每年5億營收、去年淨利2400萬美元...這樣一間企業,去申請小企業紓貸,怎麼看都名不正、言不順。

實際上,這個紓困計劃除了主要給小企業以外,也開放給餐廳和飯店業者申請,不論他們有多少名員工。

原因在於,旅遊、外出用餐被禁,飯店、餐廳馬上成為第一線受害者。希爾頓飯店表示全美住房率幾乎為零,Shake Shack也說,他們有140家店面位於高人流的城市鬧區,現在營收已經下降7成,他們被迫要停薪或解僱2成的員工。

廣告

也就是說,雖然大名鼎鼎、歷來營收成績斐然,但生意一夕之間停擺,他們所面臨的困境,是貨真價值的。美國國家餐飲協會的執行副總裁甘迺迪(Sean Kennedy)就抗議,餐廳同業不該受到「資格論」的質疑:「企業是大是小不應該是重點,餐廳是第一個因疫情關閉的產業,因此我相信我們理應得到來自政府的特殊協助。」

為求快而爭議百出的紓困計畫

所以,難道這純粹是「觀感」問題,批評的人都不懂經營公司的難處、只會「仇富」嗎?去看批評者的說法,卻又沒有這麼簡單。

其中一個根源是,薪資保護計劃之所以叫這個名字,最主要就是要鼓勵企業用貸款的錢付員工的薪水,取代無薪假、解僱等措施。只要企業後續不解僱員工,政府就計劃免除債務,包括利率。

對於這種寬鬆的做法,民間監督組織Accountable. US的主席赫里格(Kyle Herrig)批評,上市大企業不但輕易搶到其他小企業的資源,還可以享有免去債務的福利,這種不公平的分配方式,只是變相圖利大企業、讓多的錢落入他們的口袋。

另一方面,紓困計劃放寬的對象,還包括加盟體系企業,就算整個加盟體系有超過500名員工,只要同一家加盟店沒有超過這個數字,就可以申請。

共和黨眾議員凱文.赫恩(Kevin Hern)大力支持加盟企業有權申請紓困。他認為,一家加盟店是作為社區小商家而存在,因此如果說加盟企業是由一個個小企業所組成,並不為過。但同時,他則反對Shake Shack申請紓貸,認為這種直營連鎖企業應該等中型企業紓困計劃出來以後,再去申請。

《華爾街日報》(The Wall Street Journal)在此特意點出赫恩的另一個身分:麥當勞加盟商,也就是說,因為自身利益,赫恩當然大力贊同加盟in、直營out。這也顯示出,美國政府原意是希望將所有受到疫情波及的企業都能分一杯羹,卻因為缺少適當的配套,讓紓困計劃變成爭議百出、利益競逐的場地。

有限的紓困大餅,無限的爭食與不滿?

難道,如同經濟學經典名言一樣,正在藉由紓困計劃上演的,是一齣「資源有限、慾望無窮」的戲碼嗎?華盛頓大學公共政策與治理學教授維格多(Jacob Vigdor)就抱持這樣的想法:「當需要的人遠遠超過供應的金額時,不管怎樣,錢就是會跑到某些人的口袋、而不是另一些人的口袋裡,總是會出現企業被晾在一旁的故事。」

他認為,如果能夠找到一個方法,把錢精準分配給最需要的企業,當然很好。但他表示,現在情況為什麼會變成這樣,並不是政府亂做、或是大企業貪婪導致,是因為體系為了有效紓困,自然而然會形成「大企業優先拿到」的結果。

他說明,要能夠精準紓困,最需要的不是配套,而是「時間」。而現在裁員、破產的壓力分秒必爭,權宜之下,政府就採用先到先審的模式,如此一來,原本就習於跟銀行打交道的大企業就有優勢。《國家公共廣播電台》(NPR)就指出,事實上,這次被搶貸一空的紓困金裡,借到最多的不是被罵最兇的連鎖大餐廳,而是建設公司,佔整體13.1%,正是因為他們跟銀行有長期累積的緊密關係,所以借貸流程能夠快速完成。

赫恩進一步表示,不妨換個角度想,雖然那些大企業名聲響亮,但在裡面工作的人跟你、我一樣,都是普通人。他認為,只要企業確實把這些紓困金用來維持員工生活穩定,又有何不可呢?

誰才是真正「需要」紓困的對象?

也就是說,如果把自己輪流放在每個企業的視角,不論大小,家家有本難念的經,人人有經濟困頓的員工。癥結點在於,每個企業需要這筆紓困金的程度,是一樣的嗎?

美國智庫經濟創新組織董事長萊帝里(John Lettieri)跟赫恩意見相左。他認為,大企業跟小企業的處境並沒有在同一個水平,大企業雖然也面臨困難,但還是可以尋求其他借貸、其他政府紓困計劃;相比之下,PPP是「真.小企業」的唯一救命繩索,沒有了,真的就是死路一條。

跟小企業比起來,大企業的流動性和借貸來源都更多元。因此,大企業有較大能耐從流動資產變現,用來支付員工薪水。而以NBA球隊來說,他們原本就有聯盟專屬的借貸計劃,有鑑於NBA優異的賺錢能力,通常能以較低的利率借貸;這次賽季取消以後,NBA已經將借貸金額展延12億美元,供各球隊使用。

艾略特(Elliott)是北卡羅萊納州2間餐廳、1間咖啡廳的老闆,短短兩週內,他就讓8成員工放無薪假,並損失了20萬營收。他加入其他5000名獨立餐廳員工的行列,寫信給議會陳述紓困計劃的漏洞。

他指出,他們的艱困之處在於,紓困計劃鼓勵企業不要解僱員工,但獨立小餐廳的財務應變能力比較差,在計劃出來前,他們早就不得不解僱一些員工了。而現在為了要成功申請到貸款,又要再花時間聘員工回來,一來一回,導致他們得貸更多金額來補足。

除此之外,未來的高度不確定性對小企業的殺傷力特別大,艾略特害怕,就算現在他把員工聘回來了,他不確定兩個月過後,他是不是又要再炒一次。相比之下,連鎖餐廳還有外帶生意可以作為短暫的支撐來源。

第二輪紓困計劃來了,再一次幾家歡喜幾家愁?

目前,川普已經再度簽署了另外一筆4840億的紓困金,已於星期一(4月27日)開放申請。這一次,為了避免第一輪的爭議,議員特意做了調整,將600億的額度留給社區型的小銀行,並且,一半分配給資產介於100億到500億之間的銀行,另一半分配給資產少於100億的銀行。

除了試圖讓社區型小企業更容易借到貸款以外,政府也祭出建議,要求大企業「仔細審視自己到底是不是真的需要這筆金錢」,並且要求上市企業於5月7日前歸還紓困金。

即便如此,顧問公司MultiFunding創辦人卡薩爾(Ami Kassar)表示,他不認為這樣有助於排除大企業去借貸。目前,小企業也再一次陷入恐慌,紛紛在社群媒體用#PPP或#PPPloan的主題標籤表達可能借不到錢的焦慮感。

再一次,美國企業陷入幾家歡喜幾家愁的氣氛,但可以肯定的是,現在每家企業的一舉一動,所有人都看在眼裡,是好、是壞,都成了左右企業名聲的風向標。華頓商學院領導和改變管理中心的主任尤辛(Michael Useem)表示:「特別是在危機之中,一家企業如果展現公平的特質、幫助社會,在大眾心中的價值會提高。這是一件很神奇的事,即便是在危機中,人也絕對不會忘記你做過的不妥舉動。」

(參考來源:CNNESPNThe Wall Street Journal(1)The Wall Street Journal(2)NPRInc

核稿編輯:林易萱

下滑載入更多報導
美國 湖人 武漢肺炎經濟衝擊全解讀 企業貸款 Shake Shack 茹絲葵 紓困 NBA
商周頭條
商業周刊編輯部

除了每個星期四,熱騰騰準時上架的《商業周刊》以外,「商周頭條」將提供你來自商周記者第一線的採訪觀察、更即時的時事話題分析,與更深度的觀點分享。

廣告
留言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