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周

啟動成功關鍵,隨時掌握商周.com最新資訊

提供第一手新聞解析、財經趨勢、專屬活動

已加入收藏
已取消收藏
熱門關鍵字
熱搜內容
現正閱讀
重磅報告》IMF前副總裁談疫情對中國經濟影響:需要10倍努力才能反彈
畫重點
段落筆記
新增筆記
「請稍等」英文別直接中翻英說please wait a minute!一次掌握,常用的電話對談英文
0
/500
不公開分類 公開分類
儲存
特別企劃
武漢肺炎 經濟衝擊全解讀

國際 | 趨勢中國

重磅報告》IMF前副總裁談疫情對中國經濟影響:需要10倍努力才能反彈

(來源:Dreamstime)
撰文者:清華大學國家金融研究院院長、前IMF全球副總裁朱民
網民肥皂箱 2020.03.03 5,588
摘要

1. 前IMF(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副總裁、現任中國清華大學國家金融研究院院長朱民,2月22日上午進行了一場「2020年經濟發展新形勢」的線上講座。

2. 朱民的演講重點:此次肺炎疫情發生在一個中國經濟非常特殊的時間點上。

3. 從2019年開始,中國人均GDP會達到1萬美元。一個經濟體進入1萬美元階段後,會往兩個方向走:一,像韓國或台灣,一路上漲進入高收入;二,像墨西哥或巴西,經濟成長速度始終落後先進國家,最終陷入經濟長期停滯。

4. 中國要邁向高收入,經濟結構要改變,服務業的貢獻要提升。

5. 朱民分析,在SARS時期受疫情影響的行業佔GDP比重,僅26%,但是這一次新冠肺炎的比例高達74%。同樣,受到SARS影響的消費零售額佔比是25%,但是這一次的比例是71%。而且,受到SARS影響的總人口占比是18%,而這一次是63%。

6. SARS時期並沒有停工,如今中國企業,有的從春節後,至今尚未復工停工。

7. 要恢復經濟活力,中國面臨的挑戰相當嚴峻。

2月22日上午,朱民博士通過央視頻、騰訊財經、新浪財經、鳳凰財經、新浪微博、網易財經、今今樂道讀書會等平台,進行了一場2020年經濟發展新形勢」的在線講座。

朱民目前任清華大學國家金融研究院院長,復旦大學校董,也是世界經濟論壇董事會常務董事,彼特遜國際經濟研究院(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董事會董事。他於2011年7月至2016年7月擔任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副總裁,此前,他曾擔任中國人民銀行副行長和中國銀行副行長。他曾在世界銀行工作,並在約翰﹒霍普金斯大學和復旦大學講授經濟學。

本文根據朱民博士的在線課程整理,他的思想富有洞見,對這次近十年來最大的經濟停擺提出瞭如下看法。

1.「新冠狀病毒肺炎」疫情對2020年中國經濟和中國經濟走向高收入階段的發展都是一場嚴峻的考驗。

2.2003年處於全球性的上升週期,中國也是在上升週期中。所以,2003年非典期間,中國政府啟動政策後能夠有一個非常迅速的經濟反彈。然而,在今天環境下,這個會變得相對比較困難一些,整個的周期是不一樣。

3.從這個結構上來看,反彈和恢復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特別是在消費方面——跌掉的可以反彈,但是很難全面的補過來——它不是那麼容易,是需要很大的力度來推動。

4.在宏觀層面看,政府的政策已經很好了,無論是金融的力度,流動性支持和貸款支持,還是財政的稅費支持,海關的出口支持,商業部門的物流支持等等,已經出台了很多。但是,這些政策的落地,會有一個過程,它要到省到市,就需要全面打通。

5 .整個經濟結構在進一步的轉化,進一步的走向服務業。而服務業的勞動生產率低變成了一個瓶頸,特別是非競爭型、非市場化的服務業。所以提高勞動生產率,同時提高製造業更多的提高服務業勞動生產率,就變成了我們能不能邁向高收入的這個階段,我們不能跨越中等收入陷阱一個核心問題。

6.科技創新既是抗疫的有力工具,也會成為反彈的新經濟增長點。

7.疫情影響是嚴重,反彈是必然的。我們現在要做的是叫把反彈做成一個強勁反彈,這樣才能完成2020年經濟和社會發展任務,同時為中國經濟進入高收入階段打下一個好的起點。

以下,為朱民博士分享全文。

*整理編輯/姚贇,來源/盒飯財經(ID:daxiongfan)

這次我想說的題目是《戰勝疫情,改革開放和科技創新,中國經濟走向高收入階段》

分為以下幾個階段:

廣告

第一是我們要理解疫情對2020年中國經濟的影響,我們怎麼有政策來推動一個強勁的彈,這個對2020年特別重要。

第二,當我們看2020年的時候,我覺得我們更要把它放在一個更宏大的大局和趨勢看。這個宏大的大局,就是中國從今年開始,開始走向高收入國家這個階段。

去年我國人均GDP達到了1萬美金,然後我們從1萬美金走向1萬5千美金,進入高收入階段。所以今年是第一年,今年也是特別特別重要。所以在這個起始年,怎麼樣把抗疫的經濟恢復工作做好,就顯得特別重要。所以,大的敘事的宏觀背景,我們需要充分理解。

第三,在這大的背景與現在的政策結合起來,那就是改革開放、科技創新。特別是抗疫的過程中,我們看到科技發揮了很大的作用。也為下一輪中國經濟走向數字化和智能化,打下了一個很好的基礎。所以我們看這個政策,怎麼來推動中國走向高收入階段,這個是我們中國最主要的大局,是當前最重大的任務。

廣告

就以上幾點和大家做一個匯報。

深刻理解疫情的經濟影響,10倍努力推動經濟反彈

為什麼要這麼講的?大家要深刻理解,疫情對經濟的影響還是很大的。

所以在這個情況下,我們要完成今年的經濟社會任務,而且要推動中國超高收入增長,它需要一個強勁的反彈,反彈是必然的,我們需要的是強勁的反彈,所以需要10倍的努力來推動反彈,才把中國經濟的基礎奠定好,所以這個是我想講的第一件事。

我們就「疫情對消費影響的總需求」做了一張估測表。我們看2019年的時候,我們國家總體消費是23.7萬億元人民幣,零售部分,網上是8萬(億元),非數字化(編按:數位化,以下皆同)部分7萬(億元),所以現在出入都很大。但是服務消費大家可以看到是7萬6(億元),主要還是在線下,線上只有6100億。

那麼我們對比了19年的2月份和3月份,春節和春節以後一個月,那麼在這個情況它的消費佔的比重,大概佔15%左右,就是說數字化部分佔了14.5%,這個電影的票房佔了23.7%。比如說演出、賽事,因為這個時間比較集中,佔了19.6%等等。

然後我們通過大數據的調研,我們做了分析,我們估計今年在這個期間可能會下降的幅度。比如說線上零售消費部分下降幅度不大,17%左右,但是非數字化就是說餐飲業會下降60%左右。

日用百貨就包括口罩等等,因為口罩需求上升,我們假設是持平,但是這個電影的票房估計會下降92%,專業演出全部關了,下降90%,旅遊休假會下降97%。但也有上升的部分,服務消費里面遊戲上升50%,短視頻上升60%,在線教育上升300%。

從整體結構角度來看,可以看到整個的影響。社會零售數字還會減少2000多億,餐飲會下降4000多億,旅遊休假會下降9000多億。和上升的線上教育、短視頻、遊戲相抵的話,估計在今年1月到2月,疫情對消費的總影響是1.38萬億人民幣。

這個1.38萬億人民幣的影響,是什麼概念?

等於去年總消費的5.5%,如果就把消費需求折換成經濟增長的話,第一季度消費肯定是負增長,對GDP會連帶著個3到4個百分點。影響還是很大,我覺得我們對要有深刻的理解,總需求它是落了一塊。

再從總需求看,我們把2019年和2020年的GDP分解比較的話,大家可以看到2019年GDP總增長是6.1%。 6.1的分解是最終消費佔3.5個百分點,最終資本形成是1.9個百分點,進出口是貢獻是0.7個百分點。

2020年用模型算的話,估計進出口方面,今年會為GDP的增長貢獻會下降到0.1左右,會比較小,出口是今年一個特別嚴峻的挑戰。那麼在這個情況下,最終消費它會下降大概從3.0到3.4左右。資本形成就需要上升,不但是投資的漲,而且是投資效率的上升,占到2.4到2.5個百分點,我就比去年的話增長了0.5到0.6個百分點。這樣的話我們今年才能完成全年GDP增長5.5到6個百分點這樣的區間的增長速度。

從總需求化解,我們能看到今年的任務是非常艱鉅的,拉動總需求、拉動消費、拉動投資和拉動出口,這三件大事都是不容忽視。


我們從總供給來看的話,新冠疫情影響區域大幅超過「非典」。

影響總人口占比非典才18%,這次是63%;GDP比重,非典時期才影響26%,這是占到74%;零售消費額的比例,非典時期只佔25%,這次影響71 %。所以它是整個供給面的一個大規模的受到了影響。

而且,這次停工也是非典時期所沒有的。

春節加上春節以後的延長假期,從10天到15天不等,如果以12號和20號復工和30號復工的話,停工階段都有20天到30天左右。

我們做了近萬家的企業調研發現,復工難的原因從供給來說還是物流、人流、交通流不通佔了60.7%,這是總供給的問題。因為疫情,政府希望延期復工佔17.6%,也有36.9%的企業,擔心復工以後又產生新的疫情擴散;員工無法按時返崗,占到31.2%。

所以在總供給的方面,現在看來整個的產業鏈,整個的物流,整個交通的損傷還是很大,要把它恢復也是一個很艱鉅的任務。

與此同時整個的宏觀環境,我們和非典時期比的話,其實還有很大的變化。

藍線是世界經濟增長,大家可以看到全世界經濟增長是從2002年的2.9,到2003年的4.7,到2004年的5.4,全球是一個經濟上升的階段。我們國家的經濟增長也是上升很強勁,從9%到2003年沒有影響10.1到10.4,繼續往上走。

那麼現在來看,整個經濟的宏觀影響很不一樣,這是全球的經濟增長。大家可以看到從2018年的3.5降到2019年的2.9,今年大概是3到3.3左右,這是最新的估計。

整個發達國家的經濟增長水平更低,中國的經濟增長速度也是從2018年開始,從6.6到6.1,今年我們爭取能夠在5.5到6之間的速度。所以它整個的宏觀環境大家可以看到是一個很大的不同。

我們還可以看到,和2003年比,外部貿易的差別也很大,這個藍的是世界的貿易,大家可以看到全世界的貿易是從2002年的3.8增長到2003年的5.9,然後增長到2004年的11%,這是一個很強勁的貿易上升階段。

所以大家可以看到,在外部的環境,我國家加入WTO以後,貿易的增長也是很快,所以我國整個貿易的增長也是從增長從2002年的22漲到了2003年的36,漲得非常快。現在的情況呢?大家可以看到,世界貿易的增長從3.6降到1.1,今年可能會略有上升,到2%左右。

中國的貿易,也從9.6降到了3.4,今年可能還會繼續進一步的下調。

所以我們如果把這次和非典的宏觀背景來看,整個經濟的周期和外部環境是完全不一樣。2003年處於全球性的上升週期,中國也是在上升週期中。所以,2003年非典期間,中國政府啟動政策後能夠有一個非常迅速的經濟反彈。然而,在今天環境下,這個會變得相對比較困難一些,整個的周期是不一樣。

用一些具體的數字來看,可以看到2003年中國季度增長,第二季度有一個短暫的下跌,之後就一直上升,趨勢是整體往上走。投資方面,大家可以看到整個的投資一直上升。整個的投資2003年上升了23.72,2004年上升了24.33,所以投資反彈是非常強勁的。

工業增長速度大家也可以看到,從季度的角度來說,它有一個季度的下調以後就開始直線上升。年度來看,季度的工業增長速度,從2002年的8.94上升到2003年的15.88,再到2004的18.81,工業增長恢復彈性是非常強勁。

2003年的貿易方面,大家可以看到,一個季度的下跌以後,就開始反彈,之後維持上升,所以全年的貿易增長速度從2002年的22.4上升到上2003年的34.6,再上升到2004年的35.4,所以說,貿易的反彈也是非常的強勁。

從年度的房地產銷售數據中,大家可以看到,它有一個很大的下跌,但是之後就開始反彈,反彈還是很強勁。從2002年的24.1上升了2003年的31.9%,延續到2004年的30%。所以大家可以看到幾個輪子,投資、貿易、房地產,2003年整個的反彈都是非常強勁。

但是消費增長方面,大家可以看到,2003年有一個下跌以後,季度上它有個下跌幅度很大,然後逐漸往上走。全年看的話,民生消費增長還是低於2002年。所以這個就很有意思。

為什麼?因為跌掉的消費可以反彈,但是很難全面的補過來。

比如說你兩個月你很少上餐廳去吃飯,你不能說疫情解散以後,你去餐廳去吃無數的飯,把這個補回來。你也會去,也會去多一點。但是很難把過去的消費完全補回來。所以2003年的消費增長反而是低於2002年的,但是2004年繼續保持了一個強勁的增長12.4%,因為打下了這個基礎。

所以我們把這幾個數據放在一起看,疫情在2003年有一個強勁的反彈。消費是一個比較困難的方面,靠投資、靠房地產、靠貿易,整個拉動。所以使得整個2003年經濟繼續增長,比2002年持平還繼續增長。

所以從結構上來看,大家就可以看到,其實反彈和恢復它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特別是在消費的角度來看,它不是那麼容易的,是需要很大的力度來推動。

但是反彈是客觀存在的,我覺得這是教訓。我剛才講到我們現在和世界比,差別很大。大家可以看到中國的貿易從2018年的9.6%下降了2019年的3.8%左右,中國房地產的銷售增速也12.2%下降到了6.5%左右。我們整個的趨勢是在一個下降的周期,而不是在一個上升的周期。

但是好在是2018年到2019年期間,我們的投資和工業是穩住的,我們的投資2018年的增長是23.7%,2019年達到了24%。 2019年政府做了大量的工作,減稅、鼓勵投資、宏觀政策和貨幣政策支持。 2018年的工業增速也穩住了,從整個10%左右上升到11.5%左右。這方面有了一個很好的基點後,可以繼續的反彈。

與此同時,也看到在這次疫情中,科技方面,如網絡、雲、人工智能、5G起了積極的作用。

這次疫情發生和非典不一樣,中國已經是網絡大國,全社會(個人、企業、行業)數字化已有一定基礎。與之前的疫情都有不同。數字化技術支撐了對疫情的信息傳遞,對疫情的防控。

同時,基於強大網絡和各種科技手段加持,互聯網和數據智能技術對科研檢測、信息服務、疫情防控、物資供應,甚至捐贈等等,都極大的提升了本次疫情防控的效率。同時,在疫情時期的社會經濟運營如生活服務、在線醫療和辦公學習等,也因為數字經濟出現了新的生態,我們看到線上教育大概增長了300%。

我們在這次疫情中能看到眾多提高疫情防控效率的案例。

如,高德地圖上線了發熱門診的查詢功能,1月31日已覆蓋了297座城市。如,國家衛健委和騰訊做「新型冠狀病毒感染和肺炎醫療的救治的定點醫院和發熱的門診地圖」;如,百度上線了門診地圖和疫情管控消息;還有,如,阿里在復工的時候和杭州政府合作,通過「健康打卡」和「健康碼」,追溯每一個人員的流動和安全係數,使得能夠精準地做到健康與有效復工同時進行,這都是高科技起到的作用。

當然線上教育、線上醫療、線上娛樂,特別是線上辦公,支持2億人的現場辦公,其實都得到了一個跳躍式的發展。

這是一個很大、很新的變化。

從我們觀察到的數據和情況來看,疫情恢復後,我們會走上很大規模新數字化和智能化的過程。這對整個經濟的推動和影響,以及對長期的影響,也是非常重要。

那麼從現在來看,當前復工需要政府支持的是什麼?

基於上萬企業的調研,我們可以看到,盡快恢復物流還是最主要的。貸款和金融服務為第二,佔37.2%。然後還有給企業靈活性,不要強制推遲或者提前復工時間,讓企業根據自己的實際情況來開展復工;減免稅費,特別是對所得稅、收入稅等等的減免;還有更加靈活的用工政策,因為有些地方回不來,有些地方的人又多了,像阿里出現借用員工的事件,很有意思一個創舉;人口流動政策很重要,減免社保也很重要。

我們在推動反彈的時候,其實需要一系列的總需求和總供給的政策。在今天這個情況下,供給側的改革,總供給的政策,而且是結構化的細緻的政策,又會變得特別重要。

在這個情況下,政府已經出台了一系列的政策,我們可以看到人民銀行從2月1日開始,對流動性,對貸款,對貸款的利率水平,對專項貸款的安排,都做了一系列的政策。

把人民銀行從2月1日開始的政策總結了一個規律,大家可以看到3萬億流向市場。同時降低了市場的利率水平,減輕了企業的負擔,保證了企業的資金需要,推動基礎、設施、重點項目的建設,加大對重點領域和復工復產的信貸保障,所以金融看來我們看是走在很前面的,所以支持反彈已經走在很前面了。

與此同時,銀保監會對於內部資金轉移、對於不良貸款的問題、對於保險的問題、對於貸款利率的問題,對於因為疫情產生的貸款逾期的問題,都根據疫情做了一系列的調整,來支持企業的恢復和發展。

財政部也從定向財政補貼、減稅降費、提前下達地方債的額度拉動經濟增長等方面採取了一系列措施。

企業所得稅的稅前扣除,2月6日就做出了一系列的具體的保證;27日,對疫情的政府資金提供了667.4億的疫情保障資金;對重點的企業給予貼息、補息等多方面的支持;另外,通過專項再貸款,加大金融機構的信貸利潤支持等等,所以財政部也出台了一系列的政策。

發改委從物資供應,對企業擴大再生產的需要,對電力的保障,對政府審批程序的減少和加快,然後對疫情期間的企業債券融資需求的支持,特別是推動企業員工錯峰有序地返程和返崗,能夠推動產業鏈上下游的協調運行,也出台了一系列的政策。

還有其他部門也出台了相應的應對政策。

交通部門,針對整個運輸方面的政策;工業和信息化部,針對中小企業信息創業支持;商務部,針對商貿企業復工的指導,比如既要存得進又要調得出、用得上,比如對外包項目的管理和安排都做了很多;海關總署,對恢復外貿企業復工復產的支持,都做出了一系列的文件。我們這些文件做了梳理看到,其實都是非常積極的,這個力度也是非常大。

從宏觀層面看,政府的政策已經很好了,無論是金融的力度,流動性支持和貸款支持,還是財政的稅費支持,海關的出口支持,商業部門的物流支持等等,已經出台了很多。但是,這些政策的落地,會有一個過程,它要到省到市,就需要全面打通。

所以從企業層面來看,感覺最強烈的還是要盡快恢復物流,還是要資金到位、減稅等等政策措施要迅速到位。給企業靈活性和自主性,然後讓企業能迅速的複工。而且還得,給企業足夠的物質保證,就是物流、人流和產業鏈流。

從這個意義上來說,現在政策已經很多,下一步,政策的到位是一個很重要的工作。

我們把疫情的工作做一個簡單的小結。

第一,我們可以看到從總需求、總供給和整體宏觀經濟周期環境,這三個環節來看,「新冠病毒肺炎」疫情對經濟的影響遠超非典疫情。對消費1萬3千億的減少,對全球經濟就會有很大的影響,所以就疫情對經濟的發展衝擊要有深刻理解。

第二,疫情作為一次外部衝擊,疫情後存在反彈。

所以外部衝擊的影響就取決於兩點:一是衝擊的力度,它是不是把經濟的核心部分傷害了;二是時間長度,如果時間很長,衝擊的力度很大,它會影響到根本上產業鍊等多方面的經濟運行。

如果這次疫情沒有傷害到經濟運行的產業鏈,那麼恢復就會比較容易。這也是現在需要抓緊復工的一個重要原因,因為我們已經停工了近20天了。

第三,科技創新既是抗疫的有力工具,也在會成為反彈的新經濟的增長點。

這次科技在抗疫中的作用,我們剛才舉了一系列的例子,以及在新經濟線上的新生態、新業態的發展,如教育、娛樂、影視、辦公以及線上生鮮等等。我們餐飲下降,但在線上有所反彈,線上的送菜發展的很快,線上超市現在也發展得很快。疫情后,我覺得大家都會反思,如果在疫情時期可以線上做,為什麼不能成為常態?它一旦成為常態的話,中國的數字經濟會上一個大大的台階,會成為經濟反彈的一個重要的增長點和抓手。

第四,需要爭分奪秒,疫情和復工兩手抓,結構性政策支持,中央和地方+政府和市場,10倍努力推動經濟反彈。

從最近的觀察來看,這個結論還是很重要。爭分奪秒,就是說外部衝擊時間越長,影響越大。只要能把它止住,就儘早把它止住,啟動反彈,所以疫情和復工的兩手抓。

現在我們已經連續15天,當然昨天的增長又有略微反彈,已經開始下降,疫情基本上取得階段性的成果。在這個情況下,除了湖北武漢以外,全國大部分地區,中央嚴格的抓抗疫和管控取得了很好的成效,所以在這個情節點上,就疫情和復工兩手抓特別重要。

復工主要面對的結構性問題,所以結構性的政策特別重要。需要中央和地方打通。就中央的政策,我們剛才舉了5張表,把重要的政策列出來,已經出了大量的有力的措施。接下來就是中央要下到地方做政策,而且地方也要有自主性創造自己的政策。

同時政府和市場兩個力量共同發力,給企業自主性、給企業積極性、給企業空間、給企業利益,讓企業和市場同時發力,所以我們要10倍的努力來推動經濟反彈。

這個影響是嚴重,反彈是必然的。我們現在要做的是叫把反彈做成一個強勁反彈,這樣我們才能完成2020年經濟和社會發展任務,同時為中國經濟進入高收入階段打下一個好的起點。

從這個意義上來說,我們從最近做的一些調研,我們自己的分析來看,實現2020經濟和社會增長目標的政策抓手有以下幾點。

第一,迅速啟動復工,時間就是效率。

第二,實際落實復工,物流、人流、資金支持、財政支持、政策支持。

現在復工不單是一個復工率的問題,還是一個復工水平的問題,也就說復工要回到疫情前的水平,滿載可能還有一個差距。所以我們需要復工率,需要復工的程度。那麼實際落實復工,還是要有物流、人流、資金支持、財政支持、政策支持,這是一個結構性的支持政策。

第三,從重點產業開始,產業鏈恢復。

與2003年對比,產業角度方面,最大的不同就是現在都是產業鏈。所以復工需要全面復工,一個地方的複很難。但是鑑於這次疫情的影響面,達到了全國60至70%以上,產業鏈的恢復非常困難。所以從重點產業開始,抓產業鏈的恢復特別重要。

第四,全力推動貿易恢復和出口。

今年的貿易是一個艱難年,所以全力推動貿易恢復和出口特別重要。 2月和3月,通常是貿易訂單的高峰,所以在這個時期,特別是在全球增經濟增長還是在低增長的同時,推動貿易恢復的出口,今年變得特別重要。

第五,全力拉動和鼓勵疫後消費。

剛才也講到了2003年底的經濟數據,大家可以看到,整個的投資、住房銷售、貿易增長都很強勁,但是消費並不強勁。可見拉動消費不是一件那麼容易的事情,但是消費特別重要。

現在消費佔GDP增長的貢獻度已經超過了60%以上。今年和以前比,我們一個特別重要新的政策,就是全面拉動和鼓勵疫後的消費。我們需要創造一個消費的高潮,這個是很重要。

有高指標的產品,滿足廣大人民群眾的消費需求,所以這是今年整個政策中特別重要的方面。

第六,政府加大和提前採購,拉動總需求,作為複工後第一筆需求。

在經濟停工20天後,重新啟動的第一筆需求在哪裡?我覺得政府可以加大的提前採購,作為支持企業復工的第一筆需求。

第七,以抗疫中科技創新的經驗為基礎,進一步推動中國經濟數字化,政府推進數字化建設的基礎設施、政策支持和大規模的企業和中國小企業數字化轉型,進一步推動消費數字化發展。

我們看到以疫情為觸發點,未來幾年中,中小企業的數字化轉型在規模上、速度上就會有很大的發展。我們有這一系列的政策來落地,能夠落地能夠重點突破的話,我們對2020經濟和社會增長目標的實現還是很有信心,關鍵是要有一個強有力的安排。

2020,中國經濟走向高收入階段

疫情影響當今中國經濟很重要的方面,但我們更要把現在的疫情和抗疫放到一個更為宏大的敘事之中——那就是中國經濟正在走向高收入階段。

從根本和長遠來看,這是一個更為重要和重大的歷史發展階段。所以需要我們把整個的事情放到大背景之中。

大家可以看到,中國的經濟從改革開放以來,從人均GDP178美元,迅速達到了1萬美金。大家可以看到上升的趨勢就是從2003年開始。

2003年開始上升的斜率是非常深的,中國加入WTO,所以非典其實是激發了大家的積極性。在40年的時間裡,將人均GDP增長50倍,這是世界的奇蹟,是歷史上不可想像的,這是一個偉大的成績。

與此同時,我們也看到,中國的經濟增長從2006年、2007年開始逐漸從14%開始實際增長逐漸下降,去年降到了6.1%。增長速度的放緩引起了大家的擔憂,就是中國經濟增長究竟能不能止住,未來的增長趨勢會怎麼樣?看這個問題,我們覺得要把中國放到一個大的背景來看。

大的背景就是中國正在走向高收入階段的一個關鍵點。我們從世界其他國家的樣本中取了一些國家做一個分析,從3000美金走到1萬美金,通常都花18年的時間。

我們取得一直有代表性的國家做樣板。我們可以看到18年左右的時間,在這個點上就開始分化。一組國家和地區,比如說韓國,比如說台灣,它人均的GDP就逐漸的往上走,進入了高收入階段。但是也有一組國家,比如說巴西,比如說馬來西亞,比如說墨西哥,意思就這個走不上去,長時間的停滯在1萬美金。

大家這張圖還是很深刻的,大家可以看到到達1萬美金以後,這些國家在三、四十年間,人均GDP沒有大的變化。這是一個人類經濟史上特別需要令人反思的深刻的現象。

在這個節點上,中國要走向高收入的階段就變得特別重要。

應該承認,從中等收入走向高收入不是那麼容易的,特別是人均GDP。

我把全世界的新興經濟的追趕,把新興國家作為一個組,用美國的GDP做標準,用新興國家的人均GDP占美國的比重,看能不能追趕。所謂追趕,就是要一個標杆,要不斷的提高。你在增長的時候別人也在增長。所以你每年增長百分之幾不重要,因為如果別人也在增長的話,你還是落在後面。

這也是為什麼前面看到的巴西、墨西哥、馬來西亞沒有增長很重要的原因,它的增長速度超不上去,超過標竿。

縱坐標是經濟增長,橫坐標是人均GDP占美國的比重。

我們用美國做一個標竿的話,大家可以看到在60年代,整個的新經濟國家人均GDP只有美國的15%左右。然後在60年代70年代趕到了22%左右,速度也一直穩定在3到4左右,非常好。

70年代80年代初發生了危機。整個的趕超中,新經濟國家倒退,然後增長速度下降,在整個90年代開始盤回,整個的比重沒有趕超,增長速度不斷的波動。進入新世紀以後,才開始又一次趕超,從22%左右增長到28%左右。但是整個增長速度是在逐漸下滑,因為規模上升了。

趕超之路不是那麼容易的,走向高收入階段不是那麼容易。從看歷史的數據來看,這件事是很困難的。


我們再看一個典型的拉美的追趕之路。 60年代,拉美的增長速度是4%左右,那麼國家平均整個已經占到了美國GDP的27%左右。到在62年到66年,有所下跌。 70年代、80年代拉美不斷發生,整個的增長速度下降。 80年代危機以後,不但沒有趕超,還開始落後。從90年代開始,幾乎沒有趕超,從新世紀開始,又進一步的進行趕超,大家可以看到它回到了21%左右這個低點。

今天拉美國家人均GDP占美國的比重和60年代的比重是一樣的,甚至低於60年代的比重,就是一個極其引人深思的案例。

50年以後,拉美國家人均GDP的比重占美國的比重下降了。也就是說在這50年中,美國的經濟發展遠遠快於拉美國家的經濟發展。

相對而言,拉美國家落後了。並不是說,拉美國家這50年沒有發展。實際上,這50年中,拉美國家人均GDP也翻了一翻,經濟增長也有4%-5%。但是因為世界在變動,所以追趕的過程中,落後了。

這是人類經濟史上是一個悲劇,整整50年沒有趕超。

這個案例給的教訓是極其深刻的。到達1萬美金以後,朝1萬美金往上走,也就是所謂中等收入陷阱,確實是一個很嚴峻的挑戰。

突破點在哪裡?

看了世界各個地方的數據,我們發現在發展的過程中,其實全世界的經濟結構都是一樣的——整個農業的就業水平都在下降,農業增加值、GDP的比重也都在下降,直線下降。工業都是先上升後下降,製造業的附加增加值、產值也是先上升後下降。

整體不斷上升的是只有服務,服務業是不斷上升的。大家可以看到服務也是不斷上升,服務業增加值也是不斷上升。

進一步把經濟看成結構的話,就可以看到在整個經濟發展過程中,農業的比重在不斷減少,工業的比重在不斷擴大,成熟以後開始下降,服務業是一直不斷的延續上升。所以發展服務業就變得特別的重要。

中國同樣沿著結構走,和世界發展的結構是完全一樣。

我們可以看到在1965年的時候,在中國的農業占到了40%左右,工業佔了30%多一點,服務業只有20%多一點。

而後,50年左右的期間裡,中國的農業逐漸下降到10%左右,中國的工業從30%漲到56%,又下降到30%多左右。而中國的服務業不斷發展,今天佔了整個GDP約50%的比重。所以中國也在走一條「農業不斷下降,工業先上升後下降,服務業不斷上升」這樣一個典型在發展過程中,結構轉移和調整的過程。

但是,我們再進一步看,發現很有趣。當服務業佔GDP的比重不斷上升,達到52%的時候,工業的比重下降到40%左右的時候,工業的勞動生產率,特別是工業進入WTO這個比重上,超過服務業,是服務業的勞動生產率的130%,也就是說工業的勞動生產率高於服務業的30%,這個是一個很大的挑戰。

以中國的情況來說,如果中國服務業在不斷擴張,沿著世界這一轉型的結果走,在過去的10年裡,已經從45%左右漲到了54%左右,漲了10個百分點。

未來中國的服務業還會繼續上升,但是如果勞動生產力不提高的話,每上升一個百分點的GDP的服務業,也會丟掉0.3個百分點的勞動生產率,增長速度下去就變成必然。

這就是我們現在面臨的嚴峻的挑戰。

在挑戰的面前,這個問題也很直接,結構的轉移是必然的,那麼剩下的怎麼提高服務業的勞動生產,這個問題就變得特別的關鍵。

我們把服務的勞動生產率進一步細分,從宏觀走向從產業走向行業,我們把服務業分為市場化的服務業,如說金融、酒店等;非市場化的服務業,如教育、醫療等。

我們發現服務業市場化的勞動生產率上升還是很高的,非市場化的服務業勞動生產率不高。所以提高服務業勞動生產率,進一步演變成怎麼樣提高非市場化勞動生產率。

可以看到在中國人均1萬美元時,把中國和發達國家走過的軌跡相比,市場化的服務業勞動生產率和國際的基本趨勢還是一致的。所以我們的服務業只要有競爭,還是有勞動生產率。

我們的金融業勞動生產率並不低,我們的商業還很高,這是因為我們的電子化,給了我們未來的一個很大的信息。與此同時,我們信息的產業服務業,幾乎沒有,我們的商務的服務業,也很落後,也幾乎沒有,所以還是很落後的。我們的教育和醫療的勞動生產率還是低的。順便說一下美國的教育的勞動生產率也很低,它投入很高,學生考試的成績質量很差,所以也很低。

這個角度來說,這個事情就變成我們怎麼樣能夠進一步改革開放,能夠提高服務業的勞動生產率,特別是提高非市場化服務業的勞動生產率。

總結一下,在第二部分,我們要討論的是,在2020年,中國這個特殊的時間點上——這個點是中國從1萬美金走向1萬5美金的高收入階段的起點。當前2020年經濟的反彈和抗疫的經濟要放到大背景來看,我們又看到,我們整個經濟結構在進一步的轉化,再進一步的走向服務業。而服務業的勞動生產率低變成了一個瓶頸,特別是非競爭型、非市場化的服務業。

所以提高勞動生產率,同時提高製造業更多的提高服務業勞動生產率,就變成了我們能不能邁向高收入的這個階段,我們不能跨越中等收入陷阱一個核心問題。

改革開放+數字化智能化,迎接新經濟的未來

所以,第三點我們討論在宏大的敘事之中,我們怎麼樣進一步推動中國走向高收入階段。

改革開放和數字化智能化,兩條腿走路,兩個輪子迎接新經濟的到來。

第一條腿:繼續改革和開放。

一是服務業內外開放。持續傳統產業優化升級,加快發展現代服務業,瞄準國際標準提高水平,放寬服務業准入限制。

二是實行高水平的貿易和投資自由化、便利化政策,全面實行准入前國民待遇加負面清單管理制度,大幅度放寬市場准入,擴大服務業對外開放,保護外商投資合法權益。

三是文化產業。健全現代文化產業體系和市場體系,產生新的生產經營機制,完善文化經濟政策,培育新型文化業態。

四是醫療衛生。深化醫藥衛生體制改革,全面建立中國特色基本醫療衛生製度、醫療保障制度和優質高效的醫療衛生服務體系,健全現代醫院管理制度。支持社會辦醫院,發展健康產業。積極應對人口老齡化,構建養老、孝老、敬老政策體系和社會環境,推進醫養結合,加快老齡事業和產業發展。

五是教育。支持和規範社會力量興辦教育。

六是金融。深化金融體制改革,增強金融服務實體經濟能力,提高直接融資比重,促進多層次資本市場健康發展。

這個是一系列的大規模的開放。

我也是經歷了我國的改革開放40年,這是我看到我們對外開放和改革市場化的最大的一次全面的政策,力度也是最大的一次。

總體來說,我們在過去的兩年裡,我們推進了金融、教育、文化、醫療等服務領域的有序開放;推動了育幼養老、建築設計、會計審計、商貿物流、電子商務等服務業領域外資准入限制;加快開放了電力、民航、鐵路、石油、天然氣、郵政、市政公用等行業的競爭性業務;擴大金融、教育、醫療、文化、互聯網、商貿物流等領域開放,開展服務業擴大開放綜合試點;清理各類歧視性規定,完善各類社會資本公平參與醫療、教育、幼兒、托幼、養老、體育等領域發展的政策。

所以這是一次力度非常大的開放。

為什麼?加強競爭,提高勞動生產率,來推動中國走向高收入階段。

第二條腿:數字化智能化。

國務院制定了三個人工智能發展規劃,把人工智能產業發展上升到國家戰略的高度。

第一步,2017年到2020年同步世界先進水平。我們做了很多的分析和調查,我們覺得我們已經達到這個目標。

第二步,2020年到2025年,要達到世界領先水平。

我受深圳市政府的委託,給深圳市政府做一個「關於深圳市人工智能發展」的戰略。我在深圳調研了無數的企業,和深圳市領導溝通交流,學到了很多東西,我看我們的人工智能發展的勢頭是很好,所以人工智能作為一個發展的重要目標。

我們做了一個智能的金字塔,在底層的是計算和記憶力,現在基本都已經是計算機化了。

另外,人的基本功能如感知、視覺和聽覺,我們現在已經基本全部數字化。語音識別、頭像識別、人臉識別就人的基本功能,現在計算機已經做完了。

現在問題是計劃和決策,計算機也做的很好,因為計算機能夠做決策。問題是計算機有沒有認知,有沒有立即理解、洞察和推理現在還不知道。因為人工智能最大的它是關聯,它不是因果。所以對於因果和關聯現在的爭論很厲害,智能是不是認知性的,這是現在的一個突破口。自然語音處理,未來這方面是一個重大的認知突破口。

再往上走,有沒有創造力是我們不知道。比如說我用了愛因斯坦的公式,E等於MC的平方,所以人工能不能出一個,愛因斯坦能不能有創造力?我們不知道。人工智能能不能有智慧,比如說禪宗叫頓悟,當然我們也不知道。但是,我想說的是,就圖中這個紫色的領域,今天已有的人工智能,已經足以在現在的社會和經濟的運營中產生巨大的效果。

我們不要對人工智能產生一種恐懼和抽象的概念。

我在深圳做調研的時候,我們把看到的人工智能技術作為10個模塊。這10個模塊基本上模塊化、產業化拿來就能用,已經非常現成。

第一類數據模塊,包括機器視覺、語音和聲音感知、自然語言處理,現在走得很快。第二類處理模塊,包括搜索、信息處理和知識提取,預測性分析,規劃和探索代理。第二類操作模塊,包括語音生成、圖像生成、操作和控制、導航和移動。

這10個模塊的技術已經完全成熟,不是說成熟到無可挑剔,主要是說在實際的企業和個人層面的應用方面,已經非常成熟,它的應用場景是很豐富。

中國在這方面是有優勢的。

我們把1998年到2017年的全球AI專利的申請,我們做了一個圖表,我們可以看到美國還是領先,大概有4萬9千例左右,但與中國比,領先優勢並不大。中國已經占到了4萬2千例不到,離美國也就差一點點。所以,中國的專利研究和專利水平已經在走上世界水平。

最近發布了全球人工智能企業的前20家的排名。大家可以看到,在20家的排名裡,美國是8家,包括微軟、谷歌。中國是7家,包括百度、大疆、商湯、曠視、科大訊飛、字節跳動等等。

大家可以看到日本只有一家,英國也就是一家,瑞士一家。全球20家,中國占有7家,這是了不得的事啊。

我們再看一眼,這張表中,還沒有把阿里和騰訊算進去。這兩家在產品上不算人工智能企業,但阿里和騰訊的人工智能非常強。美國把Google和臉書放哪上去了,我們再加上阿里和騰訊,實力可想而知。從這意義上來說,中國企業在世界人工智能頂級企業範圍內也是有一席之地的,人工智能的普及是未來一個很重要的方面。

但是,我在深圳做人工智能調研的時候,常常困惑。因為我是個經濟學家,因為經濟學家來說,我想的是規模,想的是宏觀效應——宏觀層面,人工智能在能夠起到多大的作用?

在我們想宏觀意義的時候,5G出現了。

5G改變了人工智能的規模概念。

5G有幾個特殊點:一是把帶寬(編按:頻寬),二是連接。一個平方公里從10萬到100萬,可以輸送目前所有,幾乎是一個毫微秒的低延時。這就使得無人機、智能醫療、工業互聯網、車聯網都成為可能。

我們是個基礎設施,5G+人工智能,這個世界真的變了。

在5G人工智能場景下,我們第一次觀測到物理空間和信息空間的融合和打通。

在物理空間裡,我們先有機器人、智能化。需要注意的是,這裡的機器人不是自動化,是智能化和數字化。在這個過程里通過人工智能的感應,感知到無數的數字,這個數字通過物聯網進入大數據進入虛擬數據世界,經到雲,數據儲存經過人工智能的算法進行優化。優化以後,重新回到物理世界,優化和改善機器的操作,甚至產品的創新,提升現實的物理操作。

這是我們第一次看到,物理世界和信息世界能夠自由的融通和耦合。而且在這個過程裡可以不要人的干預,因為一切都在雲上,由人工智能進行優化。這是一個巨大的變化。有了這一條,中國的人工智能的規模化和產業化就有了基礎。

所以5G的規模就成為了問題。

棕色的是4G的基站鋪設,大家可以看到一個基站完成大概要花5年的時間。中國現在是370萬個4G的基站,佔全球4G基站的51%左右,中國是全球的一個最主要的4G國家。

計劃從今年開始大規模的推廣5G(灰的是5G基站),發展也是5年的期間。但是疫情時期科技的發力,我們可以看到2020年完全可以把它作為一個5G的基礎設施的發力階段——大規模的5G基礎設施投資。把5年的周期,提前做成一個3年的周期,既有宏觀投資的經濟推動作用,也有基礎設施推動科技發展作用,一舉兩得。

加快5G的基礎設施,今年會變成一個很重要的方面。

有了5G以後,下一步做什麼?

5G是社會、是產業、是企業,所以下一步是互聯網——物聯網變成了下一步的最主要的產業性、宏觀性的基礎設施。

工信部從2015年開始發布物聯網的文件,2019年開始密集的提出了一系列的戰略規劃,雲、互聯網管理等等。 2020年明確的目標,我們要完成IPv6(編按:Internet Protocol version 6,網際協議第6版,為了解決IPv4網址枯竭的問題)的改造。在今年年底,中國的IPv6的這個數字可以超過美國。

做10個跨產業的平台,然後培育30萬個工業APP,這個基礎設施上去,企業的數字化改造的基礎就形成。

2020年上5G、上物聯網,我覺得是國家推動科技發展,國家拉動經濟反彈和經濟恢復的重中之重。 2020年金融的恢復打科技戰,這個是一個特別重要的節點。其中,包括了工業互聯網、專業設備、產業鏈、設備上雲,最關鍵的是企業推動、探索成熟的商業模式變得特別重要。

5G+AI,我們可以判斷基本上可以方方面面改變所有的產業。

在5G+AI下,三大傳統的人工智能技術,計算機視覺、語音識別、自然語音識別和語音識別處理,以及包括5G的網絡效應、物聯網都會發揮很大的作用。

從互聯網傳媒、安防、消費電子、金融、零售、教育、物流、製造、醫療、汽車等,我們可以看到這是一系列都有積極的改變,我舉一個簡單的例子。

製造業,中國是世界上最大的製造業大國,中國的製造業等於德國、美國和日本的總和,但是中國製造業的機器人比例是很低的。

韓國在每1萬名工人中,它有525個機器人,中國只有25個。所以機器人的發展潛力及預期巨大,這是一個未來的自動化和新型產業。

比如說分析新的機器人增長,從工業機器人,到物流機器人,到醫療機器人到其它階段。

我前一階段,去了我國南部的一個民企——美的。

我們知道美的是的製造業企業,做家電的。我看到美的的空調流水線,全部數字化、自動化管理,印象非常深刻。企業的數字化、智能化,我在美的考察完了以後,我這個意見非常深刻。

我們把中國已有的醫療企業他做了一張圖,大家可以看到醫療現在大部分還處於遠程監測的健康管理階段——這一次在疫情中發揮很大作用這一塊。

醫療影像識別、醫療方案,這個會變得越來越重要。隨著醫療市場化改革,醫療運營化銷售也會大幅的跟進,所以醫療是一個未來很大的場景。

我在東軟去做調研,東軟開發的標準化的臨床輔助診斷工具,全面提升基層的醫療能力。這個市場就極其寬廣,那麼等於把醫療標準化、現代化和國際最新水平化。這樣的話,就避免了個別醫生的個體化診斷,可以大大的提高醫療水平。

這是一個全面的ToB也是個全面的ToC。它的應用場景非常的好,醫療是個很大的產業。

智能教育方面,這次我們已經看到,已經增長了300%。

新一代的服務的機器人,未來的應用場景是極其豐富。

從這個意義上來說,我們延續第一階段的討論——抗疫會引發中國新一輪的數字化高潮。

一是,以數字化提升治理效能,將是我國治理現代化的重大命題。社會治理已經成為我國治理現代化體系的重要部分,新一代數字技術則是提升國家治理能力現代化水平的利器。數字政府,在疫情防治和應急管理視角下總結提煉數字政府。

二是,地方社會治理和數字化的最佳實踐,將得到進一步推廣。在應對疫情過程中,各地各級政府在反應迅速、行動力度、方式方法上各有差異。後續隨著疫情防控的發展,各地應對疫情的治理模式以及對數字化的理解和應用模式的差異,必將影響到後續整個國家數字治理體系的建設。

三是,城市精細化治理。本次疫情也是對城市精細化治理能力的測評,讓城市宏觀決策和街道、社區圍觀精細化治理成為城市管理者的剛需。城市大腦沉澱的諸多產品將有更多機會。

四是,數字社區。社區是社會治理的基礎。本輪疫情應對中,通過線上信息登記、每日健康追蹤打卡、社區疫情線索即時舉報等,支付寶小程序、釘釘物業管理端等開展了初步嘗試,後續數字社區建設有望在社會治理的框架下得到進一步加速。

同時,不得不承認,疫情引發了新一輪的數字化商業。2003年的SARS讓眾多消費者了解和接受了網購,我看本次疫情讓更多社會成員接受和習慣在線學習、在線辦公、在線問診和遠程會診等。

一是,從物資應急供應到數字化物流供應。

二是生活服務,線上線下相結合的本地生活服務填補了城市生活服務「真空」。提高「吃飯難」「購物難」的效率和體驗。

三是在線醫療、在線問診和O2O送藥,能夠快速滿足公眾需求,減少交叉感染風險。

四是在線辦公學習,互聯網遠程辦公技術解決全國在家辦公和學習的協同需求。支持2億人在家辦公。即時通訊、文檔協作、任務管理、設計管理成為遠程辦公4大類「剛需」軟件。

五是在線教育「在線課堂」功能免費開放給全國大中小學使用,並覆蓋廣大農村地區的學校,儲存空間容量不限。

六是在線銷售,從車到房。

七是企業在線數字化和居民在線數字化消費的高潮正在到來。

所以這和中國進入高收入階段是連在一起的。

我們也要面向現實,中國發展科技的實際是需求端好、體量大、產品豐富,弱點是供給端的發展不平衡,應用層領先但基礎層還是薄弱。但是我們有領先優勢,比如計算機視覺、圖像、自然語言處理,現在都在趕上。

所以以領先的來帶動用良好的需求端,自下而上,通過大規模的數據和場景來推動科研的發展。這是人工智能創造了一個完全嶄新的科學發展的新路徑。那麼中國會有很好的實踐,這也是未來一個很重要的方面。

所以這個結論是什麼呢?

我們剛才講了三個問題,第一是疫情的經濟影響;第二是中國經濟走向高收入階段的主要的挑戰——結構轉移、提高勞動生產率;第三是我們的政策兩條腿走路。

從而得出如下結論。

第一,「新冠狀病毒肺炎」疫情對2020年中國經濟和中國經濟走向高收入階段的發展都是一場嚴峻的考驗。

第二,充分發揮在抗疫情過程中激發的反彈力、活力、戰鬥力和凝聚力,推動2020年經濟強勁反彈。

第三,政府需要結構性、積極的配套措施支持,發揮市場和企業的活力,爭分奪秒,完成2020年經濟和社會發展任務。

第四,我們能打贏抗疫之戰,我們也能打贏經濟之戰。

第五,我們把疫情放在一個大的宏觀敘事中,繼續改革開放,大力推動數字經濟化和智能化,讓中國經濟在高的起點走向高收入的階段,我們對此很有信心。

責任編輯:林易萱

*本文獲盒飯財經(微信公眾號:daxiongfan)授權轉載,原文:【重磅】IMF前副總裁朱民談疫情對經濟的影響:我們需要10倍努力推動經濟反彈

下滑載入更多報導
中等收入陷阱 人均收入 武漢肺炎 中國 武漢肺炎經濟衝擊全解讀 經濟 服務業 朱民
網民肥皂箱
商周讀者群

這是一個開放給所有商周讀者發聲的管道,如果你有意見想法不吐不快,歡迎站上我們準備的肥皂箱,大聲說出來!(來稿請寄至cynthia_lee@bwnet.com.tw)

廣告
留言討論